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3章 《知音》
“稿子。”
“蹲绣房呢?吃完就回房。”梁雪看着关上的房门,嘟囔了一句。
“那人家也比你强,好歹人家不用担心撤版,还活得挺滋润,反正你们那个破报纸,我除了生活版看看哪里有人倒霉,就看看故事会了。”
“什么东西?”林作栋放下包子,把作文纸接了过去,挺有姿态,“语文作文啊,让我帮你把把关?”
第二天早上,林作栋要去报社加班,林海文把稿子递给他。
摇摇脑袋,把这篇可怕的文章扔出脑袋,林海文才想起来到网上去搜一搜,看看有没有重复的,结果让他松了一口气,显然是没有的。
“呵。”梁雪扯了扯嘴角。
来啊,互相伤害啊。
“林哥来了。”何文涛挺嘚瑟地靠过来,“林哥最近有好稿子了么?”
林海文不知道他爸妈在外面议论他,他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机,脑子里的界面也同时打开,恶人值只有300了,但有一个藏书阁的图标,后面跟了个括号(2/3),代表3次使用权还剩下2次。
《临川和_图_书晚报》的报社,林作栋刚进办公室,就听到有几个人在嘀咕什么“情感”“版面”之类的,他一进去,声音没了。
林海文算是彻底放下心了,他妈都入戏到这个程度了,这个稿子还能有错?
“恶趣味!”
“为什么?我们晚报怎么了?”
可能是穿越后遗症?
“吃啊。”林海文还脸红心跳着呢,毕竟他似乎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事情,“为啥不吃晚饭?我们家一天吃两顿啊?”
“《新婚晚上,小姑子赖在房间不离开》,这个不错,排行也不是太高,先试试水。”
……
啪!
几分钟后。
“这个小姑子够贱的啊,老公也太过分了,这种男人根本不能要。要是我,早就让她滚蛋了。”一边抄,林海文就顺便看了一遍,顿时就不爽得很。
他点开图标,进入搜索引擎,搜了一下知音网,从情感栏目的排行榜上下载了三四十篇下来。
“我没什么意思啊,我就劝劝你,好心好意的。”
“那也比你们那个快倒闭的印刷厂http://www.hetushu•com好吧?”
“你们报社要是自负盈亏,早就倒闭了,我们好歹还撑了这么多年呢。”
梁雪艰难地看着林作栋,“你是说我儿子,写了一篇很好的情感类文章?”
林作栋放下了稿子,有点期待地说道,“可能是蒙头努力,准备在考试中一鸣惊人。”
林海文看看林作栋和梁雪,都是一张臭脸,突然想到网上的一句流行语。
梁雪没说什么,只是拿“你真的是一个人么”的眼神看了看他。
“咳,妈,你冷静一点,这就是一个虚拟的故事。”
梁雪一边收拾,一边还在愤愤不平。
没错,林海文打算给他老爸一点江湖救急。
“何文涛?故事会那块的?那些故事也不咋地啊。”
“怎么了?六十岁以下的,还有人看报纸么?再说了,你们这种小报纸更是没人愿意看。”
“太不要脸了,什么东西,这种人家,从他妈到他,再到他妹,没一个正经人。小姑娘怎么能嫁进去?简直是跳进火坑了,跟他离婚!”梁雪一脸气m.hetushu.com愤,“必须跟他离婚,不然以后还有亏要吃呢。”
“好,好啊,互动式的情感类稿子,难得一见啊。”
“其实啊林哥,你也不用太上心了,情感版块这种历史残留物,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撤了。”
林作栋瞥了他一眼,“你以为好写啊?要写的入情入理,动人心扉,那不是一件容易事。唉,这要是总没有好稿子,我这半版迟早被何文涛那个兔崽子给挤掉。”
林海文摇摇头,决定不去掺和他们特殊的相处方式了,梁雪的厨艺还是相当不错的,一个糖醋排骨做的色香味俱全,林海文一个人就干掉一半。反正最后他妈看他的眼神,是越来越不对了。
林作栋面上一冷,“你什么意思?”
“哪能跟你故事会比。”林作栋语气淡淡的。
“儿子,我跟你说,这种人家多得是,一个姓的就是一家人,嫁进去的那都是外人,当牛做马的,还不能有怨言。你们爷俩都是姓林的,就我是姓梁的,我在娘家也是捧在手心……”
“那啥,我吃完了,进屋看书http://m.hetushu.com了。”
旁边听着的梁雪,噗的一声,差点喷了一桌子粥,“儿子哎,你知道你爸要什么稿子么?‘我难忘的一天’可不行。”
“行了,别看了。”梁雪一把抓走了林作栋的稿子,“人家有好故事也不会投给你们《临川晚报》啊。”
赫赫有名的知音,在这个世界上简直是大魔头级别的,别说《临川晚报》一家地方报纸了,就算是发行全国的报纸杂志,那也能战上三百回合,丝毫不落下风。
“稿子?什么稿子?”
“我回房间了。”
林海文找了作文纸,把下载下来的文章抄了下来,大概2000多字。
“你来看看,绝对是难得一见的好文章。”
“爸,你那不是什么情感版块么,婆媳打架,小三小四,姐妹争夫之类的,还缺稿子啊?”
“新婚晚上,小姑子赖在房间不离开,她说的话我实在不想听下去……这个名字倒是挺符合我们版块的,就是字难看了一点。”林作栋作为一个收稿编辑,这点耐心还是有的,一门心思地看了下去,两千多字,几分http://www.hetushu.com钟就看完了。
林海文一头雾水,直到坐在饭桌上,他才反应过来,出院前他已经吃了很多。
“我也吃完了,我上班去了。”林作栋小心翼翼地抽回稿子,开门遛了。
这篇文章讲了一个离婚的小姑,回家让大哥养,而且好吃懒做。新婚当天,赖在新房里,要求这个女人的老公,也就是她哥,把礼金上交给他们的妈妈,作为她的嫁妆……结婚后,更是在家里各种飞扬跋扈。
“问你吃晚饭么?”梁雪穿着个围裙,她们印刷厂的大LOGO“临川二刷”,相当招眼。
“报纸啊,你不是说缺稿子么?”
林海文心里一紧,这要是再说,就得牵扯到家庭纠纷了,梁雪跟林作栋他妈,关系虽然说不上紧张,但肯定是有些不痛快的往事的,婆媳之争,那是社会的必然组成部分啊。
“我的天啊,果然是入情入理,动人心扉。”林海文突然一惊,他居然被这种从来不屑的情感文章给搞激动了。
“就是。”林作栋精神一振,“一点意思都没有,你说这什么鬼啊怪啊,有一点真实性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