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吴所谓
吴所谓将手举过头顶,连声苦笑,步步后退。
热风吹来,汗流浃背,只好走进旁边的麦当劳,要了一个特价9.8元的汉堡,一边吃一边看手机。女同事小荷在QQ上安慰,他回答:“等我发达了一定要把公司买下来,然后装修领导办公室。”
猥琐矮胖男老板懒洋洋的:“有5元、10元、20元的,要哪种?”
陌陌信息闪动,有美女问:“今晚300,约吗?”他默默地看了看自己的账户,无可奈何回一句“不约”。
吴所谓盘算着小一百又出去了,十分心疼,随口答:“是啊,你买得也不少。”
一趟一趟的上车、下车,连续坐了七八趟公交车,终于,天色晚了。随着饥肠辘辘的响声,痛快感也逐渐消失了。
立马收到回信“恭喜你成功定制XX,包月30元”。
吴所谓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好一会儿才讪讪的没话找hetushu•com话:“你叫什么名字?”
老板冷冷地瞅着他,上下打量:“你丫的虽然一看就是娘炮,可是,你能怀孕吗???”
“你看看你画的这是什么破烂玩意?青龙像一条蛇、白虎根本就是一只猫,朱雀就更不要说了,这完全就是一只鸡,还五官不全……你简直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糟糕的画手,没有之一!就这种水平也敢出来混?废物、不折不扣的废物,真不知道你爸当初是怎么给你取名的,吴所谓……无所谓……什么都无所谓你这一辈子也成不了气候……”
吴所谓递过去信用卡,出了超市,才想起忘了跟大胖“苏妲己”打招呼。
他答:“你不能这么吃,再胖下去你就娶不到老婆了。”
啪的一声,鼠标坠地。
路过城乡结合部那条小街时,他停下,打算买够这几天的口粮。选了一大堆最便宜和图书的泡面、饼干,在超市排队结账,后面有个大胖子盯着他的手推车说:“买这么多吃的呀。”
他想起网上整骗子的方法,回了一句:“这两万是一次打过去,还是分2次?”
胖子沉默了一会说:“我就是个女的。”
“苏妲己?”
等一等。
可是,天知道,下一份工作到底在哪里?
这次,轮到乞丐长叹一声:“前几天我也很惬意地坐在这里吹空调,吃汉堡。就是一时不慎忘了关闭3G流量,结果到今天这地步了。”
吴所谓无视一干同事们要求自己“忍辱负重”的目光,扬长而去。坐上公交车,心底十分痛快,终于主动把那嘴脸狰狞的老板炒了,上班十来天,被他骂了二三十次,是个人都没法忍了。
吴所谓比乞丐还不如,只好一直住在这里。
胖子倒没生气,十分痛快:“苏大吉。”
麦当劳的空调虽好,但看着天色一点点www.hetushu.com的晚下去,吴所谓也不得不唉声叹气地出门。
胖子说:“每天忍不住吃,心情好复杂。”
“老子不干了!”
他的租屋在郊外,一片鬼气森森的高档别墅区——当年号称全国十大顶尖级别墅之一,别墅倒是修好了,但绿化还没做,开发商就跑了。后来又听说,在这片区域开发之前,曾经是一个小型公墓原址,每到夜黑风高时,就会听得阴风惨惨的鬼哭狼嚎。这下,业主们更是不敢入住了,所以这片区域一直空着,买瓶水都要走半小时,就连乞丐都不愿搬来。
“20元的来一粒。”
吴所谓满脸通红,怒气冲冲:“你可以侮辱我,不能侮辱我爸。”
乞丐连声道谢,立即去买了个汉堡来到他身边。吴所谓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的手机,就问:“你还有事情?”
他下车,站在这个城市最繁华的中心地带,看着一辆辆豪车呼啸而过和图书。妈蛋,有钱人这么多,我连一顿像样的晚餐都吃不起——试用期都没过,还没领过什么像样的薪水。
胖子还没回答,收银员已经极不耐烦催促:“一共96元,刷卡还是付现?”
老板冷笑一声:“长脾气了?不干就滚蛋。马上滚。”
他面前就是一家药店,只见一个穿露背装、头发很凌乱的美女走进药店,旁若无人地:“老板,来一粒后悔药。”
小荷发一连串大笑表情,他也笑了。
已经快到十点了,这条小街上的夜市还十分热闹,穿着超短裙、抹着猩红大嘴唇的半老徐娘们走来走去,白花花的大腿忽然令吴所谓很难受。回“别墅”睡觉吧,蚊子多又热,不回去吧,一直在街上闲逛也不是办法。
手机短信又响一下,一看提示,信用卡账单到了。这下,真是头大如斗,好不容易奋斗到一万元的透支额度,已经用掉了七千多,只剩下两千多元可用hetushu.com额度了……这两千多块,要维持到再次找到工作为止。还有七千多的账单,利滚利,又猴年马月才能还上?
乞丐刚走,他又收到一短信:“请打两万元到XX账号,张三哥。”
就在这时,看到旁边有个乞丐,满脸风尘,眼巴巴地望着自己手里的汉堡。他长叹一声,很壕地掏了10元,“你也去吃个汉堡吧。”
小荷:“装修来你坐那个位置么。”
他忽然非常后悔自己的草率行为,真不该贸然炒老板鱿鱼的,只要再熬十几天,就可以拿到薪水了。哎哎哎,可是,这世界上已经没有后悔药卖了。
吴所谓一眼瞥到自己开着的3G,赶紧手忙脚乱地关了。
真是人一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吴所谓气得几乎摔手机。
目送美女离开,吴所谓立即凑上前去,好奇地问:“老板,真的有后悔药吗?给我来一粒五块的呗!”
“不,装修成厕所,让全公司的人都去上厕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