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把他交给国家
吴所谓冲出门。
彼时,月亮早已落下,朝阳刚刚升起,一缕阳光正从窗外直射到受德的身上。
然后过了一会系统提示:你的好友未来上线了……
有个叫旭的同学回应一句,他看到自己的昵称又被群主改为了“东升”。
“商纣王?”
吴所谓接口:“没错,正是周武王给你弄了纣王这个谥号。”
吴所谓听他一口一个“孤家寡人”,也不敢应声。
“正是。”
吴所谓困得不行,一看,天都快亮了,伸了个懒腰:“好饿,我要吃泡面了,你来一碗不?”
吴所谓懒懒地瞄一眼,“那个作者是明朝的,已经死了几百年了。”
“为什么?”
对面坐个大粽子,吴所谓不敢睡,也不敢出门。实在熬不住了,干脆破罐破摔开了3G流量。
……
一直到眼睛都困得睁不开了,哈欠连天,抬起头,但见对面的“受德”怒发冲冠:“胡说……这些都是胡说八道……他们乱和*图*书写寡人……都是乱写的……什么挖孕妇肚子、炮烙之刑,挖比干的心……寡人根本没做过这些坏事,居然敢如此丑化寡人……这本书是谁写的?寡人要诛他九族……”
“因为……那个……周武王派了许多人在抓你……”
吴所谓真的没有和一个裸男彻夜攀谈的经历啊。
他不是逃跑,他是奔到昨晚作画的地点,但见青石板上,孤零零地躺着那支来历不明的狼毫,而对面商纣王浑身服饰风化的地方,水洗似的干干净净,就连匕首的碎末痕迹都不曾留下半点。
受德依旧怒气冲冲:“他几百年前的人怎么知道几千年前的事情?”
这时候,他才发现一个事实——商纣王穿越了!!!
受德本能地有些紧张,走了几步,忽然大喝一声:“你这奴才胡说八道,不是说周武王死了几千年了吗?他怎么还能抓我?”
他干脆把自己的昵称改为“太阳”,可和图书这哥们立即就改成了后羿!
他脑子里飞速闪过各种茅山道士捉鬼的剧情,但是,还没找到一条管用的,只听那“受得”又开口了:“孤家明白了,一定是周方国的小子们捣鬼……”
群主七哥立即就回复:“小八,搬砖的活儿做不?我工地上招人,300一天。”
难道真的是这里古墓下的粽子出来晃悠了?
吴所谓不以为然:“帝辛的谥号就是商纣王。”
但见受德站起来,光着身子走来走去,走了好几圈,忽然看到旁边有一条脏兮兮的破布,立即捡起来,围在腰上。
吴所谓好心好意:“简体字,哥们,你还认识吗?”
发财了,发财了。
他双手抱胸,战战兢兢:“我叫吴所谓,你老兄又是谁?”
受德重重地把书拍在地上:“这到底是什么鬼世界?怎么这里就你一个人?”
“且,你不说,你一个死了几千年的人,怎能认识简体字?商朝不是甲骨文和*图*书吗?你一个刻龟甲的,怎么能认识现代字?”
他倒在水泥地上蜷缩成一团,那赤身裸体的男人盘腿而坐,惊异地环顾四周,好半晌,低沉开口:“尔是何人?这是何地?赶紧从实招来。”
这块破布正是吴所谓两年没洗的破床单,他心里暗暗叫苦,也不知是哪个疯人院没看好,跑出来这么一个神经病。可是,一转念,想起他全身的衣服在月色下氧化为灰烬的场景,忽然两股战战:这哪里是人啊,分明就是鬼。
“周武王?是不是姬发那小子?”
他头也不抬:“先看看再说。”
受德大怒:“放狗屁!‘纣’是残暴无道的贬义词,谁人敢给孤家谥号商纣王?”
他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喜悦,却强行镇定,干咳几声:“对了,受得,你这几天最好不要外出……”
“帝辛?受得(德)?”吴所谓拍一下自己的脑袋,不会这么巧吧?
“什么?撸管的力气都没有了?”
和图书一个活生生的商纣王站在了自己面前。
四包泡面煮了满满一小锅,两个男人哧溜哧溜一口气吃个精光。受德也许是饿极了,把面汤也端着喝完,还意犹未尽:“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好吃?”
因为群主叫七哥,所以给他昵称改为“小八”,这一来,就成了“七上八下”。
他弯腰捡起狼毫,慢慢意识到,自己可能惹了大麻烦了。
吴所谓苦笑:“小说家之言,不必当真。”
受德接过书,就着灯光就看起来。
吴所谓心里一动,急忙站起来,走到角落,埋首在一大堆灰扑扑的旧书里,乱七八糟地翻了好一阵,找了《史记》、《封神演义》和《东周列国志》以及一本《中国通史》扔过去:“你自己看。”
深更半夜,没什么人聊天了,他闲极无聊,去同学群发言:“哪位哥们要招男保姆不?有需要可以找我,缺钱吃饭……”
忽然又恐惧又兴奋:这厮可是活生生的大文物,几hetushu•com千年古董——把他交给国家,也许能得到不少奖金吧?
“……”
吴所谓死死盯着他,看到阳光下,他居然有影子——他不是一个粽子,他是一个大活人。
他无心跟群主纠缠,发了一句哀叹:“唉,现实给了我当头一棒,未来也要操我半死……”
吴所谓是被拖回去的。
吴所谓弱弱地退在一边,倚着门,生怕他扑过来,可是,受德只是死死盯着他,并没有进一步的攻击性行为,仿佛在自言自语:“是啊,这些古里古怪的字我怎么大都认识呢?虽然是连蒙带猜,可是,我大致意思都能明白……”
“手无缚鸡之力。”
“什么是泡面?”
一个人?这可是上千万人口的大城市。
受德满脸狐疑,又问:“这到底是什么年代了?”
“你开什么玩笑?那可是商纣王的名字。”
吴所谓苦笑着关了QQ,又怕费流量,只好离线玩“砰砰糖”。
“你问孤家?孤家乃大商帝辛,名受德……”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