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成姑娘只觉得眼前发黑,然而到底在执法殿日久,已经熟悉了这几个家伙的德行,她挣扎着,最后努力地压制了想要一剑送奇葩们去死的想法,挤出了笑容,对四人充满了求知欲的目光视而不见,温声道,“时候不早,我们还是快些走吧。”
“就怕把你打趴下,你丢了面子。”魏无伤也缓缓地说道。
余下的三个人一同飞快地点头。
“那是什么?”
“门规?”相同的对话再一次重现了。
“你别说,”魏无伤脸上抽搐了片刻,这才问道,“叫我制符的,就是你家老祖啊!”会不会这么巧啊?
呵呵……
“同问。”魏无伤默默地举起了自己的爪子。
“神经!”魏无伤一点头都不觉得自己与这些神经病一个德行,因此做出了这样的一个结论。
“到时候你就知道厉害了。”成光便在一旁阴沉沉地说道。
“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修桐摸着剑,木然地问道。
“这玩意儿给你。”手中一翻,将烈火雷符丢给了凤安,魏无伤便往一旁一坐,皱眉道,“方才你与我偷偷挤眉弄眼的是做什么?”贼眉鼠眼的,一看就知道有鬼。
成嫣默默地呼出了一口气,率先向着辛织山的深处飞去,见她飞得笔直,魏无伤便感慨道,“真是老马识途啊。”
“只有筑基才能传送?”魏无伤便奇怪地问道。
“你会不会用词?”一旁的成庆似乎感受到了姐姐http://www.hetushu.com的愤怒,斜着眼睛,用鄙视的目光阴沉沉地说道,“这明明应该是老谋深算!”乱用成语什么的,最讨厌了!青年在心里忿忿地想。
前方女修的身形猛地一震,之后哆嗦了起来,背上的长剑陡然一声愤怒的剑鸣!
见她已然明白,凤安便不准备再说别的,只与她又在修炼之事上讨论了半日,这才留她一同在洞府中闭关。到了与修桐成嫣约定的那一日,魏无伤便出关,也不将凤安从闭关之处惊出,自己便化作一道流光,向着与二人约定之处而去。
“我是那样的人不是?”魏无伤便不客气地说道,“你放心,就算我死了,你们的秘密也暴露不了。”却还是心中为了凤安愿意将这样的大事告知自己而心生亲近。
“既然如此,我便原谅你不会用成语的错误吧。”成庆身上似乎在散发着黑气,阴沉沉地说道。
柔美的,温和的女修的脸,隐在阴影里默默地扭曲了一下,之后一抬头,又是一张温柔的笑脸,缓缓道,“是姐姐的错,我们快些走吧。”怎么办?真的很想干掉他们啊!
“那是什么?”成光也转头,用疑惑的声音问道。
“谁输了谁去跳天海崖如何?”魏无伤继续挑衅道。
“慢!”魏无伤陡然伸出手喝止了这青年想要把这死去的妖兽扔回去的动作,之后细细地看了这黑鼠一眼,便谴责http://www.hetushu•com道,“你怎么能这样浪费?”见这青年沉着脸看着自己,她便将这黑鼠一扯,在空中飞快地划开了这黑鼠的皮,卷巴卷巴放在成光的手里,又从这黑鼠的腹中抓出了一枚胆来,抛给了成光道,“这可是黑风鼠的胆,放到外头,至少八枚中品灵石!”所以说,没文化的修士,最可怕了!
