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姜述篇
第376章 渔翁得利
关羽和声悦色地说道:“此地距离洛阳太远,来回需要数月,此事关联重大,陛下岂能草草决断?再耐心等些日子,相信会有好消息传来。”
关羽摇头道:“陛下明旨尚未传达,我朝与贵国至今敌我不明,我军目前按兵不动,已经给了贵国很大面子。因为贵国前期表现的诚意,前番贵国商人前来交易,皆以常价出售,与安息商人价位相同,我已经尽了最大努力。难道贵国还想让我国无偿赠送吗?”
米结尔再无他法可想,匆匆赶回波斯萨珊王宫,向苏菲太后说明情况。波斯萨珊前番与大齐交战,数代积累便已折腾掉大半,与安息国又陷于长期拉锯战,财政早已枯竭。苏菲太后也知众臣筹钱办法早已用尽,无奈之下只好让米结尔拉了十车宫中珍宝,送去西部元帅府为质,换回大批器械与粮草。
大齐人吞并了一半波斯萨珊故土,有意没有继续北下扩大战果,意图已经十分明显。汉人当初夺得西羌和烧当羌大片领地,建立新州,却放任数十个势力小但是驯服的小部落自立,当初约途很不理解,现在才明白大齐故意留下这些部落,做为与安息国之间的缓冲,疆域没有接壤,发生大规模冲突的可能性会变得很小,这个现状让大齐帝国与安息人都十分满意,因此夹在两大强国之间的那些小部落,至今依然没有多少危机感和紧迫感。
米结尔脸色一红,关羽所言皆是实话,安息与大齐结盟和_图_书已经公诸于世,关羽以同样的价格和条件,允许波斯商人购买物资,已经很给波斯萨珊人面子,现在要求大齐人无偿赠送物资,确实有些强人所难。米结尔犹豫一下,还是开口道:“我国已经连续数次加征战争税,但是这场战争拖的时间太长,我国实在拿不出钱来。”
战火从东到西展开,守护疆土的波斯萨珊人与安息人的大战拉开了序幕,战争就如一个庞大的怪兽,消耗大量财富似是寻常吃饭,吞噬许多生命权当饭前小酌,随着双方兵力的不断投入,大规模的决战正在酝酿当中。
关羽道:“波斯建国多年,听说宫中珍宝无数,怎会拿不出钱来?”
犬牙交错、不断拉锯的漫长战线上,无数城镇、村庄成为废墟,田园荒芜,流离失所的百姓,除了被强制征入军队,则拖家带口,逃往干活就有饭吃的大齐境内。
关羽笑道:“安息大军攻入王宫之时,那些还不是战利品?我为你想个法子,你回去与贵国大王与太后商议,可以送来一批珍宝,我们请商人估值,然后以估值价格的七成,提供给你们物资。这批珍宝西部元帅府为你国存放一年,一年之内可用金钱赎回,如此变通如何?”
随着两国战事不断升级,西部大元帅府益加忙碌,淘汰下来屯在仓库的甲衣要卖掉,即将退役的战马,从贵霜和波斯萨珊抢夺的物资,都变成两国的抢手货。而安息人和波斯萨m.hetushu.com珊人购买的各种物资,很快就消耗在无休无止的战事里。
这个生活在贫瘠山地上的部族,以传统的战斗技艺,盛产雇佣兵和职业军人著称。库尔德人士兵以部落为单位,其头领便是士兵的统帅。历代安息王对库尔德人又喜又怕,喜得是这个部族战斗力很强,经常能够创造出军事奇迹,但是同样也会给安息王族的统治带来极大麻烦。因此历代安息王都会在库尔德人聚居区附近,驻留大量军队进行威慑,不时寻个理由诛杀部分不听话的头领,才能使他们保持恭顺和服从。
大齐人忙于改造新占的疆宇,南方迅速被黄皮肤黑眼睛的大齐人塞满,一大批新的军事和行政官吏已经到位,并与当地附庸势力一起,迅速瓜分了新占区域的政治空白和财富产业。
事隔数月,米结尔再次求见关羽,依然代表波斯萨珊国王和太后而来。关羽愉快地接见了他,米结尔奉上礼物,道:“尊敬的将军,奉我国大王和太后之命而来,询问一下贵国陛下有无答复传来。”
每天都有成百上千人倒在战场上,更有成千上万被迫逃离家园的难民。地广人稀的大齐向难民们敞开了怀抱,西州、阿州临近战乱区的地方,设立了规模庞大、设施完善的难民营。
与大齐帝国息兵,撤回南线防守军队,波斯萨珊人再要重新构筑战线,集结兵马并积蓄力量,需要大量的时间和金钱。但是波斯萨珊毕竟http://m.hetushu.com避免了双线作战,这是拿波斯萨珊人的尊严换来的,为此王族内部出现了分歧和声音,但是面对咄咄逼人的安息军队,这些分岐和声音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米结尔道:“王宫珍宝皆属大王所有,让大王拿出私物充当军费,会遭人嘲笑。”
可萨人的战斗力也十分强大,这个游牧民族虽然在上次叛乱中元气大伤,但是因其庞大的人口基数,依然可以召集不少精壮成军,相对于人口众多的安息王族来说,威胁相对还是小得多。可萨人与传统游牧民族不同,既有为数众多的彪悍骑兵,又能通过商业贸易赚取财富,因此一直深受周边大国忌惮。
约途将军正在盘算,若在波斯萨珊范围内划出两块地盘,允许阿萨人和库尔德人建国,能否可以作为重要筹码改变两族的立场,从而分化瓦解安息附庸军?
