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衰地竭
第006章 他们来了(三)
在瀑布中段的空中,一名满头白发的少年弟子正在施展乘风术在空中一圈圈地环形飞行,他那明亮如星的眼睛正如鹰隼一般扫视着在瀑布中飞翔舞动的麒门弟子。他的样子就好像一只保护羊群的牧羊犬,机警而全神贯注。
灵霄的神色一阵肃然,举起短笛吹出一曲恬淡悠然的安魂曲:“天才忽然听到小师妹一生短促的惊叫,犹如受惊的杜鹃鸟在夜里泣血啼鸣。他转身寻找小师妹的身影,眼前只有万顷碧波,水声如雷。那和他相依为命的小师妹,却了无影踪。他施展轻功上穷碧落下黄泉,心上的人却芳影杳然。当他筋疲力尽倒在湖畔,师父终于捧来了小师妹的尸体。”
“你别老这么闹着玩,万一别的弟子失足落水,我会来不及去救的。”少年双手一摊,苦着脸说。
“看!那就是他!”灵霄抬手指着空中飞舞的白头少年,大声说。
“啰嗦!”令人意外的是,少年脸上没有一丝怒色,只有无奈和疼爱。他用力拍了拍灵霄的脑袋,转身飞纵而出,继续他按部就班的回翔飞行。
“我去,这货现在还活着呐?”人群和图书中传出一个吃惊的声音。
“嘻嘻嘻嘻!”灵霄摇头晃脑地举手朝少年挥了挥。
“可不是吗?他可是麒门的镇山之宝哦。麒门上下数千弟子,七宗院只选出了他一个来做天星候选人,可想而知大家对他多么的看好啦。”灵霄仰头说。
“好快!”少年星流激电般迅捷的身影让众人的眼睛都感一阵酸涩。想要捕捉到他动若奔雷的影像,委实不易。
“嘻嘻。这你还看不出来吗?”灵霄笑嘻嘻地说,“来,我给大家演示一下哈。”
“什么使命?”众人好奇地齐声问。
“嘶……”性格最冷的青铜少女也无法淡然处之,忍不住发出一声淡淡吸气声。如果任何人敢拿她死去的父母兄弟开玩笑,那可是要出人命。
“当然啦,他可是麒门一景哦,来吧来吧,跟着我的小旗,咱们这就走起。”灵霄举起手中的导游小旗,兴冲冲地说。
“嘿嘿,小枫爷,你就算再救起一百个弟子,也救不回小师妹的。”凌霄眨着眼睛说。
当灵霄的声音刚刚响起的那一刹那,在天空中回翔的白发少年身子一扭,如一和*图*书道扭曲的闪电,轰地一声飞流直下,冲刺到灵霄坠落的轨迹之上,身形一弹一卷,长臂一伸,一把裹住灵霄的腰,接着他的身子一旋一挺,一道激烈的气流震得周围的影像都开始震荡变形。灵霄和少年的身子扶摇直上,直蹿入瀑布之巅,落到候选者们正在站立的岩石上。
“……”候选者们都紧紧地抿上了嘴。虽然他们都来自身世显赫的家族和势力,性格中有各种各样的缺陷和特异,但是在死亡面前,他们都不得不付出一丝敬畏。
此刻麒门的九重天瀑上仍然有着无数麒门弟子正在施展乘风术劈波斩浪。他们呼啸着从一重瀑布跳到另一重瀑布,勇猛无畏地劈开一道道厚重的水帘。欢笑声,尖叫声此起彼落地回荡。他们就好像一群暴风雨来临之前冲海的海燕,正在尽情享受随着海潮带来的鱼群。
“怎么又是你?”少年把灵霄放到岩石后,终于看清了她的样子,不由得失声说。
“哦?”众人都感到一阵强烈的好奇心。难道她还有她的理由?
“……保护小师妹,本来是师父赋予天才的使命。天http://www.hetushu•com才本该知道麟台峰九重天瀑的危险,但是他的自信终于害死了青梅竹马的小师妹。这也许就是天赋异禀者与生俱来的悲哀。从此,他再也不是往日的那个天才。他的剑法除了麒门基本剑再无寸进。他的头发在小师妹死后三天就已经全变成了白色。从那以后,他拒绝任何可以让他快乐的东西,犹如行尸走肉般过着灰黑如死的生活。唯一让他没有结束自己生命的原因,就是他还有着一个天赋的使命。”
“他在干啥呢?”有人不解地问。
“哈哈,我就知道你们会这么想!”灵霄得意地笑了起来。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这位天才正值人生巅峰的时候,一件祸事在天华麟台峰上发生了。那一日斜风细雨,麟台峰的瀑布仍然水流丰沛。小师妹刚刚学会了麒门神形术,想要到麟台峰瀑布领略一番乘风之快。天才在那一天刚刚领悟了听剑神功,豪兴湍飞,春风得意。想也不想,他就带着小师妹一头扎入了麟台峰瀑布万顷碧波之中……”
“演示?”众人忍不住面面相觑。
“我去,这就是说,他m.hetushu.com的弱点就是不想开心。他的优点就是经骂。想要做他的朋友就得每天骂他,想要做他的敌人就要每天让他开心……记下来记下来……”人群中一个长着黑色狐狸耳朵,黑色狐狸尾巴的灵犀族少年从怀中掏出记事本,念念有词地奋笔疾书,写到一半,他忽然满脸惊容地抬起头,“这货简直无敌了!”
“嘻嘻,小枫爷,谢谢你又把我救上来喽。”灵霄没心没肺地笑着。
“看好了!”灵霄忽然纵身一跃,跳入九重天瀑,随即发出一声尖锐的惨叫。
“听好啦。我们这位小枫爷,从死了师妹那天起,就对自己恨之入骨。每天别人不骂他,他自己都会躲在屋子里骂自己。有人骂他,会让他有一种罪有应得的解脱感。换句话说,别人越骂他,他越心安。这就是他的怪癖。还有哦,他的另一个毛病就是绝对不想开心。一旦有什么事让他开心,他就会加倍自我惩罚,知道了吧?”灵霄背着手摇头晃脑地说。
“哎哟……”沙族少年忍不住焦急地叫了出来。美少年和青铜少女同时瞪了他一眼,令他立刻闭上了嘴。
“嘿嘿嘿……”灵霄放下短笛www•hetushu•com,笑眯眯地说,“各位如果对他这么好奇的话,何不跟我一起去麟台峰九重天瀑做个一日游,好亲眼看看这个天才的模样?”
“……”候选者们纷纷仰头凝目朝着这个少年望去。除了一头未老先衰的白发,他的年纪看起来和他们一般大小。他的皮肤、眼眉轮廓、还有身材都还带着少年人的青嫩和活力。但是他的眼神却暮气沉沉,仿佛含着几个世纪的沧桑和苦难。
“我去!”即使是性格最阴暗的候选者都被灵霄的话惊住了。这简直就是照着人的心窝子下刀。
候选者们互望一眼,终于抵受不住灵霄故事的魅力,放下所有事,跟在她身后,朝着麟台峰九重天瀑之巅走去。
“隋枫,隋侯的隋,枫叶的枫。”
“……”美少年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如果少年和灵霄动起手来,他可不想要他们的血溅在他新买的天英衫上。
“他叫什么?”美少年忍不住开口问。青铜少女虽然面无表情,但是两只耳朵都下意识地支棱了起来。
“你……你这样做不好吧?”沙族少年终于忍不住开口,“你怎么这么说话呢?这不是照着人伤口处撒盐吗?太伤人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