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修炼
下午三四点,杨天父母终于从老家赶了回来,满面的笑容,毕竟无债一身轻么!
“没有,今天去A县沙滩那里”,杨天看着自己妹妹,亲切的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道。
“对了,小天,我这次回老家听说一个地方的老中医对治疗肥胖症很在行,要不要抽个时间去看一下?”杨家国说道。
“海滩?”杨珊的目光一亮,口水不自觉的流了出来,她想起了几天前吃的那美味的大龙虾。
如果有选择的话,谁愿意成为一个虚弱的大胖子呢?
家里的东西也不多,来回了几趟之后,所有东西便都已经搬到了新家来了。
中午的时候杨天父母没有回来,杨天带着妹妹到附近的小餐馆吃了一顿麻辣烫,兄妹二人被辣的额头汗珠直流。
虽然有心理准备,杨天还是疼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好不容易结束了,杨天并没有立即躺下来歇息一下,而是走出房间,开始在外面跑步。
前期阶段杨天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hetushu.com跑步。虽然简单,但是对于现在的杨天而言,却是最好的锻炼方式。
“我也要去!”杨珊撒娇道。
于是杨天便带着一群小孩子,浩浩荡荡的向A县海滩出发。
“哥哥,你又要去跑步么?”正在和小伙伴们玩闹得杨珊看到自己的哥哥,急忙跑过来问道。
难道这里还有几个大龙虾群?杨天沉思道。
汗!杨天不由得擦了一下冷汗,赶紧道:“爸妈,你们先忙,我在跑一会步!”便急忙跑走了。
还不是因为自己!因为自己十岁开始的一场大病,一直到现在,家里所花的大部分钱都是花在自己身上的。就是现在,父母还每隔一段时间便带自己到大型医院去检查身体,妄图治好自己的肥胖症。这些都是在花费巨额金钱。
“行!”杨家国点了点头,“现在房子也有了,主要是想办法治好你的肥胖症,那我和你妈这辈子就算是死也能安心了!”
等杨天到了海边和_图_书的时候,却发现海滩上聚齐了很多人。
杨天随便选择了一个房间,将自己买的药草按份量小心的放入到抽屉里面去。
“死老杨,说什么呢!什么死不死的,我还要等儿子大学毕业找个好媳妇,给我抱孙子呢!”旁边一直听爷俩说话的沈新兰不满的看了一下自己的丈夫说道。
妹妹杨珊则去找书香小区内的小伙伴们玩去了,父母一起去银行取钱,到亲戚家准备去还账款去。
对于旁人来说,很难,但是对于杨天这个拥有神秘珠子的来说,就和路边捡花草一般简单。
经过两次的药草擦拭,杨天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了较大的改善,现在跑步的距离越来越长,当然这还是慢跑,快跑的话杨天这身体还是承受不住的。
海水里面有好多青年人在不停地潜入海水里面,一会儿又露出头换气。
书香小区位于A县一中附近,是专门为陪读学生们租住的房子,室内宽敞,透光性也很好,昨晚和-图-书杨天母亲沈新兰就拜托自己的姐妹已经谈好了一间租房,3栋201室,年租2万,今天直接搬进去就可以了。
“爸,现在我还在用那老中医的药方呢?等过段时间看看效果,如果没有效果的话我再去看一下吧。”杨天也知道自己父亲的好意,便笑着说道。
吃完后,杨天给自己妹妹买了一瓶脉动,让她自己去玩了,他便又开始锻炼起来。
一连两天,杨天都是上午使用药草擦拭自己的身体,然后进行疯狂的慢跑锻炼。两天下来,杨天感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好了,慢跑一段时间后,才会开始出现气喘的感觉。比以前稍微走两步路就气喘,是好太多了。
家中为什么欠这么多账款?为什么自己一家人之前住那么拥挤的房屋?
“都解决了!”杨家国感叹了一声,“还多亏了小天你呢?指望你爸爸自己,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还清账款呢?”
好一会儿后,杨天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现在杨天www.hetushu.com面临一个困境,钱用完了。没办法,杨天只得又跑去海边,准备捉一些龙虾螃蟹出来卖。
原来前几天自己捉了那么多两斤重的龙虾,不知是谁传出了消息,说这里是大龙虾聚集地,便吸引了很多经营海鲜店的老板过来。像两斤重的大龙虾可不多见,它们都是沉于深海底的,除非看到它们,然后捉住。
感受着自己身体越来越好,杨天此时充满了干劲!
现在她可不担心别人会嘲笑自己了。昨天小区内来了一条大黑狗,很凶的,对着她和小伙伴们狂叫,吓坏了她们,最后杨天出现,几个石子硬生生的将这只可怕的大黑狗给打跑了。小伙伴们都很羡慕自己有一个厉害的哥哥呢。
杨天笑着摇了摇头,“爸,你别这么说。”
“爸,妈,都解决了么?”杨天拿毛巾擦拭了一下自己额头上面的汗珠,笑着问道。
尽管如此,在几个老板的高价悬赏下,好多水性好的青年都下水去了。而且几乎都有点收获,最多的hetushu•com一位青年捉了七只大龙虾上来,当场得到了1400元钱。更刺激了其他人。
“好的。”杨天想了一会,道。沙滩上面也有很多的小孩子,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杨珊的同伴们看杨珊要去海边,也吵闹着跟杨珊一起去。她们也听杨珊说过自己哥哥会捉很大很大的大龙虾。
“收购了!高价收购海鲜!有多少收多少啊!”有几个老板模样的人居然立着一个牌子,在大肆的叫唤着。
“其实之前我和你妈最大的心愿就是你的身体能够好起来,家中能够不再欠款,我们家能够拥有一套大一点的房子”,杨家国感慨道:“没想到现在便有了希望了”。
“这孩子……”,母亲沈新兰不由笑骂了一声。
“恩恩!抱孙子!”杨家国笑呵呵附应着。
杨天取出一份药草,小心的捣碎,开始第二次擦拭自己的皮肤。
“小天”,父亲杨家国一回来便看到了正在围绕着马路慢跑的杨天,笑着招了招手道。
这次份量挺足的,足够擦拭全身。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