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元家三少
“这幅身体还真是差劲儿的要命,元力运转一个周天,竟然几乎没有增加,怪不得这么久了依旧卡在凝元境二重。”
对于这中年男子,元枫并不陌生。此人姓童名金,乃是元家花费大价钱聘请回来的教头,专门教授元家子弟习武的,据说现如今已经有了凝元境七重的修为。
元枫仰躺在软榻之上,双眼盯着屋顶,眼神飘忽。他已经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整整一天一夜的时间,而直到现在,他依旧难以消化脑海中多出来的记忆。
“慢慢来吧,所谓勤能补拙,等我伤势恢复了,就从头开始,加倍努力,我就不信不缺胳膊不少腿的,我会比其他人差!”
“小东?”看清来人,元枫不由得微微一笑。
“这样下去真不是办法,按照这个速度,就算我一刻不停地修炼,想要达到凝元境三重,怕是都要一年多的时间吧!”咂了咂嘴,元枫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现在的这幅身体太弱,而且基础也太差了,显然,以前的元家三少爷落下了太多的功课,留给他的,就是一个烂摊子。
一天一夜的时间,终于让他弄清楚了一件事情——他元枫穿越了。
“哼,今天就到这里吧,明日继续。”似乎因为少年们的态度有些气愤,童教头一甩手,当先离开了练武场。
“就是就是,活着也是丢人现眼,要我说这样的人就应该赶出家族,省的浪费修炼资源。”
刚刚在练武场外围站好,元枫就听到了少年们的谈论。听着一个个少年变着法儿的挖苦,他不禁有些无语。
就在元枫想到这里之时,轩窗外,一声声整齐划一的呼喝声突然传来,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呦呦呦,某人真是命大啊,跌落山谷都没摔死,命还真硬!”
刚一出门,练武场上便是传来了粗犷的呼喝声,远远看去,一个中年男子正在督促一群少年人练武。
一直以来都只能出现在小说电影里的情节,竟然真的发生在了现实当中,而且不偏不移的,就发生在了他的身上。
“嘶,好厉害,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武功么?可是和-图-书比电影里的假把式强多了。”见到童金亲自演武,元枫眼神大亮。对于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来说,没有什么会比强大的武力更有吸引力,尤其是对于他这样,一直都有着武侠梦,却从未真正见过武功之人。
“嘿嘿,三哥对我好,小东当然也要对三哥好。”少年的脸上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三哥,雪貂肉趁热才好吃,三哥还是快些吃吧,我也要回去接着吃了。”说话间一溜烟跑回饭厅方向,活脱脱一个小精灵。
他还记得,原本他正在大昭寺的宫殿里欣赏浮雕壁画,可突然间,墙壁上的野兽浮雕竟活了过来,并一口将他吞了下去。等到他醒来之时,便到了这个世界,附身在了这个同样叫做元枫的少年身上。
“雪貂肉么,还真是饿了呢!”
武灵武者,乃是武者当中的另类,他们天生就拥有超绝的天赋武灵,并且会在未知的时间觉醒。武灵有很多种,有兽类武灵,有植物武灵,还有一些更为特殊的器物武灵,而但凡拥有武灵的武者,修炼速度都是一日千里,战斗力也要强过普通武者很多,所以,只要有武灵武者出现,就会成为各大门派势力争抢的对象。
脑海中,一个模糊的影像不知道从何处突然间闪掠而出,这影像无迹可寻,但却真实可感,思绪间,影像已经从他的头顶显现出来,与此同时,八个大字不知通过什么方式,直接出现在了他的脑海当中。
半刻钟之后。
“还真是废物枫,啧啧,听说他前日想要博美人一笑,竟蠢到跑去黑枫林摘玲珑花,一不小心跌落山谷,这会儿,元家三少爷为红颜闯黑枫林的壮举已经传为佳话了。”
“修炼,想要改变这一切,唯有修炼。”
就在元枫刚刚靠近练武场,场上练武的少年们便是发现了他,见到他靠近,众人连童教头的演武都不再关注,纷纷看向前者,窃窃私语起来。
