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兵王崛起
第1章 捕兽夹子
战兵勾了勾嘴角,慢慢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涸的嘴唇,双手紧紧的握住了手里的步枪。
只不过,以间谍的身份混入红军,这是不是违反演习规则了……
“操,死人还这么多话!”
“你要这个干啥?”王军伟一脸疑惑的看着战兵,两天前,两人在山里逃窜的时候捡到的,战兵眼睛咕噜一转就让他背着,但是却没有告诉他想干啥。
战兵将自己的蓝军标志撕下,而后贴上了红军的标志,王军伟也学着战兵的样子照做,心里也大概猜到了战兵的想法。
“兵哥,营长知道你又惹事儿,肯定是要给你处分的!”王军伟希望抛出“营长”来压压战兵,希望他能预计一下后果再行动。
王军伟认命的叹了气,觉得自己这次是真的上了贼船了。
清晨的光线斑驳闪烁,使得整个丛林镀上一层诡异的色彩。
战兵二话不说,按住红军的脚,将捕兽夹子夹了上去,动作简单、粗暴。
战兵一个利落的快步上前,勒住那人的脖子,冷冷地说道,“你死了!”
战兵一把将王军伟手里的压缩饼干抢了过来,而后,朝着红军扬了扬下巴,“去,把他身上的剩下的口粮都拿过来hetushu.com!”
“还愣着干啥,赶紧过来帮忙!”战兵骂骂咧咧瞪着王军伟,将步枪甩到了肩上。
那红军一听,不由得急了,“哎,得给我留点儿……”
此时天色刚刚放亮,丛林里的光线阴暗,但是战兵却也清楚的看到了眼前这三人的胳膊上佩戴的红军标志。
21军116师就划了这片山头演习。
“我操你妈!”最后一个红军士兵顿时红了眼,咒骂一声,一拳对准战兵砸了过去。
如火如荼的打了三天,红军依靠重火力优势几乎在一开局就呈压倒式局面,而负责此次尖刀任务的狼牙特种大队更是在临近演习结束还有半天的时间,将蓝军司令张利国斩首,演习一度陷入白热化。
面部受到重击,那人连哼都未哼一声就直接昏死了过去。
战兵一脸的理所当然,“能干啥,咱们去斩了红军司令的脑袋!”
“操,我说你们两个生瓜蛋子下手真狠啊,这可是演习!”红军看着一旁已然昏迷不醒的伙伴,怒气冲冲道。
“若不是演习的话,我还用得着给你把锯齿掰弯吗?他娘的给老子老实点儿,你现在是个死人!”
战兵冷冷的白了m.hetushu.com红军一眼,“死人用不着。”
随着脚步的慢慢逼近,战兵的心反而平静了下来,甚至还有工夫猜想眼前的这三个红军身上带没带口粮,饿了两天了,人肉他都不嫌弃。
远远的望去,一片绿色汪洋,危险而又神秘,却又参杂着一丝肃杀之气。
红军一脸呆愣的看着战兵手里的军牌,半天没换过神来。
战兵没有再搭理王军伟,而是掏出随身携带的军用钳子将捕兽夹子的锯齿掰弯,这才,面无表情的朝那红军走去。
30米,20米,10米……
虽然战兵将捕兽夹子脚腕处的锯齿都掰弯了,但是,强大的力量还是疼的红军呲牙咧嘴,“你他娘的有病吗?这是演习!”
战兵闪身躲过,迅速出拳砸向那人的胸口。
那红军士兵只觉得脖子一凉,低头一看,只见一把闪着冷光的匕首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说着,战兵朝那被自己一枪托捣的依旧昏迷不醒的红军走去,伸手在他的脸上一抹,整个手上顿时被鲜血染红。
一对三,是场硬仗。
战兵紧紧的趴在一堆茂盛的灌木丛中,一身迷彩作战服与灌木丛融合为了一体,以至于即使人走近了和图书,也不会发觉就在这株沾满露珠的灌木丛里会藏着一个人。
战兵回过头来看向王军伟背上的红军,半威胁半警告地说道,“记住,你现在是个死人了,若是敢违反规则,有你好受的!”
