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衰地竭
第008章 武曲下凡(二)
“我去!”她的话让围观的候选者们炸了锅。
“请!”洪熙绝猛地一抬手,朝麟台峰一指。
“真的!”他的话不但让月锦筱和她的师侄白媚惊喜交集。一直在关注他们对话的各位麒门宗主和星命少年们也忍不住竖起了耳朵。能够让月锦筱如此重视的剑客,谁都起了无比的好奇之心。
“此人已死……”昨天才来麒门的美少年喃喃地念着这个名字,他感到自己拳头一阵阵发热,就要控制不住了。每当遇到一个他渴望击败的对手,他都会有这个感觉。自从十二岁登入拳道的殿堂,孤身打上武门千层傀儡阵第十九层,他已经有一年没有这种饥渴了。他是注定成为天下第一强者的人,在他的宝座之侧,又怎能有他人安卧。那个家伙,他的死期到了!
“你你你……”洪熙绝感到舌头打结,头疼欲裂。
“是啊。这是他的笔名,我想要找到他的真人。这本书是麒门授权,经由乾堂书局出版的,我想你身为堂堂麒门剑宗宗主,必然知道这个人是谁。”少女满怀期待地望着洪熙绝。
“笑话!”洪熙绝厉声喝了一句,“你以为你的剑法可以帮你度过一切难关吗?你可知道江湖之中有多少天才横溢的英雄豪杰?你可知道雁之大陆有多少胸怀异志的枭雄霸主?你可知道人心险恶,世道艰辛?你以为凭你一和*图*书把剑,就可以荡清凡尘吗?像你这样青葱无知之辈,在江湖上打个滚的功夫已经死了一百次。在这场大赛里,你能够混上一个力挽狂澜的命格,就该偷笑了!”
“哇——”她身边的芝族女孩已经陶醉了,“小师叔,这就是天作之合吗?哎哟,羡慕死师侄我了,你也给我找一个这样的好吗?”
“洪师兄,你看起来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耶。”少女悠闲地抚弄了一下她凤凰翎般的长辫子,脸上露出一丝傲色,“不过你千万不要误会。我来麒门可不是来拜年的。我的师父是朱雀双花,当年和麟台祖师也是平辈论交。你我分属同辈,道左相逢,打个招呼是客气,擦身而过是本分。我对你可是够客气的喽。”
“也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剑法。”月锦筱飞快地接口。
“使完这套剑法的话,剑客本身也会……”洪熙绝遗憾地摇头。
“啊——嚏——!”站在两人中间的沙族少年猛地打了一个喷嚏,浑身嗖嗖发抖,“为什么我忽然会有江湖险恶的感觉呢?好奇怪啊!”
“哼,那好,让我告诉你一件事。”月锦筱昂起头,脸上露出骄傲的神色,“我来麒门,就是为了夺冠来的。我的剑从来不会让我失望。”
“我向你保证,整个麒门,只有我知道他是谁。”洪熙绝慢条斯理地说www•hetushu.com
“你!”月锦筱气得叉起了腰。
“好,说到狂傲,你果然天下第一。不过就不知道你的剑是否配得上你的脾气。”洪熙绝冷冷地说。
“找到他做什么?”洪熙绝隔了很久才终于抬起头,如梦初醒地望着少女。
“你千里迢迢到麒门,就是来显示一下你的辈分吗?”洪熙绝眯起眼睛问。
“我的天啊……”听到她的话,和她一起来麒门的芝族女孩此刻仿佛刚从昏睡中苏醒,猛地抬起头,杏眼圆睁,“小师叔,你怎么不早说你来麒门是求偶的?”
