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胜云清
“血魔印!”
先前血灵剑施放的血色剑芒在水火海洋的对峙下双双消散,继而在那血魔印即将落在云清胸口的刹那,其头顶直径丈许的水火灵轮灿然喷射出无数道水火光华,宛如一道道水火枪弹悉数杀向站在原地操控血魔印攻击的凌逸而去,面对各自施展的法术神通,两人尽皆没有闪躲之意,接下来,就要看谁的防御能力更强,谁的法术威力更为恐怖!
再说那朝凌逸喷射而去的漫天水火之光,此术能在最后分胜负的关头被云清施展出来,其威力就算用脚趾头想凌逸都能想到,之所以不闪躲,可不是因为凌逸躲不开,毕竟九转昙花现的玄妙,凌逸俨然是深明于心的。
血红色剑芒携着撼海碎山之威破开灵镜之相毅然斩在了水火灵镜本体上,水火灵镜不愧是伪劫宝层次的宝器,在凌逸这一狠厉攻击下居然没有立刻被击飞出去,然而从那水火灵镜传出的轰鸣声却是说明了如若云清再不有所动作,恐怕这灵镜宝器是支持不了多久了。
退无可退,那就来吧!我倒要看看,你一个渡劫前期的修士能施展出什么恐怖攻击来!
由于凌逸的血魔印最先施展出来,因此在一记轰响传出,血红光印先是印在了云清胸口,血芒爆闪之际,云清胸口道袍瞬间被血印携带的血气侵蚀瓦解和-图-书,接着在血色光印的猛烈撞击下,云清胸口处那一片巴掌大小的血肉立即翻飞炸碎,待得血光收敛,众人便是看到云清胸口处一个不断往外涌着鲜血的血洞骇然显露,两只原本挡在胸前的双臂此时正颤抖着垂在身体两侧,其俊朗的面容如今更是苍白惨淡,受伤之重,难以遮掩。
源源不断的撞击声在凌逸身上发出,受了重伤的云清自然无法长时间维持水火灵轮的运作,等云清元力耗尽,那半空上的红蓝圆轮也是随之变得虚幻消散,而击在凌逸身体上的火焰水箭也逐渐开始青黄不接,没了续力。
“云清兄,想给凌某使绊子,先挡下这一记血魔印再说吧。”
“水火灵轮,万千水火疾!”
“谁说你赢了?!我还能再战!”闻听凌逸说自己侥幸获胜,一股强烈的不甘瞬间充斥云清心头,右手捂着胸口血洞喝道。
血印表面涔涔殷红液体交错流动,缕缕夹杂着妖异气息的血气升腾不已,继而这血色光印在凌逸一点之下,便是闪电般朝着竭力抵挡血剑剑芒攻势的云清悍然掠去!
听了云羽的话,同样消耗了不少元力的凌逸微微一笑,回应道:“云羽前辈过奖了,晚辈不过是侥幸获胜。”
轰!
“血妖骨甲!”
水火散去,凌逸那穿着血妖骨甲的挺www.hetushu.com拔身姿亦是显现了出来,不等观战众人惊叹声起,凌逸神识一动,便将血妖骨甲整个收敛进了体内,毕竟血妖骨甲由妖元力凝聚而出,虽然接受完血魔传承后,他知晓了将血元力同时灌入其中可以增强血妖骨甲的防御能力,不过现在他终究是以修仙者的身份呆在仙郡之内,流露出太多不凡总归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而之前施展出众多血属性神通的他加上血妖骨甲本身就是血红之色,只要用血属性气息稍加掩盖其释放出的妖元力,在这种氛围中倒是没引起他人注意。
一声低语自凌逸心头发出,随后在那万千水火之光落在其身上绽放耀眼光芒之间,一具血红色甲胄瞬间把凌逸整个身体包裹在了里面,就连他那俊逸面容也不例外,完全隐藏在了与甲胄相连的血红色面具之中,唯独露出两只深邃黑眸。
剑芒与水火之海正僵持间,远在云清对面的凌逸已是施展起另一门神通来,玄奥古朴的法诀如蝴蝶般在凌逸手中翩翩起舞,一道接一道的猩红光芒在凌逸白皙修长的双手中不停闪烁,待其法令落下,一个与血婷之前施展此术时大小相同却明显涨幅不知多少倍威力的血红光印于凌逸双手之间骤然凝现。
眼见自己本命宝器表面红蓝光华愈发黯淡,与和图书之心神相连的云清怎会不知此时水火灵镜已是处于了近乎崩溃的状态,而本命宝器一旦受损,身为主人难免要受到牵连,并且以后再想把宝器恢复如初,更是要耗费不小的功夫。因此云清伸手一招之下便使得灵镜化作一道流光入体,继而不等血色剑芒悍然斩落,他已是脚踩水火之力极速往后方暴退而去,与此同时,云清还将被清水、火焰分别包裹的双臂交叉挡在了胸前,试图抵挡这躲避不及的剑芒!
