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0章 更疯狂的人
各国都不敢太草率,谁不怕战斧真飞过来呢。目前的形式是美国有点疯狂,见谁不顺眼就揍谁,当地的国家都躲着,谁也不敢在此时搞事。
但又不能不去做,只好硬着头皮使劲儿往里钻。但基础薄弱、人种限制、文化差异等等一大堆问题,严重限制了中国在当地的活动,就算伊朗可以暗中帮点小忙,一牵扯到美国的问题也是爱莫能助。
这种作战方式以前谁也没见过,甚至都没听说过。大家掰着手指头算了算,假如美国和自己也这么玩,以前准备的那些武器装备和作战方式好像都有点过时了。
虽然说承包公司承揽的大部分都是民用工程,可是在战区,谁又能把军事项目和民用项目分的太清楚呢。
原来派系斗争不仅仅存在于官场之中,就连这种强力中的强力部门也存在很严重的派系斗争。
“要不你干脆给我来一针吧,我宁可死在你手里,也不想倒时候被当野狗打死。这件事儿没商量,不干了!”
洪涛一旦感到了危险,那就谁说都没用了。他非常善于在几种危险中选择一个相对最安全的,而且心狠、敢于舍弃,急了真会不要命的和你拼,爱谁谁和图书
而冯家公司的介入和洪涛的异想天开,正好为欧阳家提供了这么一个可能性。假如能在洪涛的外派人员里混进去几个情报员,就等于有了渗透美军基地的机会。
“你从来都不是组织内部的人,根本不够格。你想啊,就算组织上真要考虑发展,你复杂的社会关系也是个大问题,谁敢保证你身边就没有对方派来的眼线,保不齐连你都已经投敌了呢。”
改?谈何容易,如果光看了几段录像就能找到解决办法,那也太草率了。国防军事的一举一动都会牵扯到海量的资源投入,走错一步很可能就没机会改正了。
再然后就太简单了,欧阳家把从当地得来的情报送到自己派系人的手中,通过分析、筛选,找出其中有价值的一部分。
大斧子之前在周家一案中屁股不太干净,算是被另一个派系抓到了把柄,想趁机搞点事儿。但由于欧阳家在这个部门的根基很深,大斧子只是被下放了,并没撤职降级。
可为什么欧阳家要把自己的孩子送到这么危险的位置上去呢?原因很简单,两个字,利益!
所以这些年世界各国都在严重关注美http://www.hetushu.com国接下来的军事行动,试图从中找到适合自己国家的变革方案。中国自然也不例外,甚至更迫切。
“不是不是,和你说的完全是两码事儿。上面压根儿就不知道这件事儿和你有关系,也没有任何编制,编外的更没有。”
有了这个特殊需求,大斧子才能获得特殊权利,他是此件事儿的专员,而且是唯一的。也就是说,这件事儿除了他之外谁也不会过问,基本也不会有几个人知道。
这就是成绩,务虚不务实并不是存在于每个部门里,在有些单位,尤其是技术或者情报部门,实打实的成绩还是很有用的。
“那不对啊,你们家不是也和冯家眉来眼去的嘛,而且还不止冯家,在海外欧阳家也不是没有分支吧?”
政治斗争其实和做买卖是师出同门的,原理基本都一样。做买卖讲究投资风险和回报率,玩政治同样要考虑资源的投入和产出问题。谁投入的大、谁占主要功劳,谁获得的利益就大。
困境就是机遇,这是一个辩证的说法,实际上也真是这样。越是有难度就越能体现重要性。假如此时谁能从中东战乱国家里搞到稳定的情http://m.hetushu.com报来源,都别说是特别机密的军事情报,只要能提供美军的常规情报,那就是大功啊。
“唉,你还认真了。实话和你说,这个机会是我好不容易才争取来的,光做通我妈的工作就差点把膝盖骨跪碎了,总不能你一句话就全白干了吧!”
假如可以成为这种公司的合法雇员,效果肯定比派几个战地记者、外交使节好得多,能听到的、看到的东西也会多得多。
况且美军的后勤补给有一大部分也是通过民用承包公司提供的,其中像冯家这样的特殊承包商就是主力。
和洪涛公司之间的一切接触都是他自己完成,收集回来的情报也是由他一个人转交。
“这种工作不是谁想干就能干的,选择标准严格极了,不光要调查祖宗八代,还得有性格、思想方面的培养,最主要的是不能有退路。”
“和我比起来,你也不够忠诚,凭什么你就能当我就不够格呢?”洪涛也是气门芯,让欧阳天钺这顿贬低弄得有点急眼,有开始为自己分辨了起来。
“我,我乐意你大爷个头!既然这件事儿上面根本不知道,那你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干什么?”洪涛也是被绕晕了,听欧阳天钺www.hetushu.com的意思,这并不是组织任务。要是这样的话,倒是可以商量商量,不过在做决定之前必须把大斧子的身份弄清楚。
想翻身不?肯定想啊,只是机会不好找。现在好了,洪涛无意间的提议恰好给欧阳家一派提供了绝好的机会。
“你让我怎么干啊?合算我成了你们的编外人员,当初在南非,那个开船的华侨就是你们的外围吧?看到他的下场了吗,明知道是个死也得去。去了是死,不去还是死,两头不是人!”
“……那你到底是乐意不乐意加入啊?”大斧子也让洪涛搞晕了,这位精神上有问题吧,怎么说话颠三倒四的,一会儿忌惮得不成,一会儿又削尖了脑袋往里钻。
当然了,作为这个节点也是非常危险的,不管哪边出了问题,他都是首当其冲的关键人物,可以说是腹背受敌。
这一讲就将讲到了天黑,孩子们回来之后全让洪涛轰到了孙丽丽家吃晚饭,不听还好,这一听大斧子讲解就更晕了。
国内的军事专家也不是吃干饭的,通过分析这些第一手资料就能找出很多以前想不明白、琢磨不明白的细节,对高层的战略判断会有很大帮助。
“你都快狡兔八窟了,这就是hetushu•com不够忠诚的最大体现,能听懂我的意思吗?”现在欧阳天钺终于弄明白洪涛干嘛突然变卦了,原来是担心这个问题。也怪自己啊,光顾着吓唬人寻开心,没想到洪涛是个非常敏感的人,弄巧成拙了。
用一个专业词汇解释,他就是单线联系中的节点,有承上启下的作用。一旦他断了,两头就谁也找不到谁,整件事儿就像没发生过一样。
这些年中东地区是乱象丛生,节奏还非常快,快得让很多国家都有点眼花缭乱、措手不及。
然后欧阳家一派就可以利用功绩向政敌发起反攻,弄好了不仅能收复失地,还有乘胜追击的希望。这已经不是欧阳一家一户的诉求,而是一群人,一群身居高位的人。
可中国在中东地区的存在感太低了,和欧美各国相比影响力更谈不上,就连收集军事情报的手段都非常不足。
自从美国用外科手术般的打击方式解决了中东地区两大军事强国之一的伊拉克之后,就把各国政府吓得够呛。
“刚才的话都算我瞎说,我给你道歉成了吧?这事儿不能算,必须干,要不以后我天天折腾你,逼急了就先给你来一针!”洪涛这么一说大斧子反倒慌了,觉得玩笑开的有点大,赶紧往回收。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