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任务有点难
“奖励未知,惩罚未知,什么破系统!”周兴“看”着脑海李系统面板的任务提示,忍不住咒骂了一句。
看到鲜红色的字幕重新恢复金色,周兴抹了一下额头的冷汗,心有余悸,随口一说就要让他生命自我毁灭,要是不小心答错了,小命岂不是要交代?
看着系统简短有力的回答,周兴登时无语,感情系统是用这种方式来淘汰宿主的,照这种模式来判断,主线任务没有让他失败多次的机会,失败了一次也许还会影响下一次主线任务。
“是二班的周兴!这小子是在搞恶作剧吧!要不要告诉老师!”
“他是高三的吧!估计被高考的压力搞得精神崩溃了!高三果然太可怕了!”
“任务经常失败的宿主不是好宿主!”周兴的话音刚落,脑海中立即浮现一小段金色字体回复道。
“宿主,等你习惯强制学习状态,系统会提供一个三天附加状态的体验,希望你珍惜这个机会!”周兴的话音刚落,一排金色字体浮现出来,不情不愿地透露道。
www.hetushu•com拟考卷涉及高一到高三的所有知识,要让他一个平时考试都垫底的学渣每科都考及格,就算不吃不喝,仅剩七天的复习时间哪里够用?这个任务对周兴而言根本不可能完成。
“快告诉老师吧!这人好像疯了!”
想到这里,周兴脸色一白,瞬间感觉到自己正被一股死亡阴影笼罩着。
“宿主,大科学家辅助系统将帮助宿主成为一名伟大的大科学家,请不要对本系统怀有敌意!”周兴话音刚落,一排金色字体从他脑中浮现。
“喂,你没事吧?谁要谋杀你啊!要不要我帮你报警啊!”
“怎么会能这样,为什么别人家的系统都有抽奖什么的,而你什么帮助都没提供,任务难度却这么大,你这是在变现谋杀我!”周兴面色惨白,突然停下脚步,绝望地大喊起来。
“是的!你有什么问题?无关内容不要打扰本系统!”一排金色字体立即从周兴的脑海凭空出现,缓缓消逝而去。
一排金色的字体从周兴的脑海m.hetushu.com凭空出现:强制学习状态暂时解除,请宿主补充能量。
(任务提示:未来将成为一位大科学家的宿主怎么可以是个弱鸡学渣!开始努力吧!少年,先定个小目标:模拟考平均分达及格线!)
“宿主,系统分派的任务分为:主线任务,支线任务,突发任务,声望任务……等,任务失败:剥夺宿主—五感,器官,健康,寿命……等,任务成功:奖励宿主,智力,技能,知识,书籍……宿主第一个任务:学渣的逆袭:为主线任务,相关的处罚和奖励需等待任务结果核计,任务失败后果非常严重,任务成功奖励丰厚,请宿主努力完成任务!”周兴的话音刚落,一连串金色字体从他脑海不断浮现。
这个系统太坑爹了,周兴满脸哀容,看来这辈子是摆脱不了这个破系统了。
“宿主,你情绪不对,建议你稍加冷静!本系统不会发布你无法完成的任务!”金色字体凭空出现在周兴的脑海,劝慰道。
“明白!系统绑定解除程和*图*书序取消,宿主你还有什么疑问?”
“喂,周兴,你怎么了!是不是玩游戏玩上头了?”
周兴一阵恍然,从专注背单词的状态清醒过来。
“以我的成绩,这个任务是一点完成的希望都没有,你让我怎么冷静!”周兴愤怒地大喊。
周兴不敢再提解除系统的事,试探性地问:“任务失败的惩罚是什么?任务成功的奖励又有什么?能说说看吗?”
“任务:学渣的逆袭,任务完成条件:宿主模拟考平均分不低于:60分,任务奖励:未知,任务惩罚:未知!”
“系统你是有意识?可以回答我的问题?”看到突然出现的文字,周兴吃了一惊。
“看样子是疯了啊?他会不会突然打人啊!”
饥肠辘辘的肚子正催促着他进食,然而,饭点都快过了,食堂的饭菜估计没剩多少,周兴不敢耽搁,冲出教室直奔学校食堂而去。
十几个学生远远地围着周兴,议论声不断,学生们纷纷顿足观看,围观人群越聚越多。
“宿主,你用意识想就可以跟我交流,不必把和-图-书话说出来,不要暴露本系统的存在!”一排金色的字体突然在周兴的脑海中浮现,警告道。
还有七天时间就要模拟考了,以他目前的成绩,除了语文有自信能考及格,其他科目周兴一点把握都没有,这个任务的难度不是一般大,就算临时抱佛脚也来不及了。
“没有提供任何帮助就发布这么大难度的任务,跟谋杀我有什么区别?”周兴阴沉着脸,破罐子破摔地大喊。
“我勒个去,是你赖上我的好不,我才不稀罕打扰你呢!”看到金色字幕,周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我靠!这家伙是不是疯了!”
“本系统已经与宿主绑定,宿主生命尚未终结无法解除!宿主是否进行生命自我毁灭?”周兴的话音刚落,一排鲜红的字幕从他脑中浮现,字体鲜红,醒目,充满危险的气息。
看到周兴独自一个人在哪里大声的自说自话,好像精神失常似的,围观的学生们不由纷纷紧张了起来,议论声越来越大。
“附加状态的体验机会?”看到系统的提示,周兴面露惊奇之色,和图书整个人登时安静了下来。
“咕噜,咕噜。”一阵饿鸣从周兴的肚子响起。
“……”
此时,周兴正赶往食堂的路上,突然停下脚步,独自站在那里疯了似的大喊大叫,有些精神崩溃的样子,吃完午饭,陆续走出食堂的学生们,一个个躲得远远的,惊恐不安地看着他。
“不不!系统继续绑定,不要解除!”一看到鲜红的字幕提示,周兴面色巨变,吓得大叫起来。
正午时分,阳光炙热。
模拟考平均分达及格线,还有七天就要模拟考了,这个任务的难度不是一般大。
“吓我一跳,他是怎么了?谁要谋杀他啊?”
“……”
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12:45
空旷的楼道一股热风凭空吹起,吹动教室的窗户和门。
“不是吧!任务失败,剥夺器官,寿命?你是人贩子吗?怎么可以这样惩罚我?”周兴大吃一惊,惊恐地问。
高三二班的教室内,周兴拿着英语课本,专注地背着英语单词,一滴滴汗珠从他的额头,双鬓不断冒出,滑落,稚嫩的鼻尖布满了细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