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天国学堂
第六十三章 一道光
“哦……只是想要感受一样被哥哥背下山的感觉。”
秦北洋无奈地背着她,一直走到岚山脚下,渡月桥头。正月初二的天已蒙蒙亮了。
“你是火,我是光。”
老婆婆的声音就像锯木头,跪坐在阴暗角落,满头白发,脸上布满褶子,牙都掉光了,穿着江户时代的和服,挽着那时候的发髻,仿佛古画里下来的人物。
“十二岁。”
“耶!”光毕竟是小女孩,扯着秦北洋的裤腰带说:“哥哥,带我进去玩玩好吗?”
怪不得这女娃性情乖张,不好相处。秦北洋真想立即把她放下走人。她将两只小手缠绕着他脖子:“你可不要扔下我不管啊!是你让我的脚受伤的。”
“你可真是个恶女孩!”
“ひかり。”
光站不起来。秦北洋帮她查看脚踝,看不出毛病,光光地裸露在雪里。日本人冬天把腿露在外面是老风俗了。
日本人轻生死,动不动就要自杀、殉情,故而打起仗来也不要命。秦北洋不杀女人,不杀孩子,更何况女孩子!他收起唐刀,带着九色一走了之,将小女孩独自留在竹林里。
“我父亲说,支那人,愚蠢,自私,懦弱,不讲卫生,一年都不洗澡,还是胆小鬼。”
“那你是坏人吗?和*图*书
看到秦北洋低头靠近她的脸,女孩却听出他发音上的破绽,皱起眉头后退:“等一等,你不是日本人?”
“喂,你多大了?”
这片雪中的墓地,隐匿在民宅小巷深处,像个小小的天井。门口有块石碑,刻有“阴阳博士安倍晴明公嵯峨御墓所”。
“哎呦!脚疼!”
前头出现两个警察,光趴在他的肩上说:“快点走!他们是来抓我的!”
“嗯,路过嵯峨野,就想来看望安倍晴明。”
光用了“欧尼酱”这个词。
秦北洋将她背到自己肩上。小女孩份量不沉,丝毫不成负担,九色还在前头引路。
“没有,我是偷偷从家里逃出来的。去年,母亲死了,父亲新娶了继母,我讨厌他们。”
她该有八十岁了吧?甚至一百岁?老婆婆在前头引路,像龙虾佝偻后背,比十二岁的光还矮,几乎只到秦北洋的腰间。九色跟在最后,穿过一道幽暗长廊,空气弥漫某种腐烂味……
毕生难忘的日子,以后许多个日夜,她会梦回大雪中的嵯峨野,见着鲜血淋漓的夜色,见着武士亡魂,见着被鬼面盔甲烘托出的少年与兽。
秦北洋没见过这么毒舌的小女孩,看着她阴惨惨的目光,从长hetushu•com柄伞里抽出三尺唐刀。原本只想吓唬她,但这女孩性情刚烈,高傲地仰起脖子:“你砍我吧?我并不惧怕死亡,父亲说得没错,你们支那人最野蛮了。”
“你的名字?”
一路狂奔,回到野宫神社的竹林。秦北洋用衬衫衣角擦净她的脸,石灯笼氤氲的光里,日本人常见的细长眼睛,泪水在眼角滚动两圈,如珍珠滑落腮边。他脱下自己的学生装,包裹在女孩衣衫单薄的身上。
走出安倍晴明的墓所后门,又见到一块招牌,意思是“妖怪博物馆”。
“你叫我什么?”秦北洋看着她细长的眼睛,“你有哥哥吗?”
“我不是。”
“纳尼?”
墓碑石上,有颗大大的五芒星——这是安倍晴明的标志,阴阳道的祈祷咒符,象征宇宙万物阴阳五行之无灾无邪。
“你胆子真大!”日本也有很多黑社会,秦北洋忍不住说,“像你这样的小女孩,不怕被坏人卖到妓院吗?”
“你发誓!”
