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受德
他奔出去,那人追出来。
但是,这问题迎刃而解——因为地板只有一米九多点,所以,只能画成宁泽涛那么高。
这地方,怎会有狼毫?难道是某个土豪不小心落下的?他大喜过望,捡了狼毫,在旁边的小水坑里蘸点水,就着月色,画兴大作。
吴所谓长叹一声,猛然想起,今天是中元节。
说罢,反手就去拨佩戴的匕首。
画什么呢?
作为一个22岁的屌丝,穷无立锥之地,手无缚鸡之力,除了画点漫画,什么都不会,简直连打劫的力气都没有——就连卖事后堕胎药的老板都敢于直呼自己为“娘炮”——吴所谓越想越是伤心,一时间不由得珠泪滚滚——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肯定是传说中的地下古墓僵尸出来散步了。
他惨叫一声,几乎当即晕过去。
“哥们?你敢跟寡人称兄道弟?”
男子眼中有了怒意,双手按在腰间,他腰间悬挂一把装点着许多亮珠子的短剑,满脸狐疑,“这是什么地方?”
他扫一眼和*图*书他这身奇怪的装束,心想,这是哪来的九流古装剧小演员?为什么看着有点面熟?
整片别墅区黑乎乎的,毛坯房里一盏孤灯。水泥地面上铺着一张凉席,吴所谓躺在上面,透过没有安装玻璃的窗户看天空的一轮孤月。
“粽子……有粽子……”
忽然,天空一声惊雷,只见刚刚作画处,水泥地裂开,迅速旋转成一个大洞,仿佛有什么怪物要破土而出。他吓得手一抖,狼毫坠地,跌跌撞撞就往屋子里跑。
那人出手如风,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你这奴才,要作反吗?”
那男人也惊呆了,好半晌,忽然仰天一声长啸,声音里满是惊惧:“天啦……这是什么鬼地方?”
“尔是何人?为何见了寡人也不跪拜?”
纣王作为历史上的第一大暴君,酒池肉林、金山银海、怀抱绝色美女——简直是自己现在梦寐以求的人生啊。
吴所谓目瞪口呆。
“妈呀……有鬼……”
但是,就算哭肿了眼睛,也和*图*书哭不出来一毛钱,他干脆出去闲逛。
这一下,真是魂飞魄散,他拔足飞奔,终于跑回家,正要关门时,被一只大手一把撑住了房门。
这里果然曾经是坟墓群,不然,不会有这么猛的阴气。真真是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化作商品房。
最后一笔画完,但见纣王长身玉立,剑眉星目,完全符合少女们热捧的漫画形象,吴所谓不太满意,自言自语道:“商纣王不会是个小白脸吧?”
他捡起来一看,是一只十分粗大的狼毫。
昏暗的月色下,一追一逃,气喘吁吁。吴所谓跑得双腿发颤,忽然觉得身后没了动静。他不由得停下来,大着胆子往后看,这一看,整个人都呆住了。只见那个一身华丽龙袍,头戴王冠的男人像被人用定身法定住了似的,一阵风来,他身上的龙袍、王冠哗啦啦作响,很快,四分五裂,碎裂成灰,仿佛空气中下了一场五颜六色的雨。就连他手里明晃晃的匕首都迅速暗淡和_图_书,要是被什么吞没了似的。
吴所谓松一口气,原来是大活人,而且是个大男人。
然后……
然后,吴所谓就看到月光下一具白花花的全裸男人身子——高大健硕、八块腹肌。
门砰地一声关了,原来,老板以为是警察蹲点。
一想到茫茫的前程,还有不知猴年马月才能还得上的信用卡账单,简直悲从中来。
终于,走到街尾,那是一间灯光暧昧的粉红发廊,站街妹在门口搔首弄姿。手机搜索到免费WIFI的信号,吴所谓大喜,立即蹲下连上网络,津津有味地玩起了“打飞机”。身边有人走来走去,他也没注意,忽然眼前一黯,里面的灯光全部熄了,只听得有人暗喝一声:“有条子,扯呼……”
史书上说,纣王“长巨姣美”,通俗易懂地说,就是一名高大帅哥。“长巨”到底是多巨?吴所谓想,到底是画成姚明那么高呢?还是宁泽涛那么高?
他忽然想起商纣王,因为老板要搞一个大商传奇的大型动漫题材,原本hetushu.com就安排他负责商纣王的形象设计,为此,他曾广泛收集商纣王的资料,只可惜还没开始,就被炒鱿鱼了。
花园里,野草长得一人多高,胭脂花在黑夜里散发出浓郁的香味,头顶,清风月明,此时,要是能牵着一个美女的小手,也不失浪漫。但是,能陪着他花前月下的,只有一大群嘤嘤嗡嗡的蚊子。
狼毫,就是用黄鼠狼的尾巴毛做成的毛笔,吴所谓从小学画画,在他六岁时,他的爷爷就逮了好多只黄鼠狼,为他做了一把极其精美的毛笔,所以,他一看就认出来了。
一时兴起,挥毫就画。
吴所谓虽然娘炮,可早有警惕,他腿下一扫,男人措手不及,但居然没有摔倒,只脚步稍稍踉跄,顿时目露凶光:“来人,拿下这反贼……”
门开了,是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尔是何人?”
吴所谓见势不妙,自己和这厮身高体重差了何止一个吨位?而且他还有家伙,赶紧逃命要紧。
吴所谓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尽力抱着自己的头:www.hetushu.com“完了,完了……难道今晚要被这色魔强奸?”
月上中天,照着地上真人般大小的水墨画像。
吴所谓噗嗤一声笑出来:“哥们,你还没出戏?对了,你是哪个剧组的?怎么找了这么一个破地儿拍戏?”
这么高大,估计找女演员配戏都不好找,难怪一直不红,莫非是武打替身?
他正要转身往回走,忽然,眼前金光一闪,他低头,只见地上躺着一把粗大的毛笔。
可是,没跑几步,顿觉一种阴森森的气息裹挟而来,他不由自主停下脚步,回过头,但见一个黑色物体蠢蠢蠕动,竟然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看了看他的方向,立即就追过来。
前面是一颗千年黄桷树,枝繁叶茂,亭亭如一把巨大的阳伞,可不知怎地,透着丝丝阴气,一阵风来,竟然凉嗖嗖的。
吴所谓不以为然:“哥们,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背台词了……”
华丽龙袍、王冠、器宇轩昂,关中一带口音,高大男子不怒自威。
WIFI信号也消失了,吴所谓傻傻拿着手机,落荒而逃。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