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鸡生蛋 蛋生鸡
“差不多。你是大商的最后一位君主。”
嘴里说不知道,吴所谓却情不自禁瞄了一眼自己丢在角落里的狼毫,幸好纣王没注意,他暗忖,以后得把这支狼毫给牢牢藏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纣王又问:“我怎么会来到这里?”
“不……受德……早……早上好……”他结结巴巴,不敢直视他血红的一双魔眼,一咕噜翻起来,“好饿……”
商纣王放下手里的书,死死盯着他:“大商真的已经灭亡三千多年了?”
吴所谓一怔。妲己?苏妲己?
他将角落里那辆灰扑扑的自行车推出来,随便擦了擦,骑着准备去街上买点东西。骑着骑着,忽然想起那天见到的女胖子,当时她说自己叫什么来着?苏大吉?苏妲己?他暗忖,不会这么巧吧?苏妲己不是个狐狸精吗?哪有那么胖的狐狸精?黑熊精还差不多。
“朝歌。”
他啧啧啧的:“百万和_图_书富翁啊!!!你看,你把我们成为百万富翁的种子都毁了,我才收你一万元赔偿,你还敢说多了?”
幸好那时候吴所谓正在睡觉。人生最痛苦的两件事便在于:晚上总是睡不着,早上总是睡不醒。好在已经失业了,吴所谓索性破罐破摔,每天睡到自然醒,这不,等睁开眼睛,看到太阳都晒屁股了。
土得掉渣的老骗局,可真是好有道理,吴所谓竟然没法反驳。
纣王听得自焚二字,眼神一黯:“鹿台上的那一把火烧得好大,就好像昨天才发生的事情,火先烧着我的头发,然后是背心……直到现在,我的背心都还隐隐作痛……还有有商一代集聚的成千上万的宝物……”
这些人三五成群,横行无忌,最爱在这条公路上玩儿“仙人跳”。
也不等吴所谓回答,他倒下去,仰头就呼呼大睡。
尖嘴汉扫了一眼他那辆破hetushu•com自行车,十分爽快:“兄弟我看你也不像是有钱人,好了,我给你个折扣,只收你五千块,一口价,恕不讲价。”
尖嘴汉随手掏出一把生了锈的瑞士小刀在手里上下抛玩:“你以为这只是一只普通的鸡吗?我告诉你,这是地地道道的土母鸡!母鸡很快就长大了,一个月不多说,总能下二十个蛋吧?那一年就是两百多个蛋,十年就是两千多个蛋,再孵化成小鸡,那就是两千多只鸡,鸡又生蛋,蛋又生鸡,随随便便两三万只鸡没问题吧?按照现在的市价,两三万只地道土鸡怎么也得卖上百万吧?”
“回哪里去?”
纣王大怒:“放狗屁!寡人从来也不荒诞。都是姬发小子谋朝篡位丑化我而已。”
话音未落,但见七八个男人妇人从四面八方涌出来,齐刷刷将他包围。
这一段,正是城乡结合部的偏僻处,有一大片上千亩www.hetushu•com的工业园规划地,但一直没有修建,已经荒废十几年了,野草疯长,到处搭着违章建筑,盲流们随便翻种一小块小块的菜地,到处拉着绳子晾着女人的内裤胸罩。
“鸡还没死呢,只一条腿跛了……”
泡面箱子已经空了。
“我还能回去吗?”
纣王恍若不闻,只自言自语:“我怎会出现在这里?对了,妲己呢?”
三天后,吴所谓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一大箱子泡面被商纣王吃得见底了。
吴所谓想了想,补充一句:“你的那些仇敌也早就死了。什么周文王周武王姜子牙之类的,也早就作古了。对了,姬昌的末代孙子有个叫周幽王的也是昏君,就是烽火戏诸候那个,他有个宠妃就褒姒,论起荒诞程度,比你还著名……”
朝歌是当时商朝的首都,武王伐纣,纣王穷途末路,便在当时的皇宫鹿台外面自焚而死,所以,吴所谓www.hetushu.com弱弱地:“你早就自焚了,还回去干啥?”
至于纣王,到底有没有那么坏,就成了一段无头公案——可这厮毕竟是亡国之君,不是吗?一个国家都让他给败了,他肯定不是那么无辜,成王败寇,头上被泼几盆脏水也是应该的。
纣王不眠不休,就逮住那几本书看,一直把整本《中国通史》粗粗翻完,才瞪着一双血红的大眼睛看着吴所谓。
他翻身坐起来,看到对面一个精赤上身的陌生男人,手里居然拿着一本《鹿鼎记》,他大吃一惊:“韦小宝?”
汉子手一捏鸡脖子,小鸡顿时咽了气,他得意洋洋:“小鸡也是一条命,你今天杀了一条命,俗话说得好,杀人偿命,不……是杀鸡赔钱,快赔一万块……”
吴所谓不做声了。就连司马迁写《史记》时也觉得奇怪,夏朝都有那么多资料,为何几百年大商居然史料寥寥?除了纣王的一些荒唐传说,无可下笔,m•hetushu•com很可能是当时的周朝出于什么目的,把商朝的资料全部给销毁了。
纣王长叹一声,“难道她真的被姜子牙这老贼给杀了?”
正想得出神,只听得“吱”的一声细碎的尖叫,他急忙停车,看到一只拳头大点的小鸡已经歪在地上。
吴所谓听得“宝物”二字,眼睛立即亮了,屏住呼吸:“那些宝物都被烧了?对了,你有没有什么别的秘密藏宝库?”
那个汉子将半死的小鸡捡起来,“可怜呀,我的小毛毛,你的命就这么没了……”
他直觉不妙,果然,对面猛地蹿出一个尖嘴猴腮的汉子,一把将他拽住:“你怎么碾死了我的小鸡?”
“我怎么知道?”
吴所谓大叫:“一万块?你要抢人吗?这只小鸡最多值5元钱,我赔你20块得了……”
吴所谓愁眉苦脸地看着受德,这厮是不是纣王不好说,但吃起泡面来绝对是一把好手,原本最少一周的存量,被他三天就给吃完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