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进军大西北二十八
马蹄飞扬,声震长空。博尔塔拉蒙古部落的首领孛日帖赤那,快马跟在那逊绰克图的身边,神色担心的提醒了他一生。
众将默然,对乔志清把握全局的能力敬佩不已。当真如张闲所说,要是匆匆出兵南疆,必然会被蒙古人趁机偷袭。
在蒙古骑兵倒下一批,后面一批又向前冲击了十几米之后。
“莫日根单手抱胸行礼,跨马就拔出了腰间的大刀。带着护卫队,朝前线的马队冲了上去。
战场顿时就被隆隆的炮火声覆盖,足足有上万的蒙古骑兵被炸的人仰马翻。
其他的师部可以脱身,在城外布下一个口袋阵。蒙古军要是敢进这个口袋,便立即扎好袋口,管保蒙古大军有来无回。
王保田恍然大悟,看着城外回军铺天盖地冲击的这阵势,刹那间明白当初蒙古人骑兵为什么能够横扫欧亚。先不说短兵相接,就是远远看着冲击的这股气势,心中也是心血起伏。
“领命!”
“兄弟们,你们是草原上的雄鹰。为了祖先的荣耀,冲啊!”
“全体准备!”
吴兄弟,哈密城的情况怎么样?城墙都修缮完工了吗?
那逊绰克图嘶吼一声,满脸凶光的挥下了手中的令旗。
城外旌旗飞扬,战马嘶鸣。二十二万的骑兵把城墙的四面都包围了起来,黑压压的一片不见首尾。
“司令放心,我们动员了城内的所有汉人,把城墙几乎是翻新了一遍。原来的土墙外面全部加固了一层砖石,除了东西南北四m.hetushu.com座城门外,没有任何的漏洞!城墙上每个十米便布置一门迫击炮和一挺远征机枪,足够让蒙古鞑子有来无回。”
城外尘土飞扬,二十多万战马扬起的尘土。在秋风的漫卷下,遮天蔽日,连天空都便的昏暗了起来。
“孛日帖赤那,亏你还是草原的一匹苍狼,怎么说话像是胆小的兔子一样!”
张闲终于挥下了手中的令旗,城墙上的传令兵全部跟着挥下了令旗。
一颗颗子弹瞬间就打进了战马和骑兵的身上,发出一阵阵沉闷的响声。
“噗噗噗”
罗三元满脸兴奋的征求了下意见,他的骑兵师筹建几个月,早已经操练成形,总想着拉出去试试火候。
那逊绰克图气的牙根子发痒,对着手下的大将怒喝了一声,满脸的杀意。
“冲啊!”
冲在最前面的第一批战马当场就中枪倒地,带着马背上的骑兵翻滚了好几圈,才停了下来。
“发现蒙古骑兵,全体注意,准备开火!”
蒙古骑兵完全被城墙上的华兴军给打懵了,他们从未见过这种惊人的武器。
“那逊绰克图盟主,这几日据我的手下探查,汉人在乌鲁木齐刚刚修筑了城墙,咱们光靠骑兵恐怕还不能拿下城墙吧?”
那逊绰克图双眼血红,手心紧攥的紧盯着前方的冲锋,咬着牙从嘴里蹦出了一句。
张闲笑了笑,布置好所有的防御后,心里也踏实了一些。蒙古骑兵虽然在野外作战厉害,但是没和*图*书有步兵的配合,攻城却是弱项,一个师的兵力便可以完全防御城池。
第一批冲上前的两万骑兵几乎全军覆没,第二批两万多骑兵紧随其后。在冲进一千米之后,竟然怯战的勒住了马头,不敢上前。
所以修缮内城城墙工程量并不大,只是在原有基础上修补和加固了下。
“开火!”
“呜呜呜”
秋风萧瑟,黄沙漫卷。
“莫日根,去把领兵的将领给宰了。临阵畏战,耽误战机,格杀勿论!”
乌鲁木齐的城墙和关内的城墙不一样,只是针对内城的城墙。老百姓大都在内城居住,在城外劳作,城外并有修建外城城墙,作战时老百姓全部撤回内城。
虽然华兴军也和骑兵作战过几次,但是第一次面对二十二万骑兵一同出击。那种万马齐奔,碾压一切的冲击力,足以让人不自觉的打起寒颤。
孛日帖赤那也不再多说什么,虽然心里羞愤难当,但还是咬了咬牙忍耐了下来,毕竟他们也是为了新疆的蒙古部落而来。
在野外作战,步兵就是装备再好,面对如此大规模的骑兵袭击,稍不留神就会面对相当大的风险。
“不急,你们的骑兵师是我们手上的杀手锏,只能在最关键的时候才能拿出来。”张闲笑了笑,回头问王保田道,“保田兄,乌鲁木齐的城墙修缮的怎么样了?”
