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异能初现
“睁开眼!”护士的声音不冷不热,这一个月来都是眼前的护士在照顾他,他已经习惯。
如是想着,刘景再次慢慢睁开了双眼,看着手臂依旧是这个样子,转眼一看,漂亮护士姐姐那张严肃的表情再次映入眼中。
秋露连忙醒转过来,正了正色,严肃着说道:“你的双眼恢复得很好,至少在我看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建议你再过一段时间来检查一下。”
“天啊!”刘景终于回过神来,一声惊呼,“我……我的眼睛竟然能透视!!”
屋子里陷入安静。
“这……这是怎么回事?”刘景吞了吞口水,吓了一跳,透过自己手臂,竟然能看到自己的骨骼,“我难道出现幻觉了么?”
2秒……
任何一个人看到自己的手臂里面的骨架都会大吃一惊,更何况是刚出了车祸的刘景呢。
即便是秋露凑近了看都看得不大清楚的那个E字,刘景却隔着老远http://m.hetushu•com,用一只眼睛都看得明明白白。
“秋露?”
双目再次费力的睁开,也许是刚才的惊鸿一瞥见到了一丁点光亮,眼睛倒也不那么刺痛了。刘景这才缓缓的舒展开了眉头,可是……入目的,依然是那……
“能再次睁开眼睛吗?”护士皱着眉淡淡说道,刘景这样她可没办法帮他检查。
双目再次往自己手臂看去,依然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的骨骼,这不是幻觉。这是真真实实的呈现在自己的面前。
视力表上满是不规则的E,刘景下意识划出了指挥棒顶端E的指向。
所谓的检查,也不过是测试刘景的视力,然后开上几副药而已。
挂掉电话,刘景忽然想起刚才那一幕,心头不由得微颤,忙抬头朝着面前的墙壁看了过去。
说着话,刘景睁开眼睛,入眼却是一片想不到的景色。
秋露正想得出神,拿着http://www•hetushu•com指挥棒的手也没了动作,惹得刘景轻喊了一声:“护士姐姐……”
“幻觉!一定是幻觉!”
刘景暗叹一声,却还是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道:“馨儿……我出院了。”
沉默只是片刻,之后便是一声简单的哦传来,电话里随即便出现了忙音。惹得刘景连连苦笑,自己这个妹妹还真是……一点都不给他面子啊!
“咕噜!”
刘景感觉自己的眼睛都要流泪了,就在他哑然失笑觉得自己傻了准备放弃的时候,眼前那堵墙变得透明起来。
“车祸……鲜血……刺痛……黑暗……”一个月前的种种回荡在脑海,因一场车祸,他双目失明。
转而看见的护士姐姐,穿着整齐的粉白色护士服,此刻正一脸严肃的望着他。刘景慌忙收心,耐心等待着护士姐姐的检查。
电话里传来一声冷淡的问候,即便是隔着电话,刘景仿佛也能感受到那和图书股寒冷一般,不自禁打了个颤。
“没事?”
“啊?啊!”
3秒……
说话间,秋露冰凉的手已经捧住了刘景那颗粽子脑袋。
护士皱眉,盯着刘景的目光满是疑惑,随即便看见刘景那双紧闭的双眼。
想到这里,刘景想起自己的妹妹,叹了口气,略微迟疑下,仍旧掏出了电话,“喂?”
“这算是正常现象吗?要不要打个报告给上面?”
随着那根指挥棒越来越往下,刘景却奇异的发现……自己也随着精神的高度集中,视力表上的所有E竟然都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刘景不禁想:莫不是自己穿越啦?有透视眼功能了?
秋露缓缓放下了病历单,转而走到刘景面前,“刘景,请放松一点。”
护士的声音将刘景的思绪拉了回来,下意识的哦了声,嬉笑着开口,“护士姐姐,我能看到了?”
刘景也陷入沉默,自从父母去世,便自暴自弃,打架,斗殴,抽烟,m.hetushu•com喝酒,和校外的小流氓混在一起,俨然成了校园的一霸。
“能看到么?”护士的声音再次从耳边传来,刘景吓了一跳,眼前回归黑暗,猛的看向一旁的护士小姐,下意识开口,“没事没事……”
“呵呵……”刘景笑了,盯着秋露眼睛说道,“原来是个外冷内热的妞……”
眼看着一张视力表就要见底,负责检查的秋露护士也渐渐的不淡定了。
刘景的吞了口口水,便看到小护士做到了马桶上。
此时,刘景却费力的皱了皱眉,感觉自己的双眸一阵火辣,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将其撕裂开。
说着话,秋露也在报告单上哗哗写下了检查报告,正欲走出观察室,却被刘景一把拉住。
刘景连忙收心,心知自己这绝对就是在电影小说中常看见的透视。片刻之后,目光终于恢复了正常,刘景精神却集中在了小护士左胸的胸牌上。
1秒……
“朝哪边?”
“啊!”秋露吓www.hetushu.com了一跳,她还是第一次看一个男人的眼睛这么出神,不由得俏脸微红,拿起报告单就朝着外面走去。
而在墙的对面一名小护士正缓缓将裤子褪下……
按理说来,经过了眼角膜修复手术后,患者的视力应该降低才对。再不济也是保持在原有视力范围,可……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秋露有些惊讶,讶异的看着刘景那双亮晶晶的眸子,仿佛那里充满了魔力,竟让自己舍不得收回目光。
这是怎么回事?我难道只能看见自己的骨骼?
目光继续往下……
10秒……
“秋露姐姐?!”刘景见秋露失神,这才忙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小护士递上了一个眼罩给刘景,让他戴上后,才抽出桌子上的收缩棒,转而指着挂在墙上的一张视力表。
护士在帮刘景拆着纱布,一股淡淡的香味飘进他的鼻中,让他不由得深吸了口气,小腹便生出一阵邪火。
“怎么回事?”刘景如是想着,双目渐渐无神。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