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五祖爷变成了五爷爷
“族长,这样吧,我说个名字,要是咱们真是一支我就看,不是的话,咱们收了族谱继续喝酒怎么样?”杨大利知道老族长这是激动的乱了规矩。
杨大利话一说完,就看到四周的老人们全都瞪圆了双眼。而后露出欣喜的眼神,看着杨大利的眼神也变了,那是一种比他乡遇故知,老乡见老乡还要亲切的眼神。
想到这里,杨大利忍不住打开了包裹空间,看向了写着城镇中心的驴车,这个金手指,这个不能用的金手指!似乎忽然杨大利脑中灵光一闪,似乎,貌似自己即使建造了城镇大厅,也不能判定自己造反啊,这个年代游戏还没开发出来呢,谁会知道这是城镇中心?自己只招募农民帮自己种地就可以了,想到自己所在地是北大荒,还是深山老林的北大荒,杨大利不禁乐了,天无绝人之路,哈哈哈!
想到这里,杨大利看了看电子表,才刚过七点,估计老族长还没睡,杨大利起身穿上豆子哥送来的军绿色的裤子还有一件小背心赶去族长那。
而后又想到了今http://m.hetushu•com后的发展,掏出自己缴获的几千块钱,数了数,五千六百八,除去这些,自己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虽说这些钱放在这个年代,算是有些富裕了,可是这并不是自己穿越想要的,许多商业界的大佬现在可都已经发达了,第一颗商业卫星似乎就是今年发射的,经商的话资本还是太少了。
“关系”在杨大利说出名字后,老族长立马就跟进入工作状态一样,顺口问道。
四周的人没在吸气,反而松了口气,可老族长却颤抖的站了起来,右手颤抖的摸向杨大利的头“我的乖孙子啊!”
“我想找找周围有没有什么宽阔的谷底,有五爷爷在这,老家我也不着急回去了,不如在这陪着五爷爷,但我在这也不能白吃白住啊,就想着搞些地种种”杨大利忽悠到。
其实听到杨大利能说出家谱上面的几个字的时候,四周的人已经认同了杨大利,是一支的,而现在杨大利说出了两个名字后,已经完全相信了杨大利。
hetushu.com大利现在内心深处有着深深的忧虑,自己倒回三十年,穿越不是重生,可自己老妈今年刚生的孩子到底是自己,还……是自己,脑子里乱哄哄的想了半天,越想越头痛,索性不再去想。
老族长打开族谱,杨大利闪到了一边,族谱是不能随意给外人看的,因为这是一个关乎家族传承的贵重物品。
就这样,酒席在杨大利晕晕乎乎中结束了。
“五爷爷啊,咱们这里有没有地图之类的东西?”
“要那作甚?”
杨大利脑子乱了,彻底乱了。
杨大利也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头,连忙改口到“我祖爷爷,我爷爷是杨德名!”
“哎,这算什么事,乖孙不着急回去,我肯定开心啊,爷爷山后有两处空地,现在爷爷忙不动了,你拿去种吧!”
很快,杨大利再次忍住了,这事情不能这么莽撞,得好好思量一下,帝国里面的建筑拥有太多的超自然现象,如果让其他人发现了,难免会发生很多意外,看来,自己得找个偏僻又广阔的山谷,最好还有许多矿物资源。和图书
而老族长开心地看着目瞪口呆的杨大利,越看越开心,三哥的孙子啊,这比他乡遇故知,老乡遇老乡还激动啊。
“额,不是啊爷爷,我就想整着玩玩,嘿嘿”杨大利心里有些着急了。
杨大利脑袋里有些乱,还没理清楚自己该报什么辈,虽说能提一辈,但是爷爷的爷爷自己该喊什么,自己再往上提一辈又该喊什么,还没搞清楚,这时猛的一听老族长发问,想着爷爷上面,反正都得喊爷爷,连忙道“我爷爷!”
老族长确实没睡,整点着煤油灯在院子里纳凉,看到杨大利来,正了正身子,“乖孙啊,怎么还没睡?”自从杨大利对号入座以后,老族长对杨大利更是格外的热情和疼爱。
杨大利忍不住,蒙在被子里狂笑了起来。自己招募的农夫只要管吃管住,不用发工资,就可以给自己种地了,想到帝国时代里面的农田产量,杨大利恨不得现在就找一处空地建造城镇大厅。
老族长看到杨大利闪到一边,急忙想要拉过杨大利,让杨大利继续坐下,杨大利死活不肯。
http://www.hetushu.com出缴获的煤油火机,点着了书桌上的煤油灯。
一群人全都没注意到杨大利的变化,都以为这孩子遇到自己老家人过于兴奋了。
说完就一把搂住杨大利哭了起来,杨大利也愣了,而旁边的人赶紧看向族谱,只见杨大利说的名字平排着十五个同一辈的名字,(那个时候三妻四妾的,十几个孩子很正常)而后,不到三十的小豆子立马说道“是三爷爷的名字!”
而杨大利也改变了待遇,分到了一座相对宽大的房屋,不过里面除去差不多的家具,只是多了一床褥子,一个书柜。
“杨正德”杨大利为了保险,想起了曾经爷爷说过,他的爷爷担着扁担,带着几个祖爷爷一起从山西搬到山东来的,路上几个祖爷爷还走散了好几个,有的去了四川,有的去了东北,还有的死在了路上,然后杨大利就偷偷的去查看爷爷的爷爷名字是什么。
老族长在杨大利说出名字的时候就已经有些反映了,等杨大利说出关系后,两眼立马瞪圆溜了。
掏出缴获的红莫尔,抽出一根,抽了起来,不过说http://m.hetushu.com实话,这味道,杨大利真的不习惯啊。
“嘶……”
而四周的村干部也都是自己族的,看到杨大利能“对号入座”也都开心的不得了,喝酒的喝酒,聊天的聊天。
“族长,家谱带来了”叫小豆子的中年男人是族长的孙子,但是在宴会上是不能按照辈分称呼爷爷的。
山寨里没有通电,想想也是,曾经记得老爹说过,即使在山东老家,90年的时候,自己那个偏僻的小村子都没有通电,更何况是这偏远的山村。
“好好,快说!”
最后老族长终于平静了下来,一番细说,原来老族长是走散的老五,按照原本世界,就是杨大利的五祖爷,可是到了这里,杨大利倒退三十年,变成了五爷爷,杨大利都知该如何是好了,自己这算是不孝呢,还是算不孝呢。
玩大了,杨大利内心里吼道,我特么只是对祖宗不孝呢,还是不敬呢,三十年啊,自己老爹刚和老妈结婚吧?不对,窝草,刚好三十年,我今年刚出生?那我是谁?
杨大利刚说完,就听到满堂的吸气声,而后看向杨大利的眼神又发生了变化。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