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进军西南十一
战争本来就是为了政治服务的,如今太平军的水军全军覆灭。李秀成和石达开又闹的不可开交,正是谈判的好时候。都是汉人,能不动刀兵的最好。世界这么大,总有个地方能容纳下石达开的队伍。
“庆元,你先退下吧。”
那几个服务员都是相貌端庄的女子,乔志清心里一笑,暗道这个闫老实还有点眼光。
这时,闫老实已经带着店里刚招募的服务员送上了酒菜。
南京总统府
乔志清紧盯着奉节县的地理位置,如今江中的水军已经完全荡平。陆军便可以源源不断的运抵四川,到时候赶在新年前便可完全荡平四川。
乔志清满脸的无所谓,丝毫不把这些虚名放在心上。
“庆元,此次你去成都求援,忠王是何以应答的?”
最年长的汪士铎首先开口,满脸的犹豫。
在座的众人都是满脸的激动和欣喜。
“这个……”乔志清愣了下神,略微思考了下,对魏子悠吩咐道,“这样吧,现在也快吃午饭的时间,你让他们到总统馄饨店等我,我就在那里接见他们。”
“汪先生,我会专门给你们特批一个条子。由你担任这个课研组的组长,你需要多少的经费就从财政部领取多少,但是一定要做好各项的收支报表,给财务部审核。我说了,这个工程量很大,一时半会肯定无法完成。而且以后新中国的疆域会越来越大,所以我准备成立一个专门的国家测绘局,受国务院直接领导,专门从事这项工作。这个m.hetushu.com局长就暂时由汪先生担任,这样你们也都没有了后顾之忧,也可以安下心来好好的工作。”
魏子悠平静了下心情,询问了乔志清一声,说起了正事。
众人也跟着端起酒碗,相继敬了乔志清一下。坊间都传言乔志清平易近人,他们几个还多有不信,今日一见果然不是妄言。
回到书房后,还是小嘴乐个不停。
乔志清笑了笑,端起酒碗和众人又碰了一杯。其实他这么做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培养专业的测绘人才。日后在打探情报的时候,也可以把详细的地理数据都发回来。这样对军事行动大有益处。不像现在,完全就是靠着兵强马壮,横冲直撞。若是真是碰到实力相当的对手,那就极有可能陷入包围圈中,全军覆没。
石达开细思了一会,并未直接回答,而是问起了和李秀成协防的事情。
乔志清回头对闫老实笑了笑。
“小民见过总统了。”
“是,翼王。”
“总统,老朽代华兴书院地理系的师生谢过您了。”
不管哪个朝代,对旁门杂学都被看重。尤其是地理学,更是排斥在正统学说之外。若不是乔志清开办了华兴书院,几人还真没有用武之地。所以汪士铎心怀疑惑,不知道乔志清是开玩笑还是说真的。若是真的,经费只有一些,就算是再有一腔热血,也施展不开手脚。
“得嘞,您几位稍等,马上就来。”
奉节江战大捷的消息很快传了回来,乔志和图书清拿着捷报一点惊喜都没有。海军三艘六千吨的铁甲战舰,对付百十艘木质小船,焉有不胜的道理。
“坐下说话吧,你们三人都是当今的难得的饱学之士。如今国家到处都是用人之际,该是我拜见你们才是。”
闫老实高兴的吆喝了声,扭头出门就下了楼去。
三人同时起身,又跟乔志清作揖了下。
“总统,你说的不错。绘制地图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其中包含了很多政治、经济、文化的内容。按照总统所说的区域,那经费可不止一些。不知道政府会下拨多少经费?也好让我们心里先有个准备。”
乔志清连忙挥了挥手,轻笑着示意三人坐下。
吉庆元脸色暗淡,吞吞吐吐的好半天才说了出来。
“海军的战舰跟太平军想必,就如同大人跟小孩一样。他们打输了才是奇怪,赢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乔志清直抒胸臆,笑着环顾了下众人。这些人都把目光集中在汪士铎的身上,看的出来,他应该是这些人的师长。
“得了,您还有什么要交代的?若是没什么事情,我就把这些军报全部发下去了。”
“总统请。”
“多谢总统。”
众人齐声道了个万福。
“多谢总统。”
乔志清笑了笑。
“乔大哥,我跟你介绍下。”魏子悠兴冲冲的一一给乔志清介绍道,“这位是邹世诒大哥、晏启镇叔父、汪士铎伯父,其他的都是他们的得意门生。”
“你对海军海军的要求可是越来越高和-图-书了。”魏子悠掩着小嘴轻笑了下,想起上次乔志清交代的事情,认真的问了一句,“乔大哥,你上次不是说要见一些地理学家吗?我已经让父亲通知他们了,虽是等候你的召见。”
“老闫,今天客人多。待会再准备些下酒的小菜,把上次我留在这里的陈年女儿红拿上来。”
“各位大贤,今日幸的在此相逢,再下先干为敬。”
乔志清笑了笑,在魏子悠的服侍下,坐了下来。
“我想子悠已经把我的意思告诉你们了,三位都是当今有名的地理学家,也从事过大清坤舆图的绘制。我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想邀请各位,为各省、市、县,绘制详细的地图。这个工程量也是十分的巨大,不知道各位有什么问题没有?”
