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夺谪篇
第566章 曹操要夺外孙舍?!
来者正是李家家主李胜,字伯旺,来到案前坐下,苦笑道:“情报系统的厉害,卢兄又不是不知,我只有这样打扮,才可能逃过监视。”
李胜是个极要面子的人,十分讲究礼仪,身着短衣外出算是难为他了。卢毓感慨地说道:“李兄这片心意,真是让我感动。”
奉安夫人是姜逆的嫡亲外婆,亲生儿子刘可却又与姜靖相得,现在甚得重用,她夹在母族和太子系中间,不免左右为难。何苗得了卢植挑唆,生起野心,数次前来游说何后,终于取得何后的帮助,乃至生出姜章偷会前朝后妃这件丑事。
姜章大喜,上前行礼谢过,突然触起一事,道:“这次惹出祸来,让太子哥哥为难,我怎好出宫办这事?不行,我要呆在宫里,待处理完这件事情再说。至于妻子,我存心想找,怎会找不到?”
姜靖略微放心些,道:“夜色已晚,诸位先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议。”
妙仙是个有胆略的人,否则根本不敢兴起勾引皇家子弟的念头,面对姜靖的指责,妙仙无法自辩,却并不慌乱,道:“傍晚时芙仙姐姐来给唐夫人请安,与我说了会话,勾起我的心思,饭后我思绪不宁,就来御花园散步,正好?到……”
让人先将姜章送走,姜靖见已过午夜,对熙影说道:“你莫要累着,还是将差事都给梦瑶吧,免得对胎儿不利。”
姜靖理清思路,让女卫暂将妙仙引到别室,问熙影和*图*书道:“皇后这些日子跟外界联系频繁吗?”
姜靖想了一会,道:“明天你迁到皇家别居,给你放五天假,寻找一名合适的女子为妻。”
自姜策遇刺开始,不仅仅姜靖等人不能安眠,宫外也有不少人焦虑不安。与宫内大张旗鼓不同,卢家担心引起情报系统注意,表面如同往常一样,大门紧闭,大院内几乎漆黑一片。卢家密室内却灯火辉煌,不时有人从密道出入,通传各种消息。
熙影摇头道:“除了何家人进宫问安,就是刘晔妻子进宫数次,未听说还有别人来过。”
李胜摇摇手,道:“我们之间不需要客气,宫里的事怎么样了?”
卢毓道:“何老将军安排的,说夫人那边答应了,应该没有问题。”
说到这里,姜章显得垂头丧气,道:“我本来以为这段时间有所长进,谁知还是陷入别人计中而不自知。”
太子监国已近三年,除了吏治腐败之外,还有一个更大的隐患,就是高层内部涌动着的一股暗流,这股暗流分作两支,一支是世家为主的世家党,另一支则是不服太子的外戚党。
姜章异道:“妙仙足不出宫,如何会与阴谋联系上?”
姜靖想了想,道:“若是妙仙与阴谋无关,这事也不是不可,只怕妙仙本身也是布局之人。”
姜章并未顶撞,默默想了想,忽道:“我知道了,女卫巡逻到附近,妙仙故意弄出声响,引来女卫察看。我本m.hetushu.com将她藏在树影暗处,又将女卫引开,她被搜出的可能性极小……”
卢毓心思深沉,并未和李胜那样形于颜色,道:“为了结成这张网,家父不知费了多少功夫。这就叫做功夫不负有心人,有奉安夫人相助,就等于得到皇后支持,掀下太子又多了一层把握。”
熙影笑笑,道:“梦瑶情况不熟,宫中情况复杂,还是多带她几天吧。”
姜靖面显欣慰之色,道:“这些事情你帮不上忙。你不想娶妙仙了?”
妙仙没想到姜靖突然问起这事,不由一愣,道:“菊仙姐姐与我们同时入宫的,熟得很。”
姜章谢过,却不起身,说道:“求太子哥哥一件事。”
一位身着青衣短衫的中年人进来,卢毓抬头一看,不由啊哟一声,站起身迎上前去,道:“李兄怎么这幅打扮,差点没认出你来。”
姜靖监国以后,除了向他效忠的世家以外,他对其余世家的打击又准又狠,比姜述在朝时毒辣得多。姜靖屠刀挥向世家,世家自然不会跟他一条心。外戚夺储失败,畏惧姜靖掌握的权力,不敢明里发难,但是野心一直没有熄灭。上次卢植进京面见何苗,两人秘谈以后,达成了一系列共识。
姜章摇了摇头,道:“我以前不开窍,女子分院有人追我,我还嫌烦得闷。现在回想起来,那几名女子都不错,可惜缘分已经错过。”
于吉面露喜色,道:“此人被擒后,坚不开口,www•hetushu.com齐隶正在连夜审问。从她行囊中搜出不少药物,华先生、张先生和南宫门主正在研究解药,相信十三皇子很快就能获救。”
听说何后被拖下了水,李胜不由拍手叫好,道:“行,你们干得好,总算把这条大鱼给钓上来了。只要她进了我们这个圈,就逃不出给她预备下的这张网!”
