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杀人灭口!
张小鱼自己也是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看着自己的双手。
两人强忍疼痛,吃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向张小鱼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恶鬼。
“我不姓‘狗’,名字也不叫‘东西’。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敝人姓张,名小鱼,正是这个桥洞的洞主。你们擅闯私宅,而且……”张小鱼看了沈兰君一眼,出声说道,“而且对我的恩人不敬,那就让人难以原谅了。”
今天上午才在街上遇到的小乞丐,怎么会在这里又遇见了?
两个绑匪对视一眼,高个绑匪一脸冷笑,说道:“那可真是抱歉了,你欠她的一百块钱,就留着下辈子还吧!”
这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这人如此年轻,而且一脸人畜无害,看上去没半分威胁。
他没招谁惹谁的躺在这里,结果有人强行闯进他的家里,打扰了他的睡眠不说,还想要把他给杀了……这实在是欺人太甚。
在他们的眼里,人命如草芥,哪有什么值得珍惜?
一高一矮两个匪徒,各自手持匕首,从两个方向朝着小乞丐所在的位www.hetushu.com置夹攻而去。
一插眼睛,一割喉咙。
“狗东西,你知不知道,深更半夜打扰别人的好事,生儿子会没屁眼吗?”高个子绑匪火气很大,无论是谁,在这种关键时候被人打断,火气都会很大的。
因为张小鱼的头发凌乱,发丝中间还有几根杂草突兀而起,看起来确实是一个乞食为生的小乞丐形象。
然后,他一巴掌拍在自己的大腿上。
小乞丐必须死!
张小鱼愤怒的时候,体内的贪狼石感受到了这份怒意,就好像饥饿的鲨鱼嗅到了血腥味儿,瞬间释放出巨大的能量,传送到张小鱼的四肢百骸。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躺倒在地上的小乞丐,不,躺倒在地上的张小鱼。
“这是怎么回事儿?”高个子绑匪从地上爬了起来,摇晃着被甩得晕晕乎乎的脑袋问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们清楚,在“任务”途中,不能行走意味着什么。
“大哥,这是人是鬼啊?”高个子绑匪心慌意乱,也掏出了匕首,严阵以待。m.hetushu•com
高个匪徒名叫大海,矮个匪徒名叫刚子。
现在的张小鱼比恶鬼还要更加的让人害怕。
因为两人办事利索,而且价钱公道,竟然在这行当里面打响了名头。
他来不及多想,更没有受过专业的攻击训练。
“对,就是她。”张小鱼笑呵呵的模样,指着沈兰君说道,“我欠她一百块钱。”
“好。”
大海的一条小腿骨折,刚子的半边身体疼痛的没有了知觉。
黑漆漆的枪口瞄准了张小鱼的胸口。
“砰……”
“轰……”
“你的恩人?”两名匪徒对视一眼,一脸的不解。
一抹月光斜洒进来,照射在黑影的脸上,是个面带笑意的邋遢少年。
这是身体撞击在桥壁上的声音。
当他视线转移到那个被绑票的女人身上,不由得眼前一亮,高兴的说道:“原来是你……寒舍简陋,没想到你会到家里来作客,来不及收拾,您多多担待。”
“大哥,我的腿折了……”大海看向刚子,一脸恐惧的模样。
“咔嚓……”
胸前的狼头刺青散发出诡异hetushu.com的绿色光芒,即使隔着衣服,也能清晰地看到那束光团。
“我说,你们大半夜的吵人睡觉……还有没有公德心啊?”张小鱼猛地掀开被子,从杂草堆里坐了起来,很是不满的埋怨道。
张小鱼紧张极了,也害怕极了。
他的双手握拳,然后朝着前方砸了过去。
正在这时,两把军刀从左右两侧猛攻过来。
就是那些网络都不好意思这么写。
这一次的任务,也只是他们所接下的无数任务中的一次。只不过雇主所给的赏金高了一些,而被绑的肉票漂亮了一些。
说话之时,高个子绑匪提着匕首,就朝着躺倒在草丛里的张小鱼扑了过去。
“杀人灭口。”张小鱼愤怒之极。
既然这个小乞丐发现了他们的行踪,而且看到了他们的真容,那就没有再让他活下去的道理。
“再硬能比我们手里的刀硬?”高个子绑匪从地上爬了起来,凶狠地瞪着张小鱼说道,“大海,咱们兄弟一起上,活剐了他。”
刚子的眼神阴狠、凶残,多年的雇佣军经历,让他对杀人这种事情并和_图_书不排斥。
更何况他们现在正被江城警方追捕,处在随时都有可能被那些警察给包围的危险处境之下。
没想到的是,他们遇到了张小鱼。
“当然是人。”黑影往前走了两步,冷笑道,“一个小乞丐而已。”
“我竟然这么厉害?”
“他们不会是一伙的吧?”沈兰君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出来的就是这个想法。
两名绑匪齐齐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鬼,就没什么好怕的。
还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高个绑匪的身体就像是一颗炮弹一般的倒飞出去。
“砰……”
两个绑匪同时冲了出去,又同时退了回去,身体疾退,重重地撞在了那桥壁之上。
死一般的沉默……
这两个匪徒都是同一个部队出来的军人,从金三角某一股军方势力退役回来后,就联手做起了这无本的买卖。
如果说这个小乞丐原本就住在这桥洞里,绑匪恰好又在警察的追赶下,慌不择路的把自己带了过来……这也太巧合了吧?
大海和刚子配合默契,势必要将小乞丐张小鱼给变成一条死鱼。
沉默……http://www.hetushu.com
“早知道自己这么厉害,今天就应该在步行街上,给人表演单掌开砖……多少也能讨几顿饭钱,哪里用得着去骗小屁孩儿的半个汉堡?”
“不是他死,就是我们死。”刚子恶声说道,他给了大海一个若有所指的眼神,然后猛地从怀里掏出一把漆黑的手枪。
“……”
沈兰君看着张小鱼,就像是见到了鬼一样。
“妈的,这小乞丐是个硬茬,我们兄弟看走眼了。”矮个绑匪咬牙说道,眼神如刀一般的盯着张小鱼说道。
张小鱼一拳将大海轰出去之后,正一脸诧异的看着自己的拳头。他也不确定自己一拳能够发挥多大的威力,到底能够给敌人带来多大的伤害。
“小子,你不是能打吗?这一次,我倒是要看看……是你的拳头快,还是我的子弹快……”
张小鱼的突然出现,让两名绑匪吓得同时往后退了数步,脸上的表情像是见了鬼一样。
“什么东西?”矮个子绑匪拔出了腰间的匕首,看向了不远处草丛里面的黑影。
高个绑匪冲得快,退回去的更快。
体内的力量根本就不受他本人控制。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