第6章 征服
特别是这具身体自小练武,肺活量之大远超前世的自己,气息的控制也是游刃有余,再加上前世的演唱技巧,萧云海此时的演唱功底完全可以进入歌坛一线行列。
陈庆清、黄佩奇和韩石磊都是几十年的老哥们了,所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也没有什么需要客气的。
只为梦中的明天。
果然,陈庆清看到萧云海出来,哈哈一笑,走过去,使劲的拍了拍萧云海的肩膀说道:“小萧,真是太感谢你了。这首歌很好,很适合。感情、气势,都是极为符合我这部戏的主题。不错,真不错。老韩,你是专业人士,你说说,这首歌怎么样?”
黄佩奇放下稿子,笑道:“我可不是专业人士,这上面的东西我也看不懂,不过,我要告诉你们的是还有一首歌你们没有试过?”
高手就是高手,自己能够糊弄外界人士,但绝对瞒不过专业人士的耳朵。
韩石磊也是微微一怔,他也没想到这小子的声线竟然与自己这么相像,不过,这首歌真是好歌,可以纳入顶级歌曲的行列。
萧云海点点头,从兜里拿出昨天才录制出来的光盘交给老赵,然后说道:“我昨天晚上才把编曲做出来,还没有录音,所以需要自己演唱。”
“沿着江山起起伏伏温柔的和图书曲线,
黄佩奇此时也是脸色郑重的说道:“老陈说的没错,这部戏绝对是个经典,经典的戏就需要经典的歌来配。你的声音大气磅礴,底气十足,被称之为帝皇之音,正好与这部戏相配,所以我们才找你来演唱主题曲。只可惜,没有那种优秀的歌曲与你相配。”
韩石磊点点头,笑道:“我听出来了。不过,你的演唱还是需要加强,技巧上倒是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在气息的控制上有些问题,感情也没有全身心的投入进去。怎么说呢,好像是有些勉强,不够圆润。”
韩石磊瘪瘪嘴,没有说话,心道:“多少音乐界的高手都搞不定这首歌,就凭这位年轻人?呵呵,开什么玩笑?老陈和老黄真是病急乱投医呀。”
“老黄,你说说,这都是最后一首歌了,还不行。真不知道老陈到底要什么样的歌曲呀?”韩石磊出了隔离室,看到黄佩奇过来了,就向他诉苦道。
陈庆清皱着眉头,说道:“我们从里面挑选出了三首勉勉强强的歌曲,若实在是没有办法,我们就只能从里面选出两首最适合的作为片头曲和片尾曲了。老黄,你先看看吧。”
很快,歌曲便演唱完毕了,萧云海从录音棚里走出来,脸色有些不好看。他hetushu•com对自己的这次演唱并不满意,在演唱过程中,他对自身气息的控制没有做到完全到位,导致自己在副歌时,欠了些火候。不过,应付非专业人士应该是足够了。
韩石磊急道:“可收集来的歌曲都唱完了,而且距离首播还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了,你让我们到哪里去找合适的?老陈,你说,怎么办?”
自萧云海唱出第一句,众人的胳膊上就起了不少鸡皮疙瘩,心里更是感受到了一股心潮澎湃的感觉,同时都奇怪的看了韩石磊一眼,心道:“怎么这么像你的声音?”
陈庆清心中一动:“有门儿。”
陈庆清高兴的问道:“你还写了一首歌,太好了。赶紧的,别墨迹,快唱给我听。老赵,快帮忙。”
放马爱的中原爱的北国和江南,
黄佩奇不解的问道:“我听着挺霸气的,唱的不错呀,怎么还有问题?”
萧云海连忙说道:“韩老师,您过奖了。您的烈焰、行走八方等歌曲,我可是从小就听的。难道您没发现,我的嗓音也受到了您的影响吗?”
