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钢锯海贼团
“呜哈哈哈哈哈!”
“没错,啊哈哈哈!”
“没错,之前没进新世界的时候,总听那些人说新世界有多恐怖,有多恐怖,四皇有多强大,新世纪的海贼们有多强劲,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啊!”
一望无际的大海上,一艘孤独的海贼船缓缓地划破水波,在风力的吹拂之下,向着遥远的远方航行着。
“诶?你是谁啊?我看你怎么有些陌生?”
“没错,整整两亿八千万贝利,不愧是船长啊!”有人感叹道。
“肃静!”
“哈哈哈哈哈!”
这个海贼团就是这样的一个海贼团,刚刚从被称为乐园的伟大航路前半段来到了这个更加瑰丽强大的新世界。
“是啊,已经可以了吧!我们完全可以向着四皇的位子发起冲锋了吧!”
一言既出,满堂喝彩!
“怎么了?”
“船长万岁!”
船上正在开宴会,气氛一片和谐的样子。
“船长的悬赏金又涨了啊!”
短暂的寂静之后,群情涌动。
此言一出,顿时迎来http://m.hetushu.com一阵又一阵的附和之声。
“咳咳咳!!!”有人咳嗽。
“哈哈哈哈,没什么,笑岔气了!”那人回答道。
实际上像是草帽那样的海贼团才是不正常的,总共加起来才十来个人,对于像是四皇一类的巨无霸来说,实在是太渺小了,所以路飞的目的是成为大海上最自由的人,并不是想要成为类似于四皇一类的大海贼。
“最强!”
“对对对,明明是我们逼退了七武海!”
“就是,咱们在乐园不也是同样的横行霸道吗?就只有那些七武海能够说比我们强一些,新世界能够和那些七武海相提并论的又有多少呢?”
“钢锯海贼团最强!”
弗拉德举起手中的酒瓶,大笑道:“大家为了船长的霸业干一杯!”
“没错,那可不是两千八百万啊,那可是两亿八千万,实打实的大海贼好吗?”有人附和道。
“对啊,四皇也不过是和七武海并列的势力,我们完全不虚hetushu.com啊!”
有海贼高声道。
“就是,七武海那可是三大势力之一啊,是和海军本部以及四皇并驾齐驱的强大战力啊!”
大汉船长大声道,甲板上一下子静了下来,“现在还早了一点!”
气氛一时之间极为融洽。
“我们的目标只有四皇好不好!”
“船长谦虚了!”有人狂笑道。
“是吧?你也觉得四皇不过如此对吧?”
“我们是不一样的好不好!”
就在之前,这个男人率领的这个海贼团刚刚才击败了另一个海贼团,把对方的一切掠夺一空,现在正是在庆功的时候。
这艘船毫无疑问是一艘海贼船,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毕竟,这里是新世界,海贼船实在是在平常不过了,在这里,海贼如同过江之鲤,每年都会有大批不自量力的少年郎涌入这片坟场想要挑战四皇的地位。
“没错,七武海也就那样吧!我们丝毫不惧!”
大汉,也就是这艘海贼船的船长摆摆手,有些谦虚地说道:“新和-图-书世界强者如云,我虽然也算得上强大,但是还有有很多不足的!”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手中端着一个硕大的酒杯,笑的肆无忌惮:“哈哈哈哈哈!新世界也没有传闻中的那么恐怖嘛!”
“两亿八千万,这个悬赏金的等级在新世界也算得上是出类拔萃了吧!”有海贼这么说道。
“船长,你嘛时候成为四皇啊!”弗拉德突然大吼了一嗓子。
“新人?”海贼欣然接受了这个理由,“哦,原来是新人啊,那就没问题了,我说怎么看你有些陌生,原来是新人啊!”
桅杆顶上挂了一副黑色的旗帜,一个嘴角滴着血的骷髅印再旗帜上,骷髅的后面是两根看起来像是锯子的长条状物体,看起来有些微微的喜感。
“没错,没错,早晚有一天,我会那他们从皇座上掀下来的,毕竟,现在早就是新时代了!那些老家伙早就该退场了!”
这艘船并不小,上面的加起来大概能有个百十来号人,丝毫不显得拥挤,这个体量的海贼团还算和_图_书是正常。
“哈哈哈哈,没错,没错,四皇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们钢锯海贼团早晚会有一天把他们从皇座上掀下来的!”那海贼豪情壮志。
弗拉德混在人群之中,居然没有一个人认出他并不是这艘船上的人,也是够了,这样的海贼团是怎么闯过乐园的?据说还从甚平的手下逃生,虽然甚平是一条鱼在陆地上战力要打个折扣,但是也是一个实打实的七武海啊,这种货色居然都能在他的手下逃生也是够了。
“那是不是说我们已经拥有七武海等级的战力了?”有人突然道。
“不过是那些人自己胆小罢了!”
“七武海也不过是徒有虚名啊,和船长比起来也不过如此!”
一阵静默,随即是掀破天的喧嚣。
“是啊,我们可是从王下七武海之一的海侠甚平手下逃生过的海贼团啊!新世界能够打赢我们的恐怕也没多少了吧?”
看着这个黑发黑瞳,俊朗不凡,一手拿着一只烤鸡,一手拿着一瓶酒,一边大吃大喝一边大笑的年轻人,那http://www•hetushu•com海贼突然有些奇怪。
众多的海贼们哈哈大笑,对于自己的前程很是看好,毕竟他们从进入伟大航路开始就没有遇到过什么挫折,一路高更猛进冲进新世界,在新世界前半段那也是被称为超新星的海贼团,实力不俗。
“对啊,船长,既然我们已经是七武海级的海贼团了,这个新世界恐怕也是只有四皇可以让我们去挑战了吧!”有海贼道。
“干杯!!”
“嘿嘿!”
一个海贼手里拿着一块棒骨肉,一手拿着酒杯往自己嘴里灌,一边大声道。
“我?我吗?”年轻人道:“我叫弗拉德,是新人啊!”
“没错,新世界就算强,又能强到什么地步?”有人道。
“哦!”
“乌哈哈哈哈!没错,没错,四皇算什么?不过是四个不敢再进一步的胆小鬼罢了!”那人笑道。
“什么叫逃生,明明是我们逼退了甚平好吗?是船长凭借他的实力让甚平不敢追击的!”有人不满同伴的说辞,太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
“那当然了啊!”
“……”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