“谁会起这种丧门星般的名字。又是什么愤怒少年无病呻吟出来的东西。”洪熙绝冷哧一声不耐烦地翻开剑谱,一页页地看着剑谱上的招式。随着书页的翻动,他的脸色渐渐变得凝重严肃,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哇!大八卦,大八卦!女武曲星月锦筱来麒门,居然是来找她的初恋情人。赶快赶快!”灵霄将这一行字飞快地写在一张附了灵力的符纸上,然后将这张符纸折成一只纸鹤,一把丢向空中。这只纸鹤低鸣一声,张开纸质的翅膀,轻轻一扇,嗖地划空而去。
“我要找他学剑。”少女忘形地大声说,“我要学会他那种天马行空般的剑招,我要学到他收放自如的控剑手法,我要像他一样写出如梦如幻的剑法。我和*图*书想要走进他的世界。”
“啊哈哈,力挽狂澜的命格,那都是为失败者准备的。命有天星的人,永远不会让天下有什么狂澜横行。只要我出手,一切都会在失控之前被解决!”月锦筱傲然说。
“嗯?此人已死?”洪熙绝拿过剑谱,看了一眼作者署名,微微一愣。
洪熙绝绷紧了脸庞,费尽一切力量才终于忍住了奔涌欲出的泪水。他抿着嘴唇,强自镇定地将剑谱递回月锦筱的手中。
“这是一套很危险的剑法。”洪熙绝干哑着嗓子说。
洪熙绝的眼皮一跳。平辈之礼。一个年方十七的少女,现在居然向他行平辈之礼,这让他感到几十年在江湖上威福自重的生活全都白瞎了。
“如果你有本事在这场大赛中夺得神命天星的命格,我自然会把他的名字告诉你。”洪熙绝冷淡地说。
“哼,麒门洪熙绝。”洪熙绝冷哼一声,一甩袖,草草回礼。
“他是谁?”月锦筱急切地说。
“咳咳咳……”一同来迎接这位小武曲星的大赛评议会委员们都低下头捂住嘴拼命咳嗽,生怕洪熙绝发现他们偷乐。而旁观的各派候选者们却肆无忌惮地爆发出一片恶意的笑声。
“哼……”洪熙绝在脑子里翻了天大的白眼,“我的确知道这个人是谁。”
“哼!”美少年身上涌起的杀气被青铜少女敏锐的感觉到了。她厌恶地看m.hetushu.com了千骄一眼,对于一个杀人成性的女孩来说,有另一个人身上出现杀气,这等于是另一只猛兽进入了她的领地,这让她感到很是不爽。这个家伙!她阴冷地看了美少年一眼,心里默默地盘算在什么时候把他干掉,丢进九重天瀑,毁尸灭迹。
女武曲星捧着手中的剑谱,步履轻灵地走到洪熙绝的面前,轻轻一个万福:“落月留香阁月锦筱,幸会。”
迎客坪上所有人的目光都下意识转向麒门剑宗所在的方向。麒门剑宗的宗主用鹰隼一般的目光注视着缓步走来的女武曲星,手指轻轻捋着颌下的白须,眼角微微跳动。身为麒门剑士之首,他对剑气的感应比任何都强烈。他可以清清楚楚地感到,这位扎着凤凰翎的少女,身上孕育着无与伦比的强悍剑气,那是一种足以碾压一切的力量。
“哼!”月锦筱傲然昂着头,带着师侄白媚大摇大摆地朝山巅的七宗院走去。
“当然不是啦。我特意来麒门,是为了找一个人。”少女说到这里将手中的剑谱双手呈上,“就是写出这本剑谱的人。”
如果将这套剑法真正使出来,在第十八招剑法使尽的时候,他的内力会被剑法耗干,油尽灯枯。但是身为一名剑士,洪熙绝知道,一个真正的剑客在使出这样一路剑法的时候,是无法不把它一口气使完的,当剑法使尽的时候,也是剑客和-图-书走到生命尽头的时刻。这不是写给活人的剑法,这是写给死人的剑法。不,更确切地说,这是写给他的女儿洪灵舞的剑法。
“洪师兄是剑宗宗主,应该看得出来作者身上的才华。只有惊才绝艳四个字可以形容。我来麒门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找到他。”少女说到这里,语气越来越激动。
“夕华染霜花,层林浸秋霞,剑落斗圣影,零丁西天池,银鱼出血海,曼陀镶朱鬓,丹唇印重山,红烛照美人……”洪熙绝的手颤抖地划过剑谱中一页页美仑美奂的剑式图标。围绕着残阳、血枫、西山、晚秋而起兴的剑法,张扬奔放,慷慨激昂中蕴含着将逝的感伤。这样汹涌奔腾的才气,这样不顾一切的狂放,只有一个人才能写出这样的作品。九岁时的隋枫。天才横溢,狂放恣肆,无法无天的隋枫。不,光是那时候的隋枫还不够,那时候的隋枫还不够疯狂,不够绝望。只有在绝望和自责中度过了八年时光的隋枫才能写出这样的剑法。
“……”月锦筱新月般的丹凤眼眯了起来,“你想怎样才肯说?”
“不,如果用特殊的吐纳之法,再依靠特制的剑器,我可以把这套剑法完美地使出来。”月锦筱傲然一笑,“这个世上,也许只有我才能将这套剑法完完整整使出来。我想,写这套剑谱的人一定知道我能做到。这套剑法,是他特意为我而作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