没有了水火灵镜的阻挡,血色剑芒毫无顾忌的一斩而下劈在了先前云清所站之地,只见一道巨大的沟壑在擂台上被剑芒劈斩而出,一直朝向云清后退的方向蔓延开始,待云清退至擂台边缘,身后便是北面观战台了,如果他要是再往后缩,那剑芒的威势必然会牵涉到观战修士身上,因此为了保持云殿君子作风,云清本心即使再怎么想避开,此时也唯有硬抗了!
云羽回头瞪了云清一眼,云清见状望向凌逸重哼一声不再言语,继而云羽冲着凌逸笑道:“小友不必谦虚,胜了便是胜了,希望以后能有和小友交手的机会。”说完,云羽单手拉着云清落回了石座上,把云清交给一众云殿弟子照看后,静默坐下。
“水火灵镜,收!”
一股浓烈的压抑之感涌上云清心头,惊悸之余云清www.hetushu.com抬头一看,一道血光呼啸而来,隐约间不难看清血光中血印的存在,但就是这么一个巴掌大小的东西,却是让他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
眼见凌逸毫发无损的站在原地,惊怒之余云清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往日只有他跨级战胜对手,哪里忍得下自己被一个渡劫前期的修士击败!
砰!砰!砰!
血魔印极速攻来,云清眼底闪过一抹狠色,那般动作仿若打算硬抗下这一攻击,同一时刻,更为繁杂的法术法诀快速在其手中结出,而后一轮闪耀着水火之光的巨大圆轮骤然在其头顶显现。
正当云清准备再度强行发起攻击之时,东面看台上最前方的云羽先一步落在了云清身前,散出一道云雾之力将其气息稳定后,转而目光灼灼的看向凌逸道:“小友真是好本事,看来血乏兄又招揽了个强力弟子啊!”云羽自然不知道血乏等人的血属性灵脉是由后天生成的,因此自打血殿一个个血灵脉修士相继出现并打出名声,包括云羽在内所有不知情的外人都以为这些修士是血乏从仙郡各个角落收纳到血殿的门徒,而随着血殿血属性灵脉修士数量增多,云羽等人的疑惑也越来越浓,血属性灵脉如此稀罕霸道,为何他云殿一个招揽不到,偏偏都被血乏弄走了?难道血乏整日不需要修炼,把心思都花在寻找http://www.hetushu.com血属性灵脉修士上了?还是说血乏有什么确定血属性灵脉修士方位的秘法?
血甲表面晶状颗粒密布,肩铠、膝盖、后背中央各有三根锋利骨刺向外立着,在闪耀的水火之光下反射着慑人光泽,一股诡秘、妖异之感顿时扩散开来!
攻击未至,一缕神识传音先是入了云清脑海之中,听完凌逸的话,云清双目陡然升起一抹强烈的杀人欲望,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近乎凡界巅峰的强者居然在一个这么年轻的修士手里落得如此狼狈被动的局面,再加上凌逸这过人的眼识和心计,要是不能为云殿所用,其势必会成为云殿发展大业的最大绊脚石!
云清心中呐喊一声,而后身体一震,滚滚浑厚的水火元力于其丹田红蓝灵涡内喷薄而出,接着其身后的观战修士在大松一口气之余便是看到,大片大片的水火交融成一片海洋横在了云清身前,剑芒攻至,沟壑蔓延戛然而止,最终一声轰声响彻,血光与水珠火焰便是纠缠交织到了一处,令人心悸的破坏气息直逼所有观战之人心头,若不是凌逸刻意压制住了法术爆炸的范围,恐怕所有临近法术对碰之地的修士都难逃波及!
然而这些问题除非血乏自己出来讲明,否则他们这些外人决然是不知道其中辛密的。
“水火灵轮术!”
不躲,就是因为凌逸觉得没有必要躲!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