“去吧,人是你介绍来的,当然需要你作陪。”
“那我先走了,你有事再唤我。”
乔志清详细的介绍了下,满脸的正色,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乔志清环顾了下众人,各个都是满腹经纶的模样。除了两位相貌显老的中年人,其余看上去都很年轻。
魏子悠已经在二楼订了个包间,乔志清在闫老实的带领下进去后,屋里的人连忙都起身跟乔志清抱拳作揖。
当然,在大清国,目前还没有这样的对手出现。不过在美洲的那个国家,虽然它现在还很弱小。但乔志清还是时常如芒在背,只恨自己还没有那么强大的实力。
吉庆元抱拳回话,本想宽慰石达开一声。但看着他那疲倦的面色,也不好hetushu.com意思再开口,转身就退了下去。
“乔大哥,我们打了大胜仗,你怎么一点高兴的样子都没有啊?”
“应该是我谢谢你们才是,你们才是为子孙后世谋福利的人。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回去后我便交代给洪仁玕落实。”
很快就日上三竿,乔志清用毛巾擦了把脸。出了门便让亲兵备了个马车,直奔了总统馄饨店。
“没什么事,把手上的军报发下去就行了。上面我已经做好了批复,他们看了之后知道该怎么办。”
乔志清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连忙对魏子悠交代了声。
魏子悠甜笑了下,说着就出了门去。
“子悠,待会顺便通知洪仁玕一声,就说我有要事和他商议。”
魏子悠应了声,整理好手上的军报就要出门。
众人各自舒了口气,坐下身子后,脸上都不似方才那般紧张。
乔志清不由自主的轻笑了出来,把目光集中在那片仍旧荒芜的澳洲大陆上。
“乔大哥,你说那个闫老实也不老实啊,他还知道用总统当招牌,你也不怪他。”
众人用过饭后,乔志清带着魏子悠告辞先走一步。没有曾纪芸那个吵吵闹闹的丫头在,这馄饨还真吃不出个味道来。
翼王顿了下,疲倦的闭上了眼睛。
“知道了,待会我发了情报,就给你传唤一声。”
魏子悠一路上笑个不停,为自己的叔叔伯伯们感到高兴。
众人各自一愣,都没想到从来一直饱受歧视的旁门左道,会受到如此的礼遇。当年明朝http://m.hetushu.com时徐霞客奔走万里,耗费毕生精力,散尽家财,可还是被世人视为不务正业。
“总统有礼。”
“都坐吧,各位不用拘谨。”
“我也要去,也带上我吧。我只吃饭,绝对不会打扰你们。”
要知道,在华兴书院,地理系一直是个冷门。大家都不知道学这些,将来出来有什么用,所以大都报考了其他实用的学科。若是乔志清真的成立了国家测绘局,那地理学一定会桃李满天。
翼王苦笑了下,靠在帅椅上仰天长叹,“李秀成啊李秀成,枉你还是忠王。唇亡齿寒,到了这时,你还在跟我争权夺势。罢了,罢了。”
乔志清淡淡的回了一句,脸上不经意的露出一丝微笑。
乔志清轻笑着摇了摇头,埋头对各军发来的军报一一批复了下。
“翼王,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啊。此次去成都,忠王并没有接见我,而是派他的堂弟李世贤和我商议对策。按照李世贤的意思,他是想让你交出兵权,然后才派兵协防。”
汪士铎激动的双手颤抖,哆嗦着嘴皮吐了一句,满脸的通红。
“闫老实是我的老乡,人虽然老实,但还是有些晋商的头脑。总统不过是一个称呼,他要是高兴,皇上我也给他用。”
魏子悠坐在卧榻上,无聊的踢着细腿,看着乔志清轻笑了一声。
闫老实出了门后,魏子悠给众人都满了杯酒。乔志清事先端了起来,各自示意了下,敬了众人一碗。
魏子悠满脸的欣喜,一直听说南京城里有家馄饨店用总统命名,还真没去品尝过。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