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异能的烦恼
直至重新站定,刘馨才望向自己这个状若疯狂的哥哥。
乘着少妇没有在意,刘景小心的刮开了那张奖额最大的一张,面值足有三十万。
彩票被他捏在手里,递还给了少妇……
“三千?”
刘馨摇摇头,目光中满是落寞,一想到还有十万块钱的欠债,这三千块钱在她眼中简直是杯水车薪。
刘景一边故作欣喜,一边跳着脚不断在门市里面蹦达。那模样,要多高兴有多高兴。
刘景仿佛还不相信一般,故意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脸。如今的他要尽量表现得,这张彩票是他不经意间得到的。
正想走,却听到少妇在身后说道:“小伙子,你那些不刮了?”
对于少妇的话,刘景依然是没有理睬,而是说道:“这次还得我自己选,嘿嘿……自己选的果然中奖多些。”
“啊!”
“三十万!?”
临走的时候,才发现柜台下面摆放着一个婴儿篮,摇篮里传出一声哭喊,少妇赶忙将婴儿抱起,也不顾刘景就在身旁,揭开那层薄薄的T恤,将那堆绝对称得上是肉球的玉峰露了出来……
“这人运气也未免太好了点吧?”
“不对!”和*图*书刘景倏然想起,这不是仿佛,而是真真切切能够听到他们的交谈!
而刘景却不这么想,余下的除了后面买的,前面买的那几张几乎每一张都有几千块钱。他可不敢一口气刮出来,生怕老板娘误以为他作弊。
“哥,我最喜欢你了……”
房门很快就立了起来,虽然没有敷上水泥固定,却也了胜于无了。
“馨儿,我们有钱了!”
房门被刘景撞得瘫倒在一边,刘景想也没想便冲进了厨房里。一阵阵鸡汤香味传来,刘景却一把抱住了自己妹妹,惹得刘馨吓了一跳。
刘景不禁想,自己以后买彩票得的钱恐怕只够去医院里买人参补气血了。
想到这里,刘景也不禁脸红,上面那两人哪里是在交谈?分明是单方面的呻吟而已。赶紧的闭上了双眼,刘景心知虽然这异能给他无数的便利,比如买即开型彩票中大奖。比如考试时可以作弊,再比如可以看美女……之类的。
细弱蚊蝇的声音在刘景耳边响起,惹得他一阵心猿意马,赶忙摇摇头,那可是自己妹妹啊!
收了心,刘景不敢再看,闭上了双眼努力不想刚和*图*书才那一抹春色,沉沉睡入梦乡……
“哈哈!又中了!又中了!”
目睹着刘馨从惊慌不安到手足无措,刘景才发现,自己妹妹背负得太多太多。而自己……除了打架、抽烟、喝酒,以前的种种如今回忆起来,刘景才发现自己简直就是一个社会的垃圾,败类!一家之主竟然沦落到一个单薄的女人来挑!
收了银行卡,刘景拿着余下的十多张彩票,里面的数额林林总总加起来也有七八万。
一声声呢喃仿佛能传入刘景耳朵里一般……
“这人运气也太好了吧?连中两张?”
于此同时,刘景自然也发现了老板娘眼中的异样,心中不惊一凛。暗叹着,果然自己做得还不够小心啊……
坚强有力的臂膀一把拉过刘馨,将她涌入怀中,才发现后者的身躯到现在还隐隐的带着颤抖。
“小伙子,中点小钱就得了。”
随着目光渐渐深邃,刘景双眸中倏然发出一阵红芒,却又在片刻后隐没。渐渐的,便感觉双眼有些炽热,仿佛燃烧起来了一般,热得他眼泪不自禁便流了出来。
所幸无事,刘景躺在床上,双目盯着天花板练起http://m.hetushu.com这个刚刚发现的异能来……
“不是!”刘景坚定的摇了摇头,转而说道:“三十……万!”
闻言,刘景状若痴呆一般,从自己裤兜里摸出那张早已没了几分钱的银行卡递给少妇。
即便是见过了一夜暴富,少妇也不由吃了一惊,诚然,开福彩网点的,诸如几万十来万的数额也算见得多了。不过那些都是买了几十上百张的,哪儿有像刘景这种,买个二三十张就中三十万的?
“啊……嗯……”
虽然不甘心,少妇却不得不当场兑奖。手中的扫描仪扫过彩票,确认是真的后,少妇这才对着刘景问道:“你有银行卡吗?”
而刘景下午则去了建材市场,没办法,门已经被他撞烂,只能换一扇了。
“又中了多少?”少妇漫不经心从电脑上移过了目光,就看到刘景已经疯狂到没了边际一般。
“如此简单的就多了三十万?”
房间里老旧的墙体四处都是斑驳,惹得刘景一阵阵皱眉……
“有钱了?多少?”
“老板,一张彩票不兑了,直接给我再来二十张!”刘景呼喝着,一副尝到了甜头的样子。
现在还是在上课和_图_书时间,刘馨会回来也不过是担忧着他的身体,这才买了一只鸡回来炖了吃。
可刘景随即又摇了摇头,看来这异能也不能乱用,单凭着刚才那一幕,便差点让他把持不住。如果来得更加激情四射如冠希哥……
又从那一堆彩票里选了二十张出来,刘景装作不经意般,将那二十张和自己余下的几张混在了一起。只是这次选的大多是没有中奖的,唯独两张也不过只够包个本而已。
“唉……看来我的好运气到头了。”
刘景那如守财奴一般的话语听在少妇耳中,却感觉好笑,心想这人还有点意思。
床上的两人还在不断的耸动,身下那个女人那双峰峦更是因为剧烈的耸动而不断摇晃。
“不刮了,等没钱的时候再刮一张。”
刘景一边说着,手中的彩票已经连续刮了十多张,却只能挂出两元五元那么多。
仿佛过了很久很久,刘馨终于松开了口,刘景才发现,刘馨眼睛略微有些红肿,先前咬着他肩膀的嘴唇上带着丝丝鲜血。扭过头时才自己肩膀上已经被咬出一个血色的牙印,此刻鲜血还在流,沁湿了单薄的T恤。
傍晚的时候便返校了,六七十平和*图*书方的房间里,如今又只有刘景一个人。
肩膀上传来的疼痛惹得刘景为之一怔,不敢挣脱,更不敢将妹妹推开。只能默默的忍受着,忍受着……
三根指头从刘景手上竖起……
“要不要换一套房子?”暗想着,又在片刻之后摇摇头,不过才尝到一点甜头而已。竟然就有点飘飘然起来,刘景暗自告诫自己:千万要低调……低调!
刘景正沉浸在透视异能的美妙之中,倏然看到这幅场景,也惹得他忍不住喷出鼻血来。下体更是在瞬间便起了生理反应。
炽热感让刘景下意识叫了一声,随之而来的,便是那厚达三四十公分的天花板被刘景一眼望穿。上面一张简单的木床,随着木床的晃动,床上的人也发出咿呀声……
后者接了过来,直接在电脑前一滑,分分钟,转账完毕。
和妹妹的温存只在片刻,有了钱,仿佛胆气了粗壮了许多。刘馨也不似先前那般害怕了,连做饭的心情都高兴了许多,一边哼着歌,一边切菜。
“馨儿!以后谁也不敢再欺负你!”刘景似是发誓一般,而事实上,他也确实是在发誓。连自己最亲的人都保护不了,身为一个男人还有何用?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