用了将近半刻钟的时间,元枫这才忍痛将元力运转了一个周天,可惜的是,整整运转一个周天,那一缕元力还是原来的模http://m.hetushu.com样,几乎就没有提升。
“这、这是……”
在原来的世界,他是一个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的孤儿,眼看着才要开始自己的人生,却不成想发生了这样的意外。不过这样也好,前一世的他无牵无挂,现在到了这个世界,全当是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了。
就在元枫刚刚将目光聚焦在中年人身上时,后者突然沉腰扎马,双拳如奔雷般舞动起来。顿时,他的拳头上一下子覆上了一层莹白色光芒,周遭的空气,都像是被引燃了一般,噼叭作响,而随着他的双拳开始舞动,整个的小广场,瞬间刮起了烈烈劲风。
这是一个谁的拳头大,谁就可以说了算的世界。如今的他只是一个凝元境二重的武者,而且还有伤在身,而对方一群人最差的都是凝元境三重的武者,这个时候反抗,显然是不智之举。
同样的姓名,让他对于自己这副新身体并不是十分排斥,而经过一天一夜的梳理,他也大致了解了自己这一世的身份。
在元家谁都知道,童教头性情怪异,凡事都是恣意而为,若是他不高兴了,什么人也别想影响他的决定。
“嘿嘿,走了走了,还是离这种混吃等死的人远一点儿,据说今早有雪貂肉吃,大家赶紧去饭厅,晚了怕是抢不到了。”……
众人的每一句话都落在元枫的耳中,而对于这些嘲讽,元枫只是摇了摇头,全当没听见。
“厄,不是吧!”
“嘭!”
元东,元家五爷的幼子,今年只有九岁,但却天赋初显,培元功已经入门,只待过了十岁,就要加入到晨练的队伍了。元枫的父亲是家主,事务繁忙,而他从小就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只有与父亲关系不错的五叔一家对自己还算照顾,平时,他去的最多的地方也是五叔那里。
当然,武灵武者十分的稀少,一万个武者里面都很难出现一个,整个奉天郡这么多年来,也只有一个武灵武者的诞生,而且就是在几年前。说起来,当初的元枫,还曾有幸见过那位方家的武灵武者施展天赋武灵,和*图*书印象还颇为深刻。
“你们的天赋都很一般,也不像武灵武者那般得天独厚,所以务必要倍加努力,只有勤练不辍,方可不断突破,现在看我的。”
“泡妞把命都搭上了,这可真是下了血本啊!”
在这儿晨练的,都是元家的直系子弟,说起来也都是兄弟,原本他以为这些家伙会看在自己受伤的份上高抬贵手,没想到这些家伙竟然变本加厉,把他受伤之事都当成了挖苦他的谈资,这样看来,他好像低估了自己不受欢迎的程度。
“嘿嘿,不管怎么说,这一世都是做了少爷,总好过前一世孤苦伶仃。”洒然一笑,他马上变得释然起来。
虽然以前的元枫不喜欢武功,但对于武灵武者,多少还是了解的。
“三哥,三哥!”
眼神一凝,他直接走向练武场一旁的一块青石,盘膝坐了下来。
黑山国奉天郡,清晨的暖阳尚未完全升起,整个小郡城笼罩在一片氤氲当中,宁静而又悠远!
记忆梳理到元家三少爷没有了思维的最后一刻,元枫终于停止了对新记忆的浏览,最终长长地叹了口气。
元家家主之子,第三代排行老三,含着金汤匙出生,但却天赋极差,十六岁的年纪,依旧停留在凝元境二重的可悲境界,被整个奉天郡称为废物枫,受尽了族人和外人的嘲讽。而由于走到哪里都不受待见,这位元家三少爷干脆放弃了自己,整天不学无术,自怨自艾,除了饮酒作乐就是游手好闲,可以说是一无是处。
临走前,他的目光瞥了一眼练武场外围的元枫,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武灵武者太过飘渺,我还是脚踏实地一些好了。”
然而,就在元枫看到雪貂肉的一瞬间,异变突生。
不管怎么说,他有着一颗不服输的心,绝对不甘人后就是了。
“啧啧,十六岁的二级武者,他还真的有脸活在这个世上,换了是我早就一头撞死了。”
嘴角一挑,他却也并不气馁。前一世的他在孤儿院长大,什么样的困境没遇到过?跟前一世比起来,眼下这点儿小困难,真的算不得什么了。
和*图*书枫错愕,看着头顶上方出现的兽影,他的心里先是骇然,不过随后便是陡然间激动起来。
“童教头只是普通武者,实力就如此了得,这要是换成武灵武者,不知道要强到什么地步?”
