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死尸”楚青
“卡!”
楚青是重生着。
“死尸”楚青这才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伸了伸有些酸胀的身体,活动了下筋骨。
他睁开眼睛,有心想撩袖子不干了,但看到片场外那些肌肉满身,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保镖们,顿时就放弃了这个冲动的想法……
“我?”楚青指了指自己,直到此刻他都有些懵。
“卡!”
横店。
完美主义者伤不起啊……
“你这个反派是怎么演的,要凶,要凶狠,凶狠,看到了吗?要这样,你那叫什么?你那叫咧牙,我们是拍电视剧不是拍小品,要搞笑滚一边去!”
这次央视台斥资了三个亿就想打造出一部稍微有代表性,偏年轻人喜爱一点的电视剧,所以选了夏宝阳当导演。
“我!”
好吧,也许这是一条发家致富的门路,至少随手抄袭一些出名的作品让自己好好过一辈子是没啥关系的。
嗯,赵颖儿还真漂亮啊,穿着古装服,活脱脱像一个仙女一样……
终于,在夕m.hetushu.com阳落山的时候,终于喊了一句“CUT”。
发脾气?
幸好我只是个跑龙套的。
“死尸”楚青,此刻脑子正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样干躺着也不是办法,等下还要去旅游横店另外一处名为清明上河图的景点呢,如果再不过去的话,今天就玩不了了。
这个世界也有华夏,有米国,有好莱坞,大致东西是相同的,当然不同的地方更多,比如原先世界上的那些大明星一个都没有听到过,而且一些著名的作品也没有听说过……
就在楚青准备吃完盒饭回宾馆好好补一觉,然后明天好好旅游清明上河图这个景点的时候,突然旁边又传来一个声音。
算了,这戏,我不拍了。
楚青脸上露着无语的笑容躺在沙场上闭上眼睛。
“导演,选我!”
尼玛是五百多万!
“卡!”
是的,楚青是一个重生者,而且是从华夏穿越到这个和华夏有着高度相似,但和-图-书又不同的世界里。
“是,别看别人,就是你了,其他人散去吧,下次等剧组要演死尸的时候再招人……”
当然,楚青可不敢逆向人流挤出去。
“导演选我,我专业演了二十年的死尸,保证专业!”
《倾世皇妃》这部总投资三个亿的电视剧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前世的踩踏事件可是非常多,楚青不想刚一重生还没有弄清楚状况就嗝屁了。
著名作家?
“喂,你,吃完后过来。”
他敢确定自己拔腿就跑的话,这帮保镖绝对会过来狠狠地揍自己一顿。
“好,就你,你,你,还有你……过来吧……”
你不想活了,这可是名导,可是央视这种大电视台请来的名导!
赵颖儿是今年最火的大明星之一,听说每一集的片酬都是以十万来计算的。
可是楚青千想万想,根本就想不到自己会成为演员。
《倾世皇妃》的导演名为夏宝阳,是一位非常一丝不苟,甚至可以说是完美主义的导和-图-书演。
楚青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既然穿越了就穿越了呗,当然混吃等死这个愿望还是没有丝毫改变。
“你们别挤,一个个来,一个个来!”
楚青当然睁开眼偷偷地看着几百米外骑在马上的女主角赵颖儿。
演死尸就死尸吧,还有一顿免费的盒饭还有几十块钱可以领,今天旅游的饮料费算是有了,就在楚青闭上眼睛的时候,心里是这么想的。
被点到演死尸的那些人除了楚青外,其他都欣喜若狂,他们的表情就好像可以一步登天可以变成大明星一样。
“演死尸还缺二十位,你们谁过来?”
这也是一个门路,可以走一走,关键是还非常轻松,只要打打字当个文抄公就好了……
楚青则是傻乎乎地跟着这些“死尸”一同走进剧组,然后被安排到一处宽大的沙场上,披上衣服,演一个不会动的死尸。
权利巅峰?
五百多万?
“我是叫你哭,你眼泪了?你觉得你皱了下眼睛就算哭吗?重来和-图-书!”
楚青觉得这导演有些可恶。
楚青在领了五十块钱,然后吃了顿盒饭后,心里这么想着。
第一次当龙套演员的感觉并不好……
楚青原本以为演死尸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躺一觉就全部问题解决了,可是在躺在沙场上将近一个多小时后依旧没有听到导演说拍摄完成,或者结束之类的话。
楚青回头,只见是一个戴眼睛的青年指着他……
……
太累了,整天勾心斗角的有什么意思……
当首富?
这么多钱对此刻的楚青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演死尸的人,也应该算是演员吧?
看来在横店要混口饭吃很不容易啊,幸好我不是混这口的。
嗯,就算一集十万,而这部剧有五十集,特么的是多少?
等拍完这场戏,我一定要找赵颖儿要个签名,大明星的亲笔签名应该能值不少钱的吧?起码值个千把来块?如果有一张签名照的话,那么就更好了!
“赵颖儿,哭不能这样哭,要那样,看到了吗?那样http://m.hetushu•com!”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这个场景戏硬生生地从上午拍到下午,丧心病狂的导演犹如一个剥削农民的大地主一样,不断地在剧组里面喊着卡,卡,卡,而整个剧组的人都陪着导演不吃中饭挨着饿而且还不能发脾气。
“选我!”
“哦。”楚青点点头。
横店临时演员实在是太多,而且实在是太热情了,多到楚青一个过来旅游的游客被硬生生挤到了临时演员报名棚,然后他想挤出去喝口水的缝隙都找不到……
“等下帮忙帮我搬下剧组里面的东西……”
楚青穿着一件夹克衫,有些弄不清楚状况地被热闹的人流挤进了剧组,当他想要挣扎着离开人流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身体根本就不受自己控制了。
有必要精确到每一滴眼泪吗?
其实演员也非常辛苦。
算了,万一被打这乐子可就大发了。
太独孤了,而且楚青没啥野心……
2003年,秋冬交替。
于是楚青老老实实地继续躺在地上,安安分分地演着他的死尸。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