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9章 小院的秘密
“那当然了,他好歹也当过礼部尚书,还是大学士,官居一品。我就是个大学生,别看只差一个字儿,地位可差远啦!”洪涛也是现学现卖,纪晓岚到底当过什么官儿他也不清楚,暂时先拿小舅舅说的为准吧。反正孙丽丽也不像个热衷历史研究的主儿,蒙蒙她还够用。
这次洪涛只是临时去楼房里住二三个月,很多东西都不打算带了,比如家具什么的。这些东西大姨夫会找地方帮他保管起来,等院子弄好之后再决定是买新的还是用旧的。洪涛打算带走的只有洗衣机、电视机、电脑和一些衣物被褥。另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东西,那玩意埋在院子里呢。
“哈哈哈哈……真不要脸,还小妾,