“咦?快看快看,那不是废物枫么?这家伙还没死啊!”
凝元境九重天,他现在还卡在最底层的第二重天,而跟他同龄之人,现在最差的也是凝元境三重以上的境界了。以前的元枫逆来顺受习惯了,但他不行。一想到自己要在嘲讽和挤兑中过日子,他打心眼里就十分排斥。穿越人士受欺负,那得多丢穿越人士的脸啊!
元家的晨练已经成为了传统,但凡年龄达到十岁的元家子弟,都要参与到晨练当中,曾经的元枫因为总是受人嘲讽,最是讨厌晨练,不过如今的元枫则是不然。还从来没有亲眼见过这个世界的武功,他的心里可是充满了期待呢!
来到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显然,修炼是必不可少的,曾经的他落后太多,想要搬回颓势,恐怕少不得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行。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修炼,平心静气,元家的培元功慢慢运转起来,马上,一缕元力便是从小腹处调动开来。
“晨练开始了!”
元东一边笑着,手里的白玉碗直接递到了元枫眼前。
“这样的废物,还不如直接摔死的好,活在世上也是浪费资源罢了!”
晃了晃脑袋,暂且将武灵武者的讯息抛到一边,他紧紧地盯着场中演武的童教头,下意识靠近了过去。
继承了元三少爷的所有记忆,对于修炼,他并不觉得陌生。很快,他就进入到了修炼的状态。
就在这时,一阵稍显稚嫩的呼声突然从远处传来,听到声音,他下意识转头看去,刚好看到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朝着这边跑来,小家伙速度不慢,手里还端着一个大号的白玉碗,说话间就已经到了跟前。
眼神一亮,他赶忙翻身下床,用没有受伤的右手随意地穿了衣衫,推门走了出去。
童教头离开,一众少年立刻放松下来,一个个路过元枫身边,故意大声地吵嚷道和图书
“都给我认真点儿,想要成为强大的武者,就要付出比别人多得多的努力,别看你们现在都是少爷,但若是成为不了强大的武者,将来一样要受人欺凌。”
“嘻嘻,三哥,听说你受伤了,小东特意从厨房拿了雪貂肉来给三哥补身子了。”
“哈哈,小家伙,还是你对三哥好。”接过玉碗放在一边,元枫伸手揉了揉元东的小脑袋,心里流过一丝暖意。印象里,元家这一代能够不嫌弃他的,似乎只剩下这个小堂弟了。
“哼,岂有此理,本教头辛辛苦苦教你们练武,你们竟然还偷懒,当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这小家伙!”目送着元东跑开,元枫对于这个小堂弟倒是越发的喜欢起来。
“荷!荷!荷!”
少年们的窃窃私语,自然逃不过童教头的耳目。脚下一跺间,童教头面色一沉停了下来。而听到他的怒喝,少年们纷纷神色一正,再也不敢交头接耳,全都老老实实地练起拳来。
一天前,这位元家三少爷为了献媚云家二小姐云梦尘,单枪匹马杀入黑枫林寻找玲珑花,却因为一时不慎跌落山谷,一命呜呼,要不是元家之人找去的及时,恐怕尸体都要被魔兽给吃掉了。
与童教头对视一眼,元枫点了点头,也是没有出声。说起来,这个童教头对他可绝对算不上好,没办法,以前的元枫不学无术,正是童教头最为讨厌的类型,没有刻意刁难他,已经是网开一面了。
“嘿嘿,这家伙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废物成这样,竟然还想追求云二小姐,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丢我们元家的脸。”
低头看向玉碗,满满的一碗莹白的雪貂肉,香气扑鼻,令人垂涎。雪貂,已经是入阶的魔兽,这东西的肉质鲜美,绝对是难得的佳肴,在奉天郡,哪怕是元家,都不可能经常吃得到。
“嘿嘿,兄弟?这就是我的一群好兄弟啊!”目送一众少年人离开,元枫的拳头,下意识攥紧起来。
曾经的元枫不在了,从今以后,他就是元家三少爷,元家三少爷就是他,再也不分彼此。
“吞天神兽,吞天噬地!”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