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六章 命在掌中
“怎么了?”魏璎珞停下手里的针线,转头望向吉祥。
但如果那个小宫女知道呢?
但无论如何,这幅绣品算是毁了。
“璎珞,你可想清楚了?”玲珑忍不住问。
“……还有些,是需要好生调教的。”
“总还算有个老成持重的。”吴书来负手站在魏璎珞身后,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抬脚走到吉祥身后。
张嬷嬷乖顺的退到他身后,两人一前一后,在一个个宫女身后走过。
“怎,怎么办……”吉祥带着哭腔,伸手去擦。
魏璎珞眯起眼睛,细细打量了手中绣品片刻,然后重新捻针拿线,对忐忑不安的吉祥微微一笑道:“牡丹还差两针,你帮我绣完吧。”
于是乌雅青黛最后一点痕迹,也就这样从宫里面消失了。
弘历只看了一眼,便冷笑起来:“原来是把鞋底雕作了莲花之形。”
吴书来摆摆手,免了她的礼:“我来瞧瞧今年新进的宫女。”
只见吉祥手中的绣绷上,一副刺绣绣了一半,绣工有些差强人意,但这也不能全怪吉祥。她的右手先前才被乌雅青黛给踩过,虽然事后经过了处理,但还是黑肿了一大圈,又请不到假,只能带咬紧牙关,带伤做工。
“把眼泪擦干净。”魏璎珞交换完两人的绣绷,头也不抬的说,“别叫嬷嬷看见了。”
尤其是生性胆小的陆晚晚,整个人都已经靠在了纳兰淳雪身上,双手紧攥着对方的袖子,声音发着抖:“好可怕,她到底做错了什么,皇上要这样惩罚她?”
纳兰淳雪盯着地上的血痕,若有所思片刻,忽然低声道:“会不会是因为皇上不喜欢她的http://m.hetushu.com鞋子?”
身后的吴书来摇了摇头,从她身后离开。
“……怎么了?”魏璎珞停下手里的动作,歪头看过去,然后眉头一蹙,暗道糟糕。
“玲珑!”吉祥红了眼圈,一团孩子气的哽咽道,“咱们从小一块儿长大的,你帮我想想法子,好不好?”
同乡归同乡,但在这样的麻烦事面前,玲珑宁可没这个同乡,立时拒绝道:“我能有什么法子,自己还没绣好呢!”
吉祥的小脸燥得通红,天气不算热,她的鬓角却沁出汗来,一咬牙,加快了手上的速度,结果一针扎在自己手指上,疼得低叫一声,忙将指头含在自己嘴里。
她动作很快,看见这一幕的人并不多,吉祥,锦绣,玲珑面面相觑片刻,最后是玲珑先开口说话,她压低声音道:“你疯了?这绣帕原本要绣金色鲤鱼,有这血污,无论如何救不回来了!还有半柱香时间,也来不及重新绣啊!”
言罢,她跪伏在地,额头咚咚咚磕得响亮,姿态几乎与先前的吉祥重合,只是那时她不肯放过吉祥,如今弘历也不肯放过她。
吉祥呆呆看着手中的绣绷,忽然一把将它塞回璎珞手中,不断摇头道:“拿走拿走,我不能连累你,快把我的绣绷还给我吧!”
慧贵妃招招手,大太监忙将鞋底举至她面前,她看了一眼,便笑道:“鞋底还填充了细粉,难怪留下印记,倒是颇有心思呢!”
岂料大门一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被两名太监拖了出来。
吉祥一脸震惊:“你……”
众秀女被这一幕吓得噤若http://m.hetushu.com寒蝉,好半天都无人说话。
原先只有不起眼的一滴血迹,结果被她这样一擦,擦成了显眼的一小团,连掩饰都难掩饰过去。
乌雅青黛这才回过神来,双膝一软跪在地上,连滚带爬的爬至御前,脸上梨花带泪:“皇上,皇上,臣女只是仿照步步生莲,想要博个头彩,皇上宽恕,皇上宽恕!贵妃娘娘,救救臣女!皇后!皇后救救臣女!”
“可她身上明明穿着乌雅姐姐的衣服……”有人一针见血。
“你是说先前那个漂亮小宫女?”陆晚晚似乎对对方颇有好感,不由自主的为对方说了句话,“人家也是刚进宫的小宫女,我们不知道的事,她又怎么会知道呢?”
呜咽声渐渐远去,地上空余两串莲花印,证明那个名叫乌雅青黛的女子曾经来过。
“不要,皇上!不要啊!臣女知错了!臣女真的知错了!”乌雅青黛如同即将送入屠宰场的牛马,拼命挣扎着,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对了,是那贱婢,是那贱婢害了臣女!不是我,往鞋底涂抹香粉的主意不是我……呜!”
弘历与慧贵妃皆面无表情,唯有富察皇后叹了口气,侧首对弘历道:“皇上,秀女想要拔个头筹,也没有什么不对,您若是不喜欢,赐花就是了,这样驱逐出宫,她以后有何颜面见人?”
“贱婢,是你害了我!”乌雅青黛忽然发出一声凄厉叫声,“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吉祥欲言又止,这时造办处绣坊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一名青衣太监跨过门槛走了进来,吉祥忙低头继续手里的针线活。
事情来得太过突和图书然,乌雅青黛抬起脸,先前的喜色还凝固在脸上,迎面就过来两个小太监,四只胳膊重重将她押在地上,然后大太监亲自扒下她右脚的绣鞋,亮出鞋底,举至御前。
“皇上的爱好,你我这种刚进宫的人,又怎么会知道呢。”纳兰淳雪沉声道,“但那个小宫女呢,她知道吗?”
