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衰地竭
第007章 武曲下凡(一)
不知过了多久,隋枫终于从奋笔挥毫的疯狂中清醒了过来,目瞪口呆地看着书桌上的画纸。
“小师妹,昨天你没来找我,你是不是已经原谅我了?”隋枫的声音低沉柔和,犹如晨风。
陵园的树林里,一个神秘的身影忽然冒了出来。他静静等着隋枫离开了陵园大门,然后快步走到洪灵舞的墓前,从火盆里抢出几乎燃烧殆尽的画纸。他凝神运气,画纸的灰烬在空中排成一排,重新拼接合并成了宣纸的外形。
他四肢着地,爬到墙角,将这些纸团重新捡起来,双手一分,想要将它们撕成碎片。但是,他努力了几次终于放弃了。他将这些纸团重新展开,叠成几折,揣入怀中,推门出去。
“对了!”他忽然想起一件事,“今天就是大赛的日子,我就要成为神命天星。也许我就要来找你了。我……”他的眼圈一红,“我好想你,我好想回到过去……对不起……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不要原谅我,我不配。”
他再次创造出了一套剑法。但是,今天这套剑法和以前的不一样。今天的剑法主题不是扑火的飞蛾,已近夕阳的黄昏,即将凋零的秋枫,不是西山、落日、晨霜,不是那种转瞬即逝,即将消亡的东西。这套剑法里包含着整个星空hetushu.com,永恒的,不灭的,神幻的,悠远的星空。这里面没有毁灭,没有将逝,没有朝不保夕,只有无边的梦幻和神性。
隋枫将怀中的画纸一张张铺在火盆里:“我知道你一定是又想要我写的剑法了。从小你的剑舞就是最美的,只是没人为你写出让你尽兴的剑法。在那边你一定也不能尽兴。希望我写的剑法能够让你稍微舒爽一点。”
因为今天,就是神命天星的甄选大赛。而他的宿命终于到来。师父说,他应该是神命天星,是最终要拯救天下的救世主。你不可能救回整个世界而须发无损,也就是说,他很可能会为此献上生命,这是师父的预测。他很心安。早该如此,早应该这样。他早就该死了。生命早已经在小师妹被自己害死的那一天停止。之后的每一天,对他而言,都是黑白色的。他活得就好像行尸走肉。
一种近乎野蛮的快乐在他的心底勃发,犹如一只被囚禁多年的神兽重新回到了这个久违的世界。隋枫感到脖子发颤,脸庞发烫,双眼发花,嘴唇发干。泪水从他的眼角疯狂地滚落,一滴滴浸湿了桌案上的画纸。
麟台峰后山的陵园中,洪灵舞的墓前多了一丛满天星。隋枫用自己的袍袖小心掸落墓碑上和-图-书落下的浮尘,为她点上了三炷香,并将一个火盆端端正正摆在坟前。
“你怎么能这么容易原谅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人太好会吃亏,你总是听不进去。你该恨我,你该来找我索命,你该让我没有一夜能睡好觉。你怎能让我昨天睡的这么香。清晨起来,我几乎把你忘了。”
她有一双新月般的丹凤眼,看上去不大,但是却比任何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更有灵气。她有一张玲珑精致到极点的脸庞,优雅如天鹅一般的颈项,窄瘦的肩膀配合她脖颈的弧度,形成了一种恬淡的美感,让人有一种想要怜惜呵护的冲动。她身上最具有标志性的,就是她背后一直垂到臀部的两根长辫子,这两条长辫子上缠着两根金红如意带,看上去就好像两条随着身形飘舞的彩翎。这让人不由自主想到了凤凰。这位系着凤凰翎的少女,也许正是人间的凤凰。
隋枫感到自己身不由己地坐到了寝室的书桌前,摊开文房四宝,开始在纸上奋笔作画。一道道飞扬恣肆的剑式犹如张旭的狂草,呼啸着在宣纸上舒卷蜿蜒。隋枫仿佛看到一位在清晨舞剑的剑士恣意挥洒着浩荡咆哮的剑海,剑身倒映着蓝天白云,反射着清澈阳光,整个世界仿佛都被剑光点亮,燃烧成一http://m.hetushu.com片空灵离幻的神意。
