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那个傻子!
“小姨,我总觉得,你让他住进来是引狼入室。”
“林析。”沈兰君瞪了林析一眼。
不,男孩儿。
“你不是说吃饱了吗?”他舔了舔碗沿说道,“不能浪费。”
他坐起身来,打量着这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沈兰君点了点头,说道:“你是哪里人?”
沈兰君,应该是她把自己带回来了。
张小鱼摇头,说道:“不知道。”
“是的。”
“那个小乞丐救了你,给他一些钱打发了便是,难道还要继续让他住在我们家里吗?那多不方便啊!”
“江城人。”
“哼,那也要他有脸住下来才行。”
“你就是……那个傻子?”林析一脸震惊的模样。
和那个荒草丛生的桥洞相比,这里简直就是另一个世界。
“真的假的?”沈兰君不信。
“你……”
“江城?你是本地人?”
张小鱼摇了摇脑袋,完全记不起来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沈兰君一脸关切的看着张小鱼,笑着说道:“小鱼是不是没有吃饱?我让佣人再为你做一些食物……”
“对了,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是www.hetushu•com个骗子吧?”林析冷笑连连,“阿猫阿狗都想入青云了?”
以前张小鱼的饭量也不小,但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能吃,自从那块狼头石进入自己的身体之后,张小鱼就觉得自己的饭量越来越大。特别是每次绿光闪烁,狼头清晰闪现之后,能量消耗的就更加迅速了。
沈兰君笑笑,看着张小鱼问道:“你叫张小鱼?”
“小姨,你听我和你讲……”林析一脸激动的模样,拉着沈兰君的手就说开了。
“谢谢沈小姐。”张小鱼爽快的答应了。
沈兰君惊疑的是,青云中学属于她的产业之一,她是青云中学的名誉校董,没想到张小鱼随口说出来的学校就和自己有关系。
初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调皮地溜了进来,这让室内的光线并不是那么暗。
“暂时不知道,不过,我一定会查出来的。”沈兰君摇头说道,“所以小鱼是我的救命恩人,你还是要对他……稍微客气一些,好不好?就算是帮小姨一个忙。”
“喂,你怎么吃我的饭?”林析气和-图-书极。
“没错。”
他只记得自己受一股力量的驱使,主动朝着那射出来的子弹扑了过去,后来发生的事情,他就完全没有记忆了。
“哼,我吃饱了。”林析把筷子一拍,生气的说道。
“小鱼为了救我,现在身体受了重伤,我现在把他赶到哪里去呢?”沈兰君苦口婆心的劝着,“再说,他为了救我,得罪了那些幕后想要害我的人,我现在把他给推出去,不是正好遂了那些坏人的心思吗?这可不是我们报答救命恩人的方式。”
“不用了。”张小鱼拒绝,“留点肚子中午再吃吧!”
在她的眼里,这就是小乞丐进入大观园嘛!
“父母消失?不知道去了哪里吗?”
张小鱼苦笑不已,没想到那么多年过去了,自己仍然被人给惦记着。
张小鱼自知理亏,知道林析不愿意待见自己,索性也不主动搭腔。
“吃饱了?”张小鱼眼睛一亮,端起林析吃了一半的米粥就咕嘟咕嘟的喝下肚。
“没关系,你先住在我家里,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样。”
“你真的是青云的学生?”沈兰君http://www.hetushu.com出声问道。
餐桌之上,气氛有些沉默。
“学生?”沈兰君笑着问道,“你和林析年龄相仿,也确实应当在学校读书,你以前在什么学校?”
一觉醒来,就已经睡在这个充斥着淡淡幽香的房间。
“是的。”张小鱼点头,“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自我介绍过。”
只不过,青云中学是江城赫赫有名的贵族学校,张小鱼又怎么进去的?
“青云中学。”张小鱼回答着说道。
“饭桶。”林析早就被张小鱼狼吞虎咽的吃饭姿态给征服,很是鄙夷的说道。
张小鱼首先闻到一股幽香,似兰似麝,味道不是很浓,淡淡的,沁人心脾。
林析还记恨着早上的事情,鼓着腮帮喝粥,不愿意和张小鱼说话。
“三年前,我确实是青云学校的学生。只不过……怕是青云已经开除我的学籍了吧?”
“太过份了,真是太过份了。”林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是谁干的?若是让我知道,我一定饶不了他。”
“几年前,我的父母消失了,家里的房子也被收走了,所以我现在无家可归。”http://m.hetushu.com
室内的每一件物品,都非常考究,以张小鱼吸纳的丰富知识,知道这些东西每一样都价值不菲。每一个细节,都彰显了主人不凡的品位。
“……”
再说,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很饿,急着要填饱肚子。
“认识,怎么可能不认识呢?”林析脸上的笑意变得玩味起来,“天下谁人不识君?小姨,你不知道,张小鱼以前在我们学校可有名气了,比王立功校长的名气还要大。”
“什么?”林析漂亮的眼睛瞪得贼大,一脸惊诧的说道,“小姨被人绑架了?又被这个小乞丐给救回来了?”
“可是……”
林析惊诧的是,她本来就是青云中学的学生,很清楚那所学校有多么难进。这个小乞丐,他不是在开玩笑吧?
……
“你曾经是青云的学生?”
“等等……”林析突然眼神古怪的盯着张小鱼,“你刚才说,你的名字叫做张小鱼?”
“好人一生平安。”张小鱼在心里暗自祈祷。
“学生。”
“是的。”沈兰君点头说道,“昨天我们一起逛街之后,我不是说要去赴一个约吗?回来的路上和-图-书被人盯梢,然后就被绑架了,幸好遇到了张小鱼,不然……”
张小鱼一口气喝了五碗稀粥,吃了一大碟包子和六根油条,这才觉得身体稍微充实了一些。
沈兰君一幅心有余悸的模样,柔声说道:“后果不堪设想。”
他一个人,把佣人准备的三人份早餐给吃掉大半,沈兰君和林析碗里的米粥才吃了小半,包子和油条更是不曾尝过。
“谁是狼?”沈兰君笑着问道,“刚才我可看到,你在拼命的掀人家被子呢!”
“小姨……”林析娇嗔说道。
这是一间很大的卧室,足足有数十个平方,张小鱼感觉到,比他以前住过的房子,大了五六倍不止,也难怪林析进来洗澡,竟然没有发现大床上的一个陌生男人。
“你们认识?”沈兰君一脸狐疑的在两人脸上扫来扫去的,出声问道。
“是的。”张小鱼点头。
“什么?”沈兰君和林析同时惊诧出声。
“我们先让他住着,等到我这边找到想要绑架我的凶手,把幕后黑手给抓出来绳之于法,我们就再为他另寻它处,好吗?”
“那你怎么会……住在桥洞呢?你没有家人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