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苏大吉(1)
吴所谓又喝一大口冰可乐,悠悠然的:“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有毒!!!”
吴所谓哈哈大笑:“吃吧吃吧,我开玩笑的,这是可乐,哪有毒?你看,大家不都在吃吗?”
“我减肥,只喝一杯橙汁。”
“对了,就像我们之前吃的那个包子,就是瘟猪肉做的。我为什么就知道呢?因为,我经常看到那家的老板娘拖着一推车已经腐烂发臭的瘟猪肉去外面的那条小河外用毛刷刷去上面的死苍蝇,蛆虫什么的,然后拉回家用大量香料豆瓣翻炒煎炸去掉臭味弄成肉臊子……我们吃的包子里面的肉馅就是这么来的……”
纣王不答。
“我好像看到一个熟人。”
二人旁若无人地打情骂俏,因为人逐渐多了空位少了,大波妹环顾四周,在吴所谓对面的角落里坐下。她旁边是个低胸白色碎花吊带裙的美女,只顾玩着手机。
金毛男大笑:“肯定是选了咪咪最大的那个。”
“走和图书嘛,走嘛,今天就去……”
“哇塞,你好有钱。”
吴所谓大惊失色:“谁?你在这里还有熟人?”
大波妹说:“我给你讲个笑话,有个富翁娶妻,有三个女孩应征,富翁给了三个女孩各一千元,请她们把一个空房间装满。A女买了许多棉花,只装满了二分之一个房间;B女买了许多气球,也只装满了四分之三房间;C女买了蜡烛,让光充满了整个房间,你猜,富翁最后娶了谁?”
吴所谓微信他:“哥,我就是坐你旁边的吊带美女,我好看吗?”
纣王抽一张递给他,他刮开,顿时跳起来:“哈哈哈,五百……五百块……居然有五百块……受德,你丫的运气怎么这么好?哈哈,今天我非请你吃大餐不可……”
速成鸡的香味扑鼻而来,吴所谓已经好几天不知肉味,抓起一个大鸡腿就大吃大嚼,又猛喝一口冰凉的可乐,这才满意地咂咂嘴,享受着空调,就是和图书爽啊。
服务员小妹看他一眼,忽然看到高大的纣王,脸色立即变得很奇怪,立即暧昧兮兮地叫一声:“大份情侣桶……两个……”
老板很冷淡:“一张基本没搞头。要不多买几张?”
“一张就行了,碰碰运气。”
纣王喝一口可乐,却一口喷出来,骇然:“这东西有毒……”
金毛男得意洋洋:“改天哥给你买个LV包背背。”
“算你有眼光,这表得一千多万呢。”
“真有这么厉害?”
“随便抽一张呗。”
二人大声武气,周围人都听得皱眉。
就在这时,大波妹起身去洗手间,她刚走,只见金毛男就凑过去,坐在那吊带裙美女身边,假装玩手机,却肆无忌惮往美女的胸口看。
“哥,你就是传说中的霸道总裁吧?长得又帅又有钱,你女朋友福气真好,我好羡慕,现在我好寂寞,刚失恋了,好想有人抱紧我,亲我一下……哥,你可以安慰我一下吗?”
纣王环顾四http://www.hetushu.com周,但见陆陆续续进来的客人,几乎人手一杯,这才稍稍放心,又喝一口,还是皱眉:“这味道太奇怪了。”
“死相……我可不想变成你最讨厌的肥婆……”
“啥玩意?”
纣王摇摇头:“可能是看花了眼。”
一会儿,金毛男端着东西来了,大波妹向他努努嘴,挤眉弄眼,金毛男顺着她的目光,看到赤脚的纣王,正要肆无忌惮嘲讽几句,可也许是碍于纣王太过高大威猛,也不敢招惹,只是怪笑着移开目光。
“男的还是女的?”
但见金毛男犹豫一下,环顾四周,也许是看到大波妹还没从洗手间出来,立即抓住机会,一把就抱住了低胸美女。只听得美女大叫一声,一耳光就闪过去:“你干嘛?死流氓……”
“今天没空。”
“你有所不知,现代人顿顿吃毒,毒大米,地沟油,激素鸡……千百种毒素在体内相生相克,久而久之,就以毒攻毒,百毒不侵……”
吴所hetushu.com谓暗呼晦气,反正吃饱喝足了,正想闪人,摆脱这两个讨厌男女,但见纣王手里捏着可乐杯,正死死盯着对面街道,眼光仿佛要穿透窗玻璃似的。
大波妹推他一下:“讨厌。”
“别减了,再减咪咪都焉了……”
才11点过,人还不多,吴所谓颐指气使:“大份情侣桶,来两个。”(因为这家的情侣桶最便宜最划算)
纣王大骇:“明知有毒你还吃?”
吴所谓一拉纣王:“受德,你选一张。”
大波妹双眼放光:“今天就去吧。”
有了五百巨款,吴所谓走路时腰都挺直了,他领着纣王直奔这里最大最豪华的饭店——一家叫“啃他鸡”的山寨快餐店。
金毛男立即发来一个流口水的表情。
纣王面色惨白,但觉胃里上下翻涌。
但见那对男女拿着汉堡,你一口我一口地互相喂食,大波妹嘴上沾了点番茄酱,金毛男一伸嘴,啧啧啧地将她嘴上的番茄酱啃掉,大波妹推他一下,二人哈哈大笑。
路过一http://m•hetushu•com家包子铺,看到热气腾腾的包子,吴所谓买了两个大肉包,递一个给纣王:“先垫垫底。”
老板骂骂咧咧:“运气还真好,我昨天刮了十张,一分钱没刮到……”
尤其是那个金毛男笑起来时,显得相当的猥琐,最主要的是,他不停显摆:“看看我手上的腕表,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熟人?
“哇,可不是江诗丹顿吗?”
吴所谓很好奇:“你在看什么?”
二人狼吞虎咽,吴所谓一眼看到旁边有家卖刮刮乐的,忍痛拿出两元:“老板,来一张。”
就在这时,一男一女高声喧哗着进来,小伙子满头金发,一身潮人装扮,脖子上戴着老粗的一根金链子,很吊地挽着一个露脐装大波妹,“亲爱的,你要吃什么?”
吴所谓暗笑一声,拿出手机,马上注册一个叫“寂寞少女心”的小号,搜附近的人把他找到,但见这家伙的网名居然是“屌炸天”。他立即放了一张很风骚的头像,然后一加,屌炸天立即通过了好友申请。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