约途将军自十六岁跟随家主从军,在北疆足足呆了三十年,无论是安息人还是库尔德人,均不足让他产生畏惧,在他看来,世界上最可怕的是大齐帝国的军队,这些军队装备精良,士兵配合默契,悍不畏死,而且还有邪术相助,能够施展雷火法术伤人。
大齐帝国的掌舵人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奇才,竟能说服本已决定出兵与大齐开战的安息人,掉头攻打已经陷入困境的波斯萨珊人。大齐帝国则成为袖手旁观的第三方,这记妙着一石数鸟,还间接转移了罗马帝国的注意力。对于大齐这个hetushu•com底蕴深厚的庞然大物,约途将军认为没有必要与其敌对,只要保证其在西方的利益,他们显然不会在乎波斯萨珊北方的土地,更会在意安息和罗马这两个军事和贸易大国。如果付出利益,让大齐帝国暗中相助,安息这个强敌的威胁将会被迅速弱化。
此次安息用兵,军事紧逼是既定方针,但是战争规模有所控制,以保守的战术推进,避免因为意外失利,还要利用好附庸部落的兵力。安息王封了两个王爵,并允许在聚居范围内自治,这让阿萨人和库尔德人十分顺服,此次出战几乎倾族而出。
安息王好似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这是王族不可忍受的耻辱,所以足够多的军队不断走向战场。坚韧的波斯萨珊人也在增兵,斗志昂扬地坚持,甚至有余力突击或袭击安息国的边境城镇。
只要击退宿敌安息人,只余一半面积的波斯萨珊国,依然还是一个大国,虽然已经不可复现昔日的辉煌,但若趁虚拉拢一些安息国的附庸,照样可以成为北方与安息抗衡的霸主之一。
自治称王,是阿萨人和库尔德人自安息国建立开始,两族上下为之奋斗数百年的目标,在诸代安息王统治下,两族几代人前赴后继,牺牲了无数子弟,终于换来了自治称王。
安息王族原本就是一个大部落,自数百年前开始,就是附近地区最大的部族力量,他们虽然在与周边部落征战时,也受到不少打击和挫败,但是人多势众的族群很快就会恢复hetushu.com过来,这个历史悠久的古老家族,让数代波斯萨珊王望而生畏,不敢轻易招惹。
米结尔知晓洛阳地处遥远的东方,却不知大齐有远比快马迅速的飞鸽系统,因此不以为异,接着说道:“我国与安息国大战,物资匮乏,财政拮据,大王和王后让我来向将军求援。”
这些附庸军的利益和诉求不尽相同,相互之间矛盾不少,全靠安息王族强大的军事威慑,而不得不在安息王的诏令下出兵。一旦有人接受了这枚筹码,将会引发影响力更大的连锁反应,不论结局如何,这些内部分裂和内讧足以牵扯安息人的一半力量。
约途将军领导的波斯萨珊军队,坚韧和难缠远远超出安息人的想象,在约途合理的指挥和调遣下,人多势众的安息人并未达成速战速胜的愿望。在国家存亡之际,波斯萨珊王族子弟自发报名参军,来到战场与将士们同甘共苦,这让波斯萨珊士兵士气高涨。在约途最近组织的一次突袭中,杀死安息王麾下两名侍卫长出身的将军,俘虏了安息王族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第十三步兵团团长乌马布。
安息王最初起兵之时,认为波斯萨珊人与大齐交战,连战连败,兵马损折近半,连败的波斯萨珊人根本不会给大军带来太大阻碍,万万没有想到波斯萨珊人竟然如此坚韧,激战数月,损折十余万将士,只攻下几座无关紧要的小城。而物资的损耗,早将仓库折腾干净,无奈之下只能通过汉商购买,已经耗费国库大量财政盈余。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