今天麟台峰的九重天瀑水势大减。昨天玩了一整天的麒门弟子都失去了冲浪的兴致。隋枫让自己睡了一个懒觉。这是八年来他睡得最踏实的一觉。小师妹的影子没有随着夜色来找他索命,他也没有花上整晚的时间不断重复着对自己的责骂。整个夜晚,他没有做一个噩梦,睡得像一个死人。
武曲星下凡的少女,九岁就会落月留香阁七十二剑诀的天才就要前来,只要有一点好奇心的人就该来这里看一眼她到底是不是三头六臂。
“不不不不,不——!不——!”隋枫神经质地抓起满桌散落的宣纸,将它们团成了一团,“隋枫!你不配!你不配!你不配!凭什么!凭什么!你该死!你该死!你早就该死!”他用力将这些纸团丢到墙角,接着奋力挥拳狠狠砸着自己的胸膛,直到他的骨骼被拳头砸的咯吱作响。
神秘客的眼神飞快地扫过一路路剑法,他的手掌一点点热了起来,身子扑簌簌地颤抖,好不容易被他凝聚在空中的画纸灰烬噗地化为万千只灰蝴蝶四散飘飞。
在她身边的少女让众人眼前豁然一亮。她的个子只有普通人类女性的高矮,身上穿着也是朴素的淡青色春衫,衫上只有简单的春水纹,给她的打和-图-书扮带来一点亮色的是她披的一条苏锦织就的月白披帛。月白披帛上绣着一只鲜红色的朱雀。这让她身上的色调一下子鲜活了起来。
和所有落月留香阁的弟子不同,在她的手中没有拿着剑,反而拿着一本剑谱。
他将火熠子丢在火盆中,看着火苗吞噬了所有的画纸,站起身擦了一把眼泪,转身离开了。
“咄!”此人手掌一翻,低喝一声,画纸的灰烬上亮起了橘红色华光,隋枫画在纸上的每一道线条,都在华光中重新浮现。
缩地台的光华在突然大亮之后,一点点褪去,两个少女的影像缓缓映入众人的视野。其中一个少女看上去是一名标准的芝族美女。身材高挑,比普通的人类男性还要高出三分。她的头上云鬓高扎,身上穿着宽大舒适的锦绣睡衣,脚上踩着一双毛茸茸的狗头拖鞋,肩膀上披着半床棉被。她的样子美艳照人,只是睡眼惺忪,眼袋高挂,看上去像是刚从被窝里爬出来一样。
八年时间里,小师妹的影象在他脑海里开始有模糊的时候。有的时候,他甚至忘了自己害死小师妹的事。他会莫名其妙地变得开心。但是开心过后,自责之情会像巨蟒一般缠绕住他,让他心痛如绞。他必须找到各种惩罚自己的方法让自己安心。这已经成了他独特的强迫和*图*书症。
天华山十八盘山口的缩地台再次喷射出红光。两道青银色流光矫矢如电地闪烁,显示着两个旅人正在快速到来。
“真是暴敛天物,暴敛天物啊!”神秘客眼眶中一阵阵发热。他闭上眼睛,默然半晌,好不容易将翻滚的心潮平复下来。
今天早上,在睡过一个如此悠长的懒觉之后,那种奇异的心情再次袭来。莫名其妙的,他感到开心。也许是今天阳光灿烂,也许今天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光。也许……他想起了小师妹仍然活着的美好时光。灵感在他的脑中奔涌如潮,发出想要破茧而出的咆哮。这种力量是如此强大,强大到隋枫顽固的自我惩罚强迫症都无法抑制。
迎客坪上,不但麒门的宗主们汇聚一堂。刚刚来麒门一天的候选者们也都聚集到了十八盘。这些性格各有偏执的特异少年能够不约而同聚集到迎客坪来,这简直是一个奇迹。但是,人们都不感到奇怪。
隋枫从怀里掏出火熠子,用内力一激,一朵淡红色火苗倏然冒了出来。
“唉,小洪啊小洪,你做事实在太绝了,当年的栾泣血,又何尝不是如此,唉……”神秘客叹息一声,终于用力一摇头,“无论如何,整个江湖需要看到这部剑法,至少让那些自以为是的小子们知道,世上还有这样一个天才存在。”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