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天上掉下个洋媳妇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拖了国家的后腿,收入水平永远赶不上房价的增长速度。工作几年了,不说没有想过娶媳妇,可是特么的娶不起啊。自己赚那俩钱还不够人家的彩礼钱呢,更不用说买那两万多一平方的房子了。
这个快速的注册结婚,在国内是不被承认的,在国内你必须得领结婚证才可以。可是在美国,这就是合法的。所以人家姑娘也不让他白跑,会给他二十万美金以上的分手费。
杰克点了点头,“虽然我不是你直接聘用的,但是我也是你的律师。费用会在你这次的收益中扣除,这个在国内的时候我就已经跟你解释过了。”
“你好像并没有休息好。”杰克做到了他的对面说道。
而那张身份证就更不用去怀疑了,上边的人就是自己,可是这个身份证是自己丢失了好多年的,还是在美国搞丢的。
快餐店门上的铃声响起,那位过去国内找自己的叫做杰克的律师走了进来,刘赫明对他招了招手。
“所以他们也会希望这个事情能够和平、不引起任何麻烦的解决掉。而且我也劝你真的不要打算占据更多的财产,从我的角度来讲,我建议你只可以适当的增加一些小要求。”
“不http://m.hetushu.com不不,这个不是钱的问题。你想一想,如果很简单的话,为什么不在国内让我签署文件,直接把钱给我就好呢?”刘赫明摇头说道。
莫不是有人需要自己的心肝脾胃肾?这是一个人体器官买卖的组织?就算是自己在这边被人给做了,应该也没有人去关心吧?
“其实这也很正常,有钱人考虑到事情永远跟我们不同。如果你签字离婚以后,可能会需要补充一份保密协议。从我了解到的一些资料来看,他们这个家很保守,可能在他们看来你就是一个污点。”杰克耸了耸肩膀说道。
而现在这个叫做萨莎·麦克吉尔的洋媳妇,也就是照片上的这个姑娘,就是在拉斯维加斯玩的时候娶的。过程,他早已没有记忆,谁知道那时候咋娶的,反正就是娶了。
对于他来讲,这可是巨款啊,一百多万啊。拿回来以后,房子就有着落了,没准还能娶个真媳妇。
“我说哥们啊,咱能不能别老看着钱?我就是觉得这里边还有别的事情。英文我说都不利索,更不用说看那些密密麻麻的协议之类的。今天你一定要帮我好好把关,要是什么能够引起你注意的http://www.hetushu.com事情,一定要告诉我。”刘赫明看着他说道。
照片上的那个姑娘,没啥印象,是个半身像。金发蓝眼,皮肤白皙,深陷的眼眶就好像要将你的眼睛也给吸过去。尤其是那蓝色的眼睛,哪怕隔着照片,都仿佛带着魔力。
所以他也就跟公司请了长假,在律师的协助下办理完所有的手续,过完了春节就跟着人家颠颠的来到了休斯顿。
现在的情况就是人家那边要再婚,所以得先跟他离了,而他的身份证就是当初结婚时给人家留下的“定情信物”。也正是通过这张身份证,人家才找到的他。
人生总会有那么一两次幸运的时候,五年前他也曾有过。买彩票中了几万块钱,给他乐得不行。恰巧公司同事相邀就报了个美国游的旅游团,跟着出去开开眼界。
可是推翻了这个想法以后,他还会有别的想法冒出来。根本都没怎么睡好,也没啥精神,这么一会儿都喝了两杯咖啡来提神。
可是当这名律师拿出来一张照片和一张自己那略带青涩面容的身份证以后,他就觉得这个事情还真的特么的可以扯一扯。
人们常说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可是对于刘赫明来讲,不如意www•hetushu•com的事情太多,突然来了一件如意的事情反倒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美国是一个资本主义国家,这个国家中也处处充斥着利益。为了利益,两个大打出手的人可以暂时合作,为了利益同样可以去违背自己的良心。
刘赫明摇了摇头,“倒时差太费力。我有个问题要问你,你一定要诚实的回答我,你是我的律师,一切都要为我来考虑吧?”
当时看着这个找上门来的律师,刘赫明微微一笑,竟尼玛扯淡。光棍打了这么久,特么的还跟我说有媳妇。
他脑洞大开,怀疑过这是一个惊天大骗局,算计的就是自己这个小人物,也许里边隐藏着什么惊天大阴谋。
这个事情对他来讲,也是一件得意的事情。可是现在他真的得意不起来,心中是越想越不对劲儿。
事情还得从去年,也就是2013年的年底时说起,正在单位里数着日子等放年假要回家的刘赫明接到了一个让他“震粪”的消息,他的媳妇要跟他离婚,而且这个媳妇还是个美国妞。
美国得克萨斯州休斯顿市,对于华夏人来讲并不陌生。这里是有名的太空城,更是当年大姚曾经奋斗过的地方。作为伪球迷一员的刘赫明虽然不咋会打篮球http://www.hetushu.com,可是对这边也了解一些,更不用说出国前还仔细的跟度娘打探了一番。
没有正儿八经的结过婚,可是他在电视上看过人家离婚。尤其是美国这边,经常都是由律师将离婚协议带来,咔,签个字,这就离了。用得着千山万水的飞到华夏去找自己么?还用得找给自己“分手费”?
“OK,其实我觉得你是想多了。富人离婚,往往关键的问题都是在财产分割上。其实我都有些羡慕你的好运气,就算是在美国,二十万美金也是一笔巨款。”杰克笑着点了点头。
“还有别的事情?难道你想多争取一些财产么?其实倒也可以。你妻子的家庭很不错,在休斯敦也是一个比较有名的家族。不过顶多能够再争取来十万美金左右,太多的话,他们恐怕就不会协议离婚。”杰克皱眉想了一会儿后说道。
这时候,人家律师又拿出来一堆复印件,其中的一张竟然是结婚登记表。那上边签着的Dexter赫然就是自己,虽然有些歪斜,自己的字还是认得出的。那时候迷《嗜血判官》啊,就给自己起了这么个英文名。
在美国生活的这些年,见得太多了。尤其是在处理离婚案子的时候,离婚之前夫妻双方往往都会尽可能和图书多的寻找对方的过错,让自己离婚时在财产分割上争取更多的份额。
可是律师的话证明他真的想多了,该是屌丝一枚那也是没法瞬间变成高富帅的,他还是他,那个年近三十,无所成就的刘赫明。
只能说当时自己就是财谜了心窍,只看到了这个分手费,没有想别的事情。然后昨天晚上也是倒时差,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中的“阴谋论”再次升起。
要不然他怎么会羡慕刘赫明的好运气呢,这辈子就到美国来玩了一次,然后就娶了个媳妇。啥都不用管,签字离婚后就能混二十多万美元耍。
可是还有个声音告诉他,这个事情不可能。这不是演电影,摘下来就能用,人家得配对儿,匹配了才成,不可能通过自己的身份证就将自己的身体检查完毕。
现在的他就坐在路边的一个快餐店里品尝着正宗的美式咖啡,可是他的心情却跟外边那淅淅沥沥的小雨一样,满是阴霾。
“那你老实告诉我,这次的事情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情?”刘赫明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别看叫杰克,也是华人,只不过人家当年学习好,留学在这边考下了律师执照,这才留在这边工作。
只能说这个媳妇娶得有些糊里又糊涂,就算是说天上掉下来的也不为过。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