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深夜见闻!
“油嘴滑舌。”沈兰君笑着说道。
这个地方虽然粗陋、破败,但至少曾经是这个冰冷城市中,少数给过他温暖和庇护的地方。
“小姨长得好看,背哪一款都好看……”
无论这里的条件是多么原始粗陋,总比实验室里那个让人绝望的玻璃“棺材”强的多了。
“说谎,小姨都老了。”
虽然张小鱼口袋里还有剩余的几十块钱,但是,就连最便宜的招待所他也租不起。今晚住下了,明天怎么办?后天又怎么办?
高个子男子有点恼羞成怒了,奶奶的,我们才是绑匪好吗?这年头的女人都是怎么了?
回到原来栖息过的地方,张小鱼甚至感觉很开心。
最关键的是,住在这个地方,不会遇到“灯塔”,也不容易被恶魔实验室里面的那些怪物找到。
“我偏不滚,要滚咱俩一起滚……”
而且,他也不想住在人多眼杂的地方,若是被那恶魔实验室给找到,怕又是一场血雨腥风。那个时候,自己又能否逃过那些基因战士的追杀?
“都怪你,非要往这鬼地方躲,害得我差点掉到河里。”一个低沉的男子声音说道。
“姓沈的娘们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竟然值那么多钱?”
思来想去,在城市中游荡了一天,张小鱼只好回到他曾经居住的老地方——桥洞。
再说,只要是住店,就一定需要有身份证,他没有身份证来证明自己的身份。
“当年在部队的时候,一口气做五百个俯卧撑,上百斤的负重跑越野,来回二十公里都不费劲,现在背个小妞就喘成这样,我看你啊,浑身劲儿都使女人肚皮上,虚和图书犊子了……”
林析一脸疑惑的看着沈兰君,她知道,小姨看人的眼光极准,而且要求极高,一般人根本就难以入眼,这也是直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男人能够占据她芳心的原因。
“放了我,就当这一切没发生过。如果价钱不满意,可以再商量,你们知道的,我付得起。”
矮壮男子一把拉住了他。
“我这暴脾气……”高个子男子作势就要往上冲。
“去你大爷,你才虚呢……”
“他是个滑头,却也是个好人。”沈兰君笑着说道,“不然的话,他不会仗义直言,站出来想要替我们拦下那只苍蝇了……好了,不说他们了,人海茫茫,怕是以后再无相见之期。我们还是好好购物,然后想想中午去吃什么吧!”
沈兰君眯着眼睛打量着林析,说道:“再说,你不是还给了他一百块钱吗?”
双方还未真正交锋,她就已经猜出了事情的大概,并且确信自己是安全的,至少在见到真正的幕后主使之前,自己是安全的。临危不乱,反客为主,这份智慧和心性,不服不行。
跑到天桥底下的“办证中心”问了问,一张身份证五十块,把他口袋里所有的钱全都掏干净也不够。
作妖啊!这是不拿绑匪当干部,感觉不到一点点被尊重和畏惧的虚荣。
沈兰君急忙后躲,怒声喝道:“滚开。”
饱受欺凌的过去,不幸的命运,让张小鱼失去了安全感。尽管贪狼入体后,他比绝大多数人都要强大,但曾经的心理阴影,不是短时间内就能消除的。
“咱这次可算捅马蜂窝了,姓沈的这m•hetushu•com娘们来头不小,要不条子也不会发了疯似地追我们。”
“你看,小姨都不生气,你也不要生气了。再接着气下去,这一天的时间可就在生气中浪费掉了。”沈兰君宠溺的刮了刮林析的鼻子,说道,“你帮小姨挑挑,看哪个包包更适合小姨。”
“他可一点儿也不傻。”沈兰君轻轻摇头,“相反,他还非常的聪明。”
“看来我们的认知是一致的。”女子嘴角浮现一抹不易察觉的讥笑,继续道,“谈谈价钱吧!你们说个数,只要你敢说,我就敢付,并且以人格保证,事后不会报警。”
父母失踪之后,房子被研究所收回,张小鱼无家可归,便找到了这座桥洞。至少,这里能够遮风挡雨,这里没有人能够欺负他。
也难怪能够做出那么大的事业,江城第一美女总裁,的确名不虚传。
张小鱼现在自然还不知道灯塔是谁,只好时时刻刻留意了。
数声闷响传来,十数只栖息在河边的水鸟受惊飞起,鸟鸣声在静夜中异样清晰。
两个黑影,沿着河边的小道,深一脚浅一脚地进入了桥洞。洞中漆黑无光,张小鱼的小窝又被荒草遮住,他们压根就没有发现。
“姓沈的那娘们怎么样了?一路上都没听到她吭声,别是闷死了。”
“还有那个小乞丐,你说他傻不傻……为了一个盒饭,竟然甘愿跟人去贼窝,被人卖了还在跟人数钱。”
“废话,要不是那些可恶的条子追这么紧,你以为我愿意到这儿来啊?这么冷的天,我宁愿抱着娘们在炕上睡觉。”另一个声音接腔道。
“我是替小姨生气m.hetushu.com,小姨平时工作那么忙,好不容易今天抽出时间来放松一下,没想到还被那个混蛋给影响了心情……哼,要不是小姨拦着,我非要把那个马有才打成猪头不可……”
“你凭什么跟我们谈条件?别忘记你的身份,你只是个肉票而已。”高个子男子愤愤道,“倘若惹怒了老子,就算不能把你杀了,在你脸上划上几刀,或者……”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富贵险中求,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Bottega Vea品牌店
再说,如果是普通女人,大半夜的被绑到这么荒凉的地方,要么吓昏过去,要么声嘶力竭地鬼嚎,然后想尽一切办法求饶。像她这么从容淡定者,万中无一。
这个人是弗雷泽安插在江城的内应,他会协助弗雷泽教授抓捕自己。他不想再回到那个地狱一般的地方,所以必须要躲着那个家伙。
“呵呵……”女子云淡风轻地一笑,冷声说道,“你们不敢杀我的,你们也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不把我交到雇主手中,怎么能拿到钱呢?”