“有时间打一场。”其中那成庆便看着魏无伤一身重甲,缓缓地说道。
“多谢了。”魏无伤飞快地把隐息佩戴在了身上。
“我觉得很失落啊。”凤安低着头很哀怨地说道。
凤安被戳中了伤疤,忿忿扭头。
“开山门?”成庆慢慢地转头,阴郁地看着自己的姐姐。
“你别担心。”见魏无伤揉额头,凤安便安慰道,“若是想要伤害你,老祖方才便发难了!他最喜欢有天赋的弟子,如今看重了你,或许还会在别的场合回护你几分。这个给你,”他见魏无伤将自己递过去的一个小木牌在手中把玩,便介绍道,“这是隐息佩,有了它,便是我家的族人,也闻不到你身上的气息。”
“你知道的不少!”修桐正放开了神识在寻找山中的自己感兴趣的妖兽,显然没有想过要笔直地向着炼心幻阵进发,闻言便满意地说道,“你很有用,我喜欢。”
“还得求你一件事儿。”凤安便扭着手指说道,“我家血脉的事儿,很少有人知道,你万不可告知他人,和_图_书否则,只怕我凤家会大难临头。”这样的鼻子,比什么寻宝鼠也差不多了,修真界什么样的修士都有,凤安只怕一叫人知道,立时便有人会打上门,掠了族人逼迫他们寻宝。
到了约定之处,就见修桐已等在此处。他的身旁,另有含笑而立的成嫣,与另两名模样有些相似的青年,那两名青年脸上都十分阴沉,双目开合竟有厉光闪动,显然不是善主。见魏无伤应邀而来,修桐缓缓颔首,成嫣便对她介绍那两名青年道,“我的弟弟,成庆成光。”又将魏无伤介绍给那两名兄弟。
“嗯?!”成光却在此时,陡然目中一道利芒,之后,向着脚下的大山冲了下去,许久之后,便是一声恐怖的嘶鸣,就见得瞬间那青年再次冲了回来,手中竟然抓着一只巨大的,浑身骨刺的黑鼠,翻看了一下,目中闪过一丝失望道,“没什么用啊。”
“不如找个时间,一同切磋。”修桐木着脸,摸着手里的剑说道。
“如果不是姐姐多嘴,我们已经走了。”成光阴郁着脸指出。
所以说,她是什么时候,与这些家伙混在一起的呢?
四个家伙,一同用炯炯的目光看住了成嫣。
“同问!”
成嫣眼看着四个好斗的家伙目中电闪雷鸣,默默地捂住了脸,觉得自己陷在这其中真是一个错误,无力地说道,“咱们还要快去快回,你们忘了,过几日就要开山门了。”
“不过,我们不常和*图*书来此地,不如先如今此中历练一番如何?”向着下方看了一眼,修桐便跃跃欲试地问道。
大家一同点头。
“这个……”成嫣似乎呆滞了,呆呆地说道,“那可是宗门最大的事情,大家都必须要出席,这是门规啊。”说起来,她是什么时候沦落到,与这几个奇葩凑成堆的呢?
“这到不是。”凤安便摇头道,“只是想要前往函元界的修士不少,名额只有那么些,因此每三十年,小空界就要有一场大比,前三十名可以前往函元界。那么多修士,若你不是个筑基修士,呵呵……”
听到此时,前方的成嫣终于无奈地转头,面对几个家伙兴奋得都开始浑身灵气涌动的模样,终于,望着远远的天边的云空,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凤安一脸你猜中了的表情。
“老实说,你既然不想叫我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问呢?”魏无伤从来不是个好奇心重的,闻言便不在意地说道,“修真界稀罕的事儿多了去了,莫非我什么都要问?”
辛织山的深处,已然是极为危险,别说几个练气期修士,便是筑基期修士闻之都会色变,只是眼前的几个修士,显然是有危险要上,没有危险创造危险也要上的一代杰出神经……修士的典型代表,统没有想过一旦遇到厉害些的妖兽要怎么跑掉,然而一想到要与妖兽厮杀,便十分地兴奋,一同用期盼的目光向着脚下那黑洞洞的山中看去!
“如今老祖什hetushu•com么都知道了,现在说还有什么用呢?”凤安也往魏无伤的身边一坐,抹了一把脸说道,“你这家伙,身上一股望舒灵花的味儿,觉得是暴露了!”见魏无伤一脸的不明所以,他便叹道,“忘了告诉你,我凤家的血脉中,有一种极为罕见的妖兽的血脉,能够嗅出修士身上沾染到了什么灵草的味道。”
魏无伤笑了笑,摸了摸这个清秀青年的头表示安慰,这才问道,“你真的不与我们进山么?”
“同喜欢。”看着魏无伤逼出了黑风鼠的精血,成光面无表情地说道。
“这还差不多。”凤安松了一口气,之后便好奇地问道,“你不问问我家的血脉?”
不过许久之后,见魏无伤只又抓出了一张符纸,抓紧时间制符,他便忍不住扭头问道,“喂!你知不知道,修桐为什么要此时进山?”见魏无伤抬头,他便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从身边抓了一个红白双色的古怪灵果,慢慢地咬了一口,脸上突然凝结了一片冰霜,哆嗦了一下,这才慢慢地说道,“再过二十年,又是可以传送至函元界的时候了,我想,修桐应该是想要在此之前筑基,赶上这一回的传送。”
“你的心上人也在里面。”魏无伤便提醒道。
“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魏无伤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过几日辛织山五宗就要大开山门收徒,”凤安哀怨地说道,“也就修桐那些无组织无纪律的家伙才会在这个时候跑到深山里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