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纣王出手
“理论上说,是这个意思。”
于是,吴所谓就被四名壮汉压着,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又返回那个破旧别墅。
吴所谓这才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急忙用了很严肃的口吻:“受德,我现在是带你出去熟悉现代社会。不过,你的一言一行都要听从我的安排……”
纣王嗖地一身就冲出去了,吴所谓眼花缭乱地跟出去,只见纣王抄起地上的一根枯枝,当做长矛,劈头盖脸地就向尖嘴汉扫去。尖嘴汉还没回过神,惨叫一声就倒在地上,那三个人见势不妙正要逃,可哪里来得及?很快,地下就横七竖八躺了几条汉子。
他刚刚死里逃生,惊魂未定,忽然豪气干云:“受德,走,我请你吃大餐。”
纣王勉强点点头。
可怜尖嘴汉只知道鸡毛,哪知道什么“姬发”?仰头看着这个高大威猛,腰上只系着一条破床单的汉子,疼得浑身哆嗦:“好汉,有话好说,www•hetushu•com有话好说……”
众人一听是那个荒无人烟的别墅,立即笑了,也不怕吴所谓耍花样了。
吴所谓大喝一声:“还不快滚?”
“你住哪里?”
“多少人?”
“就前面的别墅区。”
纣王这才不寒而栗。
吴所谓却一路狐假虎威,得意洋洋,现在好了,有了纣王做保镖,以后走南闯北都不怕了。
“哪里去吃?”
一路上,人们都好奇地打量着这个赤脚长发的大个儿,有人暗暗嘀咕:“这又是什么行为艺术?”
几个人如获大赦,艰难地爬起来就跑。跑了几步,尖嘴汉忽然又停下,转身很狐疑地看着纣王。
另一人附和:“老大,我也觉得不对劲。”
沿途,车来车往,纣王因为有了几天熟悉现代人生活的经历,再加上吴所谓一路讲解,他倒也并不少见多怪,只是,眼神里一直透出深深地戒备之情,却一言和图书不发,吴所谓也拿不准他心里到底想些什么。
尖嘴汉一推吴所谓:“你进去拿钱,我们在这里等你。限你五分钟之内出来,否则,进来砸烂你全家。”
“就是挖你的肉,抽你的血,研究你为什么能活这么两三千年,长生不老药知道吧?历代帝王和有钱人都喜欢追求长生不老,他们要是知道你已经活了三千多年,有可能拿你炼制长生不老药。”
“什么是活体实验对象?”
十分钟后,吴所谓对纣王这身外出服非常满意:旧T恤刚过肚脐完全似紧身衣,一条旧球裤放了松紧也勉强可以当裤衩,对了,还差一双鞋子——吴所谓身高不过170,体重不过110,眉清目秀,按照大学同学的话,只要顶一顶假发,那就不是伪娘,而是“姑娘”——他的鞋子,一米九出头的纣王怎么穿得上?
“当然是街上了。”
于是,吴所谓领着赤脚http://m.hetushu.com的纣王浩浩荡荡出发了。
尖嘴汉使个眼色,立即就有三名光着膀子的壮汉站出来,很显然,他们已经成为当地一霸,尖嘴汉阴森森的:“小子,你可别耍什么花样,否则,有你好看的。”
眼看纣王一脚就要踏在尖嘴汉头上,吴所谓一把拉住他:“这几个不是什么周军,只是敲诈勒索的小毛贼……千万别打死人……现代社会,杀人偿命的……”
于是,吴所谓又处心积虑地跟他大谈特谈霍金的时间简史、宇宙黑洞、平行相交什么的穿越理论……最后,纣王一句也没听明白。
“街上?多远?”
吴所谓摊手:“总之一句话,出门在外,不懂的可以悄悄问我,但不能大呼小叫。要是暴露了身份,我可管不了你的死活。”
他定定神,看着这一大群围着自己的男女,情知今天不出血是走不了了,心里忽然一动:“这位大哥,我身上可没那么多现和-图-书金,要不,你随我回去拿?”
尖嘴汉一伙人立即跑了。
他主动把钱包拿出来,翻开,里面只有零零碎碎几张小票,简直连五十块都凑不上。
忽然问:“我真的活了三千多年了?”
“鸡……鸡发?……什么鸡发?”
刚走到那颗千年黄桷树下,尖嘴汉停下来,摸摸头:“我怎么觉得这里鬼气森森的?”
纣王翻身爬起来:“周军打来了?”
吴所谓倒也不太担心,反正这种“穿越人”,一定是自带“现代人体质”,对于现代生活有天生的熟悉本领,否则,也不可能来到现代了。
尖嘴汉狐疑:“你可以到前面街上的取款机上取。”
“妈的,明明大太阳,身上却起鸡皮疙瘩……”
“对,姬发那小子带人来抓你了……”
纣王一脚踏在尖嘴汉脸上,不怒而威:“说,姬发这小子在哪里?”
“切,你就别寡人寡人的了,你看了那么多书,应该明白现代早就没和-图-书皇帝了。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穿梭千年来到现代的,可是,你货真价实是个古董。你最好入乡随俗,隐瞒身份,否则,小心被当做活体实验对象……”
吴所谓扔下自行车就冲进去,“受德,受德,快起来……”
“可是,自焚之苦,犹如昨日。”
吴所谓战战兢兢的:“我敢耍什么花样呢?再说,这里谁敢惹你们?”
“四个。”
经此一役,吴所谓更是饿得饥肠辘辘,他忽然听得一阵响声,本以为是纣王在放屁,可再听,立即明白什么叫“腹鸣如鼓”了——这家伙也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纣王一看众人身上的衣着打扮,就明白过来,狠狠踢了尖嘴汉一脚:“滚。”
纣王白他一眼:“大胆,你敢这么对寡人讲话?”
别说五千块,现在让吴所谓拿五百块都是要老命了。
“你看我这不是信用卡吗?取不了现金……反正你们人多,也不怕我跑了,就一起跟我回家拿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