唐夫人与何后同是灵帝后妃,是三夫人之一,名份很高,同辈后妃仅次于何后。姜靖听到芙仙这个名字,不知此人是谁,不由望向身后的熙影。熙影在宫中当差多年,对宫中人物熟悉异常,附耳说道:“是芍药姨娘身边的女官。”
姜靖望着姜章,欣慰地点了点头,道:“只要能想得通,说明已有长进。你将要成人,该寻一门亲事了,可有相中的女子?”
姜靖皱眉想了一会,道:“奉安夫人那边呢?”
时过午夜,东宫内依然灯火辉煌。于吉、左慈、太史情皆在客堂,听说姜靖回宫,连忙出门迎接,于吉笑道:“太子神机妙算,曹孟德昏迷是假,想请人施道法是真。有名雪宫高手隐在曹妃从人中,在天牢施法时被我们当场擒获。丁夫人知道真相,又气又怒,当场与曹妃裂袍决绝,又与曹孟德闹翻,请求太子恩准她赴皇宫道场修行。”
姜靖冷哼一声,道:“这妙仙大你许多,你真想纳入室内?”
姜靖狐疑一阵,让人召姜章过来,劈头盖脸骂了一通,见姜章跪在那里一声不敢吭,和*图*书显得可怜无助,叹息一声,道:“你先起来吧,今夜也别回你母妃那里了,直接回东宫吧。”
芍药原是万年公主的贴身女官,后被姜述收房,封了六品御女。芙仙早不问安,晚不问安,偏偏在傍晚时问安,拿话挑弄妙仙,妙仙兴起念头,到御花园寻求艳遇,这才惹出这件风流事。
姜章恨恨地说道:“我是鬼迷心窍,既然知道她存心害我,我怎还会挂着她?”
姜靖想到这里,问妙仙道:“华嫔身边女官你可认得?”
熙影道:“何苗晋见过几次,他们是亲兄妹,众人也不以为意。奉安夫人是皇后亲母,身份尊贵,与旧朝皇家有关联的后妃,经常前去请安。”
以卢、郑、李三家为首的世家党,知晓刀把子抓在姜靖手中,不会傻到聚众谋反,他们采用一种温和的战术,扶持其余皇子与太子争斗。夺储失败的皇子,最典型的是三皇子姜逆,在姜靖正式登基以前,是不会彻底息下念头的,所以也在寻求外界势力帮助。当然,他们之间虽然存在共同的敌人,但思路和目的并不同。世家党是想利用皇子替他们打天下,争江山,等搞垮了太子之后,再来收拾扶持的皇子。姜逆目前在洛阳的代言人何苗,却有自己的打算,想利用世家党挤掉姜靖,逼他早日让出储君之位,为姜逆顺利登上宝座扫清障碍。
姜靖走到姜章面前,道:“你的世务还是不通。你想想,华嫔让你回宫,又去道场为你上香http://www.hetushu.com祈福,你怎好呆在宫中?妙仙近半年晚上从未到过御花园,为何今夜去了御花园?这是有人布局害你,也是给我出难题,这事你和华嫔都被人算计了。”
姜靖望着妙仙,语气逐渐变得严厉,道:“见男子是假,想找机会勾引男子是真!你存心不良,姜章正值青春期,所以你才存心勾引他!还有,你是如何知道姜章要从御花园经过的?”
姜靖并没回答,只是示意姜章说下去。姜章略一犹豫,道:“这事是我生了色心,请太子哥哥不会责罚妙仙。”
姜靖点了点头,想起女卫不擅长审问,道:“你让人召沈姑进宫,将这个案子交给沈姑,她手中有几名女弟子是审人的高手。”
姜章迟疑一下,脸显毅然之色,昂首道:“有何不敢?”
对于姜靖来说,丁夫人与曹操父女闹翻不是大事,擒获雪宫高手才值得振奋,道:“此人可是生擒?能解老十三的毒吗?”
姜靖听到这里,心里大约有了数,张春华所为估计与菊仙大有关系,关连人还有妙仙和菊仙,这些人都算是皇后系的人,难道是万年公主背后发力?除了万年公主,能指使这些人的只有三夫人,马凝去了美洲,董后不问世务,最有可能出手的只剩下何后。
张春华听说姜策遇刺,心里不放心,请凤舞放儿子回去一夜,身为母亲可以理解。但是张春华晚上去道场祈福,就有些不正常,身为姜章生母,张春华没有加害亲子的动机,肯定有人暗中挑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