“如果她知道的话……”纳兰淳雪心想,“那与其说是乌雅青黛将鞋子放在了她的手心里,倒不如说是将自己的命放在了她的手心里,由她摆布!”
“哎呀,那个……像不像乌雅姐姐?”
“吉祥,别……”魏璎珞阻止的晚了。
只是现在,雪白的绣布处染上了一团殷红血迹,也不知是吉祥刚刚不小心扎破了手指头,把血滴在了上头,还是旧伤发作,血从纱布中渗了出来。
然后她微微一呆。
“我该怎么办啊……”吉祥喃喃一声,眼泪再也忍不住落了下来,泪落之时,却觉手中一轻,她回过头来,恰见魏璎珞将她的绣绷拿了过去,然后将自己的绣绷递了过来。
“璎珞。”
“呜,呜呜……”
不等魏璎珞开口,锦绣便已嗤笑一声:“你管她做什么,逞能!”
他走后,吉祥不再绣了,只是低着头发呆。
玲珑倒还讲些同乡情谊,面露同情道:“真可惜。”
……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可能性让纳兰淳雪心中发冷,忍不住喃喃一声:“说起来,那个小宫女……叫什么名字来着?”
“怎么会?”陆晚晚手掩樱唇,有些惊讶的问,“步步生莲,何等别致,皇上怎会不喜欢呢?”
“说得也是。”纳兰淳雪也觉得不可能,她们这些秀m.hetushu•com女都不知道的事情,一个新进宫的宫女更不可能知道,更可能是乌雅青黛运气不好,偏生穿了一双让皇上生厌的鞋子。
“这样一个疯婆子,怎么会是乌雅姐姐呢……”有人反驳。
“朕早已明令,禁止汉军旗秀女缠足,可这次阅选,缠足者绝非一二人!”弘历声色冷淡,“非但汉军旗如此,连乌雅氏也学此等奢靡颓废风气,潘玉奴是妖妃,萧宝卷是昏君,你如今学她,是要祸乱朝纲吗!这样的女子进了宫,一定会惹出是非,朕不但要将她驱逐出宫,还要将她的父亲按违例治罪,以儆效尤!”
御花园待选处,一众秀女正等候着唱名,先前几个前脚刚进门,后脚就被赐花出来了,而乌雅青黛进去之后,却迟迟没有出来,众人心中羡艳,暗地里讨论,只怕乌雅青黛已经被皇上给看中了。
“咳!”吴书来忽然轻咳一声。
“来人,把地板清理干净。”弘历冷冷道,“看着就让人不舒服。”
同在一处刺绣的还有两人,一个是锦绣,还一个是吉祥的同乡人玲珑,锦绣瞥见这一幕,本性使然,薄唇里立刻吐出风凉话来:“宫女也要伶俐聪明,你这么笨,迟早也要赶出宫,别白费力气了!”
声音虽轻,却有不少宫女歪了手里的针,之后虽然立刻继续手里的活计,但动作都比先前快了一拍,无非是想给吴书来留一个飞针走线的好印象。
那披头散发的女子身上果穿着乌雅青黛的衣裳,不仅如此,耳垂手腕上也都戴着乌雅青黛的首饰,若说有什么地方与先前不一样,或许就是她的脚了,一双裹成三寸的小脚拖曳在地上,漂亮www.hetushu.com的莲花鞋已经不知所踪。
“是!”几名宫女急忙持扫帚而来。
吉祥随她目光看去,见嬷嬷正朝这个方向走来,顿时不敢再说话,匆忙拿起手里的针线跟绣绷。
没了鞋子,皮肉就遭了罪,那双没了鞋的雪白小脚拖曳在地上,没能留下迤逦的莲花印,反倒是被石头磨出了两行血迹,蜿蜿蜒蜒的随她而行,如同两条血红色的,扭曲的蛇。
“不,不!”乌雅青黛还想争辩些什么,但两条雄壮的胳膊已经从她身后伸出,铁钳一样钳住她的胳膊,将她往门外拖去。
吉祥忍不住回头一望,绣坊里立着一张檀木桌,桌上一台兽纹铜制香炉,香炉里插着一根香,如今已经烧了一半,等到剩下半截也烧成灰,就是交绣品的时间了。
她还在笑,弘历脸上却没了一丝笑意,他厉声道:“来人,叉出去!”
“吴总管。”负责指导新进宫女针线活的张嬷嬷则迎了上去。
“好疼,好疼啊……”那披头散发的女子哭道,发出的分明就是乌雅青黛的声音,“我的脚,我的脚……”
“是啊皇上!”乌雅青黛挣开两名太监的手,狼狈的扑倒在弘历面前,“臣女入宫待选,若被驱逐出去,会给家族蒙羞,今后如何自处!求您,求您饶了臣女吧!”
恐她大吵大闹,惊扰圣驾,身旁一名太监伸出蒲扇似的手,一把捂住了她的嘴,五根手指堵住了她的声音,也堵住了她最后的机会。
始终不紧不慢的,似乎只有一个魏璎珞。
魏璎珞轻轻将右手一抬,挡住了递来的绣绷,然后妙目一斜,望向一侧。
手中的绣绷绣的是牡丹,国色天香,栩栩如生,只差最后几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