大约过了两分钟,工作中的两人同时拿下了耳机,里面的韩石磊希冀的看向陈庆清,陈庆清摇了摇头,韩石磊顿时泄了气,走出了隔离室。
做人何惧艰险,
“没和*图*书问题。”陈庆清答应道。
看铁蹄铮铮,踏遍万里河山,
萧云海连忙谦虚道:“韩老师过奖了,我还差的远呢。对了,除了这首向天再借五百年,我还写了一首大男人,不知道能不能作为末尾曲。”
陈庆清看到萧云海见了自己和老韩,仍能不卑不亢、泰然自若,心中无来由的产生了一丝希望,反正都这样了,不如听听看,于是向萧云海和颜悦色的说道:“小兄弟,就把你带来的东西让我们听听吧。若是合适,我老陈绝对亏待不了你。”
萧云海连忙走出来,礼貌的问好:“陈导好,韩老师好,赵老师好,我叫萧云海,请多指教。”
前世的萧云海对这首歌非常的熟悉,唱了没有一百遍,也有八十遍,如今唱起来更是轻车熟路。
陈庆清找出了三张稿子,交给了黄佩奇。
黄佩奇笑道:“老韩,你还不知道老陈的脾气吗?倔驴一个,不把真正符合心意的歌曲弄来,他怎么会甘心?”
萧云海点点头,说道:“这首歌叫做向天再借五百年,确实是我写的。”
黄佩奇指了指萧云海说道:“这位小兄弟是姚文远的学生,他看到征歌的事情后,也写了一首歌,正好让我碰到了,所以我就把他给带来了。你们可以听听。”
豪情m•hetushu.com不变,年复一年。
面对冰刀雪剑风雨多情的期盼,
“这首歌,我昨天才火急火燎的录完伴奏,今天就来了,所以肯定有不合适的地方。”
陈庆清点了点头,道:“都试过了,不行。”
韩石磊笑道:“你不是专业人士,哪懂得这个。不过,小萧的唱功在年轻一辈中,已经是最为顶尖儿的了,声线、技巧都是上上之选。在三十岁以下的新生代歌手中,能够达到小萧这个程度的不过五指之数,而且谁更厉害还需要比过才知道。其实,他们的问题不在于唱,而在于经历,就像你们演戏一样,不能真正的将角色注入到自己身上,是无法演出好戏的。小萧能到这个程度,已经是非常的了不起了。”
韩石磊、陈庆清和一旁的老赵异口同声的问道:“哪一首?”
萧云海走到录音室里,拿起耳麦,示意赵老师可以开始了。赵老师按下开始键,一阵气势磅礴的前奏,让所有人都精神大震。
韩石磊不可思议的看着萧云海,摇摇头,道:“这首歌有成为经典的潜质。哎,以前我还不相信,现在看到你我才明白这个世界是有天才存在的。高手在民间,说的一点儿都没错。这首歌若是出自入行十年以上的人之手,我也不觉得惊讶,可万万没想到,它和*图*书竟会出自你的手里,我现在都觉得我这辈子都活到狗身上了。”
第一段演唱完毕,陈庆清兴奋的直搓手掌,这不就是自己心目中的歌曲吗?威严、大气、唯我独尊,太棒了。
我站在风口浪尖紧握住日月旋转。
“做人一地肝胆,
陈庆清和韩石磊早就看到了萧云海,还以为是老黄的子侄,没想到竟是过来卖歌的。
陈庆清轻轻揉了揉太阳穴,又狠狠地搓了一把脸,这才有些沙哑的说道:“老韩,你别着急,也别上火。我也是为了这部戏好。它是我这辈子拍的最好的一部戏,好剧本、好演员、好导演,所有的成功因素一个也不缺。可以这样说,这部戏里的每一个镜头都是我们剧组花费了无数心血的结晶,就算是把它当做一部超长的电影来看,也不为过。若是因为主题歌的问题让它有了瑕疵,我他娘死了都闭不上眼。”
萧云海听了,与赵老师点点头,又走进了录音室。
韩石磊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向萧云海问道:“小萧,这首歌叫什么名字?真的是你写的?”
愿烟火人间,安得太平美满,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黄佩奇一边看着歌曲,一边问道:“所有的歌都不合适?”
珍惜苍天赐给我的金色的华年。”
做人有苦又甜,善恶分开两边,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