王保田镇定的在城墙上紧密注意着战场的动向,站在张闲的身旁,看着蒙古骑兵怪异的行为不解的问了一句。
m.hetushu.com逊绰克图满脸鄙视的奚落了句,他这次来存心想在这些卫拉特蒙古部落面逞逞威风。他们喀尔喀蒙古当初被打的差点覆灭,这次就是为了挽回祖先的面子而来。
张闲凝眉解释了下,这种法子他和回军骑兵交战的时候也见过几次。不过只对五米之下的城墙有效果,像是西安、南京、北京等大中城市要塞,就不起什么作用了。这种法子也对付乌鲁木齐,若是华兴军使用的是冷兵器,只用两三个冲击,恐怕就会垒积起一层层的坡面。
到这个时候,勃日帖赤那还以为漠北孤蒙古是同情新疆的蒙古族,为了他们才肯出兵和汉人作战。
一声枪响过后,紧接着就是万枪齐发。子弹似是海浪一样,汹涌的朝着蒙古骑兵拍打了上去。
“盟主有令!临阵未战,耽误战机,格杀勿论!”
“那就好,就让蒙古骑兵嚣张一阵子。等打完了这场防御战,咱们也该主动出击,让他们见识下厉害!”
城墙上不知道有多少的迫击炮瞬间发出刺耳的低吼,一颗颗直奔天际,划过完美的抛物线,最后像是冰雹一样,铺天盖地的朝着蒙古骑兵砸了下去。
孛日帖赤那让自己的部落退后,不再担任前锋。他这个前锋本来也只是给外蒙古的大军带路的。他知道华兴军的枪炮的利害,真正到冲锋的时候,还是由外蒙古的骑兵打头阵。
蒙古骑兵嘶吼一声,拔出手中的军刀就向城墙冲击了过去。
其他将领惊的冷汗直http://m.hetushu•com流,连忙就挥手带着手下朝城墙冲击了过去。
王保田满脸骄傲的回了句,他负责的是对乌鲁木齐的城墙修缮任务,只用了一个月就完成了目标。城中的汉人十分的积极,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免费的出工出力。
哈密是新疆的大门,也是华兴军转运物资的基地。守住了哈密,也守住了蒙古骑兵东进的门户。不然蒙古骑兵进攻乌鲁木齐不成,极有可能向东进入关内。甘肃和宁夏的华兴军本来防御着北面的内蒙古,要是被外蒙古在后面捅上一刀子,那后果可不堪设想。
两日后,蒙古的二十二万大军全部在乌鲁木齐的城外布置妥当。
“张司令,你放心吧,哈密城万无一失,就怕蒙古鞑子不来!”
“冲,冲啊!”
城墙上的华兴军全部打开保险,眼光、准星、目标在一条直线上。
那四溅的弹片像是一根根箭头一样,飞射进战马和骑兵的肉体里,“嗞啦”一下就是血肉横飞。
“司令,蒙古人想干什么呢?”
张闲满意的点了下头,转而看向了吴旭明。
随后的战马因为惯性,要么踩着战马的尸体而过。要么就扑腾被前面的死尸绊倒,跟着在地上翻滚了起来。
“他们这叫垒土攻城法,在蒙古骑兵辉煌的时代,经常使用这种方法攻城。用一袋袋的沙土垒积在城下,骑兵直接就踏着沙土冲击到城墙上!”
“咻咻咻”
在这个距离内,密集的马蹄声让整个城墙都跟震动了起来。
前线冲锋的马队纷和图书纷给莫日根让路,莫日根便冲便吼,等到带兵的将领迎上来行礼,还没有说话,莫日根就抽出大刀把那将领斩杀在了马下。
“华兴军!我要攻下乌鲁木齐,必定屠杀你们汉人全族!”
此次兰州军区的新十一军和新十二军防守乌鲁木齐,四川军区的新十三军和太原军区的新一军防守哈密。
一路之上,骑兵所到之处,各族部落纷纷逃散躲避。勃日帖赤那趁机灭掉了几个平常和蒙古族有冲突的小部落,所挡之处几乎是屋舍尽焚,人畜全屠,方圆十里都找不到一个活物。
吴旭明淡定的回了句,永远是一副沉着冷静的模样,什么话从他嘴里说出来,人听着就放心。
张闲立在城墙上亲自指挥战斗,在蒙古骑兵冲进望远镜里后,淡定的对传令兵下了指示。
“原来是这样,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攻城的法子,可惜他们没有机会冲击到城墙下面!”
“轰隆,轰隆,轰隆!”
一周以后,外蒙古的二十万骑兵终于进入了新疆境内,在阿勒泰和博尔塔拉蒙古的两万骑兵会和。
“张司令,我们新一军的骑兵师已经练成,这次要不要我们露露脸,主动出击一次?”
两军由博尔塔拉蒙古部落为先锋,南下后直攻乌鲁木齐。
城墙上的牛角声呜鸣,令旗挥舞,所有的士兵都相继拉开了枪栓。
待蒙古骑兵冲进五百米的时候,张闲淡定的抬起手中的令旗。
蒙古骑兵一批批的发起冲击。在冲击之前,都会装上一麻袋的沙土放在马背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