这一晚,张小鱼睡得特别踏实,嘴角甚至挂着一抹满足的笑意。
说话之时,就伸手朝着沈兰君的脸上摸了过去。
“你应该继续装昏迷的,看见我们的长相,就意味着要被灭口。”另一名个子高一点的男子眯着眼睛,表情凶狠地做了个割喉的手势。
“别拉着我,我非弄死这个自以为是的臭娘们不可……”
贪狼石入体之后,他的六识敏锐,异于常人。逃出来时,他听到了弗雷泽教授的怒吼,知道了“灯塔”的存在。
月影清冷,黑云http://www•hetushu•com遮天。
“细思极恐啊……”
“也是,咱先在这里躲一躲,明天一早就去找雇主交差,拿到这笔钱,够咱哥俩花一辈子的了。”
“要不是本姑娘出手的话,他差点儿被人骗了。”
住在哪里?
“这不是我们要关心的事,我们的任务就是绑了她,交给那位老板,拿钱走人。你想一想,那位既然愿意花一千万雇我们干这活儿,足以证明,这姓沈的娘们,啧啧,太值钱了……”
“这是技术活。”办证小哥嘴里叼着红双喜,一脸傲娇的说道。
吃饱喝足之后,新的问题就再次出现了。
沈兰君轻轻摇头,笑着说道:“一开始他主动插入进来,不无出手相助的原因……身为一个男人,在身边的女士遇到骚扰时,理应挺身而出。他比我们身边看热闹的那些男人要勇敢多了,也更有正义感。”
“噗通噗通……”
“对,不说他们了,越说越气。”林析气愤的说道。
身材矮壮一些的男子,放下了背后所负的麻袋,重重地喘了一口气,说道:“这娘们看上去瘦不拉叽的没几两肉,背在身上倒挺沉的,我两条胳膊都快抬不起来了……”
多年的囚困折磨,以及数天来的奔波逃跑,现在一旦放松下来,张小鱼就觉得身体疲惫之极。
因为沈兰君和林析的到来,整家店铺暂时清场。作为这家品牌店的贵宾客户,这是沈兰君理应受到的尊崇待遇。
高个子绑匪的视线,停留在沈兰君那精致无暇的脸蛋和凹凸有致的身材上面,不由得吞咽了几口口水,出声说道:“这娘们还挺骚,不如我们兄弟俩先好好玩玩……”
“行了和*图*书,别演了。”矮壮男子没好气的说道,“这娘们不是普通人,都快成精了。她说得对,咱们的确不敢杀她。杀了她,白白背着一条人命,赎金找谁拿去?”
“后来,他不自己也说了吗?他知道对方是个骗子,只不过他肚子饿了,想要找口饭吃……想要从骗子手里骗盒饭的人,又怎么可能是个白痴?”
“早知道这样,我才不给他钱呢。”林析没好气的说道,“原本还以为他是个可怜人,没想到也是个滑头。”
“都已经过去了,你还在生气呢?”沈兰君气质如兰,温声劝慰。
“才没有呢,我们俩就这么走出去,别人只以为我们是姐妹,而且还会以为我是姐姐,你是妹妹……”
“能不能便宜点?”张小鱼一脸哀求的问道。
“真是讨厌。”林析一边挑选包包,脸上还是一幅愤愤不平的模样,“好好的出来逛个街,没想到还遇到这种人渣,晦气。”
一双像宝石一般璀璨的眸子突然在黑夜里亮起,正冷冰冰地盯着他。
“前面有个桥洞,咱们今晚就在这儿猫着吧……”
他将桥洞中的干草拔掉了一部分,铺在地上,又去附近的小商品市场买了一床黑心棉棉被,稍微收拾一下,就足够让他暂时容身。
“他哪里聪明了?明明是个白痴。”
“原来这娘们早就醒过来了,看来这次的迷药掺假了,药力不够劲啊!”矮壮男子咧嘴笑道。
“没事,身子还是热乎的,死不了。”
“他失去什么了吗?”
“说吧,是谁派你来的?他给你多少钱?我付双倍。”女子淡淡说道。
矮壮男子打开了系麻袋的绳子,却吓得猛地往后退了几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