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兵王崛起
第2章 混入敌营
两个护士见王军伟的模样,倒是也立刻住了嘴,没有再说话。
那红军“伤员”见屋里的红军队员都阵亡了,这才起来将捕兽夹子给掰开,一脸无奈地说道,“我阵亡了……”
“首长,刚刚蓝军的指挥部被狼牙特种部队端了,这次演习,咱们红军赢定了!”参谋长笑的眉飞色舞。
赵峰笑呵呵的不说话,谁都打过这样的憋屈仗,再说了,现实的战争绝对不会是势均力敌,虽然每次演习整的都跟在走过场,唱大戏,但是,不得不说,在某种程度上,军事演习也尽量模仿着未来战争的趋势。
一句话顿时将医生噎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军子,听说这次的红军的司令是赵峰……”战兵眸光一闪,眼中全是算计。
待看清楚捕兽夹子上被掰弯的锯齿,医生这才勃然大怒,“胡闹,简直是胡闹!”
“……”王军伟无语凝噎,寻思着这次演习会不会能留个全尸的问题。
张利国重重的哼了一声,“给我红军的军和-图-书队配置,我能打的你屁滚尿流!”
而此时,红军司令部里,赵峰跟张利国两人大眼瞪小眼。
“什么?这么严重!”那人一看“伤员”脚上的捕兽夹子,以及血肉模糊的脚踝,当即二话不说,连连让他们返回指挥部。
张利国四下打量了一眼,这才大大咧咧的走到大屏幕的跟前的椅子坐下,翘着二郎腿儿,顺手抄起被赵峰扔在一旁的游戏机,撇嘴道,“才两万多分,还真是手残!”
重在防守!
“敢不敢来票大的?”
“咱们这样……”战兵趴在王军伟的耳朵旁叽里咕噜了一会儿,直把王军伟吓的目瞪口呆。
张利国一边歪着脑袋打着游戏,一边不耐烦地说道,“边儿玩去,别跟死人说话啊。”
赵峰一个不小心落错了一个方块,整个局面顿时大乱,一阵手忙脚乱之后,却也未能挽回,游戏机上显示出“GameOver”。
“敢,怎么不敢,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汗www•hetushu•com!”
“大的?”跟战兵从小玩到大的王军伟不由得心里打鼓,“斩首?”
参谋长脸上笑容一僵,他也是听下面的人报告的,当初他还以为不过就是两个小兵误打误撞的进了他们的领地,谁知道,现如今,一个加强连都铺开了上山找了三天三夜,但愣是连根毛都没找着。
赵峰一脸不在乎的玩着手里的游戏机,一款非常古老的游戏,俄罗斯方块。
“你们是蓝军的?”医生不由得大惊,这才下意识的去查看那“伤员”的情况。
“不是说有两个生瓜蛋子摸进了咱们红军领地吗?”
王军伟眨了眨眼,一脸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嗯,知道,咱们一个院儿的。”
王军伟一听,连忙将背后的红军队员扔到了床上,由于动作过于粗鲁,立马招来了两个女护士的不满,“哎,我说你这个兵,哪有这么放人的,他可是伤员!”小护士不愿意了,撅着嘴训王军伟。
“我说老大,你这和图书何止是玩大的啊?你这是往死里玩儿啊……”
王军伟负责将那两个小护士给“解决”了,自然也收到了一顿“温柔的一掐”。
赵峰嘿嘿一乐,“我说,老张,你也别不服气,说实话,就这一仗,我们红军打的漂亮不?”
参谋长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赵峰点了点头,冷峻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之前张利国还耀武扬威的扬言要斩了自己是首,这下可好,倒是要看看他还怎么挂得住脸。
赵峰不由得一噎,顿时没了下文。
“那能算大的吗?”战兵一脸不屑的白了王军伟一眼。
“老张,怎么样?这仗打的服气不?”
“对不起,你阵亡了!”战兵面无表情的将匕首架在医生的脖子上,而后快速的将那医生的红军标志撕了下来。
在部队里,尤其是和平时期,军官提拔调动看重的大多数就是军事演习,别看这是一场演习,而结束之后,军队军官少不得进行一次大换血,作为这次演习http://www.hetushu.com的红军参谋长,他哪能不高兴!
战兵小心翼翼的贴到帐篷的门口向外张望,顺便侦查红军指挥部的部署,见没有任何异动,这才放下帐篷的帘子,掏出随身的匕首朝正在给“伤员”检查伤口的医生、护士走去。
王军伟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整个迷彩服更是被汗水打湿了,仿佛是从水里刚捞出来一样。
战兵冷冷的瞥了医生一眼,“他应该感谢这是演习,若是战争,我不会给他留着全尸。”
“来,赶紧把伤员放到床上!”紧随而来的一名医生连忙吩咐王军伟,身后的两个护士也是一脸忙碌的准备医疗用品。
直到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入了红军指挥部,战兵一边大叫着“医生,医生”,一边带着王军伟钻进了一处标有红十字的帐篷。
战兵的这招“苦肉计”虽然苦的不是他本人,到还真是发挥了不一般的效果。
想斩他的首,嫩点儿!
战兵笑呵呵的拍了拍王军伟的肩膀,“好兄弟,好样的!”
“老张呢?不是说蓝www.hetushu.com军的司令给斩首了吗?带过来了吗?”
操,斩首都不算大事儿,老大你能再装逼一点吗?
“兵哥,接下来怎么做啊?”
而此时,茂密的从里里,战兵背着一把八一杠在前面跑,王军伟则是背着那个“受伤”的红军队员在后面紧跟着。
赵峰叹了口气,将游戏机扔到了一边,白了参谋长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是啊,两个刚入伍不到半年的生瓜蛋子就能值得咱们红军铺开一个加强连的人去找,我这张老脸还真妈的挂得住!”
“甭说没用的,就说敢不敢?”
“哦,哦,正在来的路上,狼牙特种部队的人正往这边走呢!”参谋长连忙说道。
“那个,估计是在哪个鸟不屙屎的地方猫了起来吧,下面的人说了,就是两个刚入伍半年的生瓜蛋子……”
“干什么的?”越临近红军指挥部,拦下战兵盘问的红军纠察官兵就越多,战兵也不啰嗦,直接指了指王军伟背上的伤员,一脸焦急道,“我们连的人被捕兽夹子夹伤了脚,都快不行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