“安倍晴明大人在世时,风姿绰约,遗世独立,远离繁华喧扰,独居桔梗庵。他的墓所选在岚山脚下,嵯峨野旁,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在他守护一生的京都,从平安时代至今,已www•hetushu.com近千年了啊。”
“因为我会这么告诉警察的!”小女孩嘻嘻一笑,“你是支那留学生吧?要么关进监狱,要么赶回支那——你自己选吧,警察是相信我的话,还是相信支那人……”
秦北洋这才发现,小女孩可以自己行走,脚踝并无任何问题。
刺刀近在眼前,差点刺穿眼球。她跟着他与它,弯腰逃上山去。身后接二连三的枪声,子弹擦着耳边,心脏要跳出喉咙。少年拽住她的胳膊,手指头几乎勒进肉里。
看着小女孩一本正经的表情,秦北洋刚一抬头,就见到一块墓地。他在唐朝古墓中出生,在皇陵地宫中长大,看到坟墓就有莫名的亲切感。
女孩说了三个音,为确认没听错,秦北洋用树枝在雪地里写了一个汉字——光。
“多么可爱的狗狗啊,也请一起进来吧。”
秦北洋被这道光牵着鼻子,慌不择路地跑向岚山侧后方,躲入一片密集的民宅区。
刚在雪中走了几步,一回头,小女孩骨碌碌滚下山坡。
“他们会以为你是诱拐小女孩的变态!”
秦北洋是真的不会,说话声音都在发虚。
秦北洋下去救她,九色跟着一群滚落,浑身沾满雪球,变成大白狗。名字叫光的女孩,看到这头幼兽就和_图_书笑了,抱着它简直要骑到背上,才被秦北洋拽下来:“喂,这可不是被你骑的马!”
“嗯,我家就是开妓院的。”
“支那人?”
说得好像这位大阴阳师还活着似的!阴阳师,源于中国诸子百家,齐国人邹衍的阴阳五行学说,万物生成法则。阴阳五行传入日本,演化为阴阳道。天皇设立阴阳寮,成为官方信仰。阴阳师须懂星宿、相面、测位、占卜、画符、念咒、幻术,驱邪除魔、斩妖灭怪。上到皇室公卿,下到贩夫走卒,都离不开阴阳师。
“好,我发誓,如有违背,立刻像武士剖腹自杀。”
“送你回家不好吗?”
“有,在我小时候,他死了。”
光兴奋地鞠躬,脱了鞋进去,北洋拽着九色说:“它也能进去吗?”
“谁说不会?”
“对不起,我只是故意气气你。我答应你,再也不说那两个字了。”
她顿了顿说:“东京。”
她像骑马一样拍着秦北洋的脑袋:“快带着我跑啊,被警察抓到就完蛋啦。”
听到小女孩的嘴里,竟蹦出“西那进”,秦北洋面色阴沉:“我不知道什么是支那?我是中国人。”
“原来你是装的?”
“你一个人从东京离家出走到京都?”
“看妖怪?”秦北洋对“妖怪”也颇为和图书好奇,难道还有比镇墓兽更妖怪的存在吗?九色却咬着他的裤脚管,提醒主人不要进去,他蹲下来说,“九色,我们进去捉妖!”
“东京?在京都有家人吗?”
“光……很好听的名字!”
“嗯,我从家里偷了点钱,想来京都看看。”
光大声叫起来,简直要把坟墓里的阴阳师吵醒了,秦北洋堵着她的嘴巴:“小声点!真是安倍晴明的墓吗?”
“喂,你要是再敢对我说‘支那’两个字!我就揍扁你。”
“你不会打小女孩的。”
走进这座日式房屋,虽说是博物馆,门脸却毫不起眼。一大清早,恐怕还没开门。正要离开,门缝里传出个老婆婆的声音:“弟弟、妹妹,欢迎光临妖怪博物馆。”
“谢谢救了我。”
子夜的雪籽,穿过树冠的缝隙,细密地落上秦北洋的睫毛。女孩头靠他的脖子,发丝摩擦耳垂,呵出热气,宛如秋霜贴着毛细孔。
“安倍晴明大人的墓所!”
小女孩不过十一二岁,声音虽细,语气却不卑微,反而有种居高临下的气势。
光说得半文半白,用词文雅隽永,不是普通小女孩所能说出口的。
民国八年,日本大正八年,西历1919年,农历正月初一。
“我不是。”
“你家住哪里?我送你回家。”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