“操!”
战兵快速的将压缩饼干塞进了嘴里,吞的时候却是小心翼翼,饿了两天,肠胃正在跟他闹别扭呢,这个时候可不能狼吞虎咽。
“啥?”王军伟眼珠子差点儿没瞪出来。
墨绿色的丛林中一片寂静,擎天的巨大的植物缠绕在一起,根不分根,叶不分叶,遮天蔽日。
被王军伟背在背上的红军队员虽然一脸悲愤,脸上一闪而过的挣扎,却终是狠狠的瞪了战兵一眼,没再吱声。
“军子,把那个捕兽夹子给我。”
战兵抬脚踢了王军伟的屁股一下,“再废话小爷揍死你,赶紧背上!”
“我还怕那个?虱子多了不痒,怕个球!”战兵浑不在意的挑了挑眉毛,转身迈开步子朝红军司令部奔去。
“这批生瓜蛋子本事可不小,满山的搜查了两天还是没有个鬼影子,难不成还真插翅膀飞走了?”
“操!”另一个红军没有料到战兵会下这么重的手,咒骂一声,举枪就想射击,但www.hetushu.com是,战兵比他还快,还没等他扣动扳机,抬脚一脚将枪管踢飞,紧接着欺身上前,右肘狠狠的捣向那人的面门。
整场战斗,战兵制服三人也不过三十秒钟!
王军伟目瞪口呆,“用这个?斩首?”
王军伟虽然疑惑战兵为啥要那个东西,但是,从小就听惯战兵命令的他还是老实的从背包里拿了出来。
蓝军、红军都打红了眼。
战兵转身回来将鲜血涂在了那红军被捕兽夹子夹住的脚腕处,乍一看鲜血淋漓的让人头皮发麻,而后歪着脑袋看了一会儿,这才拍了拍手,呲牙笑道,“好了,像那么回事儿了!”
“闭嘴吧,几个生瓜蛋子都逮不着,这次演习结束,团长肯定活剥了我们的皮……”
只听“刺啦”一声,还没等那红军反应过来,他右胳膊上的军牌已然被战兵撕了下来。
“什么演习,这是战争,这都不懂,还他妈的老兵呢。”战兵一脸不屑的白了红军一眼,直把红军气的干瞪眼。
那红军下意识的抬手抵挡,却觉得砸在胳膊上的仿佛是一只大锤,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后连退好几步,整条胳膊更是立刻肿了起来。
战兵站起身来,冲着王军伟努了努嘴,“背上!”和图书
等三下五除二的将红军身上的装备、口粮都搜罗了出来,王军伟这才一屁股坐在地上,作势撕开压缩饼干,张口就要咬,“操,可他娘的饿死了!”
王军伟嘿嘿一笑,抬手扯掉身上的草叶,大跨步的朝一脸垂头丧气的红军走去。
王军伟不敢再问了,摸了摸被战兵踢疼的屁股,背上那个红军,就跟在战兵的身后。
那红军队员看着战兵手里的捕兽夹子心里打颤,身子下意识的往后退,一脸警惕道,“你要干啥?”
王军伟眨了眨,“你这是要干啥?”
就在这时,战兵猛的跃出了灌木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起手里的步枪朝着眼前的那人捣了过去,只听“砰”的一声闷响,那人的整个鼻梁都被打塌,闷哼一声飞了出去,而后口鼻窜血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一句话顿时将那红军堵的没话说,只能瞪眼看着笑的呲牙咧嘴的王军伟将他怀里的压缩饼干掏了过去。
而就在这时,战兵的身后站起一团灌木丛,率先映入眼帘就是那一排明晃晃的小白牙,“都死了?”
战兵在这里一动不动的已经趴着两天了,满脸的墨绿色迷彩看不出本来的面貌,但是,一双黑黢黢的眸子闪动着锋利的精光。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