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 紫岚州之难(六)
“主人,魂主只能帮你到此了。”
魔元力巨石携呼啸之风凌厉降临,魂主脸上唯一存在的五官,也就是那对滚圆的双目看不出是喜是悲,是绝望还是惊惧,总而言之,在魂主眼里好像永远看不出它的情绪,哪怕此刻已经面临生死存亡之际,它也分毫慌乱不显。
“主人,魂主尽力了。”
只见魂主将那飞出去作势要与魔元力巨石撞在一起的两道锁链左右分别一甩改变方向,继而沿着那巨石下坠的不规则石身从两侧极速缠绕合并在一起,待得这钢铁锁链将魔元力巨石整个缠绕住,魂主暴喝一声,两只胳膊用力将其甩向那窥灵期圆满魔修!
魂主冥顽不灵,这窥灵期圆满魔修也不再多说废话,手中法诀再起,一块再度扩大了三十丈,直径达五十余丈的巨大魔元力巨石迅速凝成,这魔元力巨石形成的刹那,这一片天空都由此昏暗下来,再无一缕阳光能透过照射在这山顶空地之上,如此昏暗的环境,那魔修一对阴狠的眼睛闪烁的极亮,阴笑一阵喝道:“本大人知道一般宝器伤不http://www.hetushu•com到你们这种阴魂之体,但这元力能量你们却是闪躲不了,这一击,应该足够你魂飞魄散了罢!”
由于这魔石坠落之法施展出来时是被那魔修神识锁定住了魂主的身形,所以尽管这一幕惊住了那魔修却也没让其慌乱,至于魂主那边,见自己用力甩不回这再度朝自己坠落砸来的魔元力巨石,它干脆飘身而起直接顺势拖着这魔元力巨石朝那魔修冲去,那魔修见状想也不想便呼喊出一声“爆”!终而魂主便是在半路中被其身后拖着的那魔元力巨石给炸飞了魂体!
见魂主不言语,这窥灵期圆满魔修还以为它是想通了,准备投降于自己,于是赶紧趁热打铁道:“别以为本大人这是在哄骗与你,说吾王统一凡界,登临凡界帝皇宝座绝对不是空口说白话,不妨告诉你,吾王可是有魔界大能在背后支持的人!”
然而,接下来魂主的动作却是让这魔修再也笑不出来了。
望着那在视线中逐渐扩大、扩大、再扩大的急速魔元力巨石,魂主其和图书实此刻完全可以以他阴魂之体的灵活飘荡奔逃,哪怕对方已经用神识锁定住了它,它也可以边跑边消耗那窥灵期圆满魔修的法术持续威能,直到后者放弃追杀于它。
“主人,快回来吧。”
魂主落地,于这片幽林中隐匿起自己的身形,如今无法再为保护浊殿殿徒作出任何贡献的它既然没魂飞魄散,那么它也没必要再出去白白送死,起码它活着等凌逸来了还能把这发生的一切告诉他,所以为今之计,魂主觉得自己只有等。
魂主闻听这四个字后的第一反应便是凌逸那张俊逸清秀的面容,以及他那傲然挺拔的身姿,心里默念着,如果这众界之中会出现一个帝皇,那我坚信,这个帝皇,便是我的主人,凌逸!
钢铁锁链得到魂主残余全部魂力的加持,两端锁链头部于魂主粗大的双臂下方陡然窜出,夹杂着万钧之力与那魔元力巨石冲撞而去!
“凡界帝皇?”
心念闪烁间,魂主调动自身魂体中每一个角落残余的魂力集结到自己身体上缠绕的那暗黑锁链之中,得到魂力的加持,魂主m.hetushu•com这一身长长的钢铁锁链开始围绕着它游动起来,阵阵锁链声响遍整个空间,犹如那来自地狱的囚徒拖着脚链在阴暗走廊里前行一般!
说着,这窥灵期圆满魔修还不忘放出神识查探魂主体外散发的波动,当他看到魂主魂体又是黯淡一分,而且体外气息也有所减弱时,咧嘴阴阴一笑道:“行了,你也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了,我是不好灭杀你,但也如今也阻拦不了本大人屠杀浊殿余孽的脚步了,说吧,你到底是选择利用自己灵活的魂体逃跑,还是继续在这里耗尽最后一丝魂力来个魂飞魄散?”
“凭你这点威能还想用那锁链破除我那魔石坠落之法?即便你能半路将其引爆又如何?光凭那爆炸余威,便足以将你那风雨飘摇的魂体击散了!”
有此疑问,这窥灵期圆满魔修收服魂主的信心更足了,只是这个问题他也不太清楚,毕竟他只是魔郡郡王手底下的一个小将而已,甚至地位还不如那窥灵中期的前任魔极门门主,不过为了不战而屈人之兵收服魂主,省去自己不少力气,他还是和*图*书胡乱编造一个谎话回应魂主。“我魔界大能都会一门穿梭空间的诡秘神通,这神通其他各界修士无人懂得,所以修魔者统一凡界是迟早的事,毕竟你渡劫期圆满修士再强,难道还能和魔界大能硬撼?”
言及至此,这窥灵期圆满魔修及时停住话语,目露得意之色望向魂主道。
等它的主人,以帝皇姿态归来!
被那巨大爆炸之力轰飞的魂主在半空中激射向远方,心里如此喃喃自语,原本应该受到此攻击便会直接被轰散魂体的它在生死存亡之际陡然感觉自己眉心处涌出一股说不清什么属性的能量灌入全身,维持住了它这脆弱的魂体,然后它便顺着那爆炸之力继续飞射,直到降落在一处幽谷中才停住身形,有意识,却动弹不了了。
魂主一听,有些不太明白传音问道:“魔界大能在背后支持?不是说天地法则规定,高层次界面修士不得随意穿梭于底层次界面么?”
魂主两眼瞪的滚圆,气势汹汹的神识回应道:“想让我臣服,不可能!来吧,我知道打不过你,但能为主人的那些朋友拖延一些时间和*图*书便是一些,不过我也警告你一句,我的主人不平凡,不是你那所谓魔郡郡王所能灭杀的!而你,过不了多久便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百倍千倍的代价!”
话音落下,这魔修一双眼眸穿过这昏暗空间直达魂主身上,神识锁定目标一声法令发出,其头顶这块元力魔石便是以完全不符合它那庞大石身的速度疾驰俯冲坠落,径直砸向魂主那已经黯淡了不少的魂体。
那窥灵期圆满魔修望见魂主用它那身上缠绕的钢铁锁链悍然与自己的魔元力巨石对撞而去,当即便扯出一抹不屑的微笑冷言喝道,他这一记法术可是凝聚了他一个窥灵期圆满修士的全力一击,而且这魔石坠落之法也是窥灵期圆满境界中排的上号的强大法术,他可不相信凭魂主这么一个到了油尽灯枯的五魄后期阴魂能回光返照般把自己的攻势破除。
但在这一刻,魂主却是不愿意再逃走,因为它清楚,它走了,主人来了它没法交代,而且它走了,便无法在短时间内再度出手阻拦这魔修进攻集灵城的步伐。
“反正,无论哪种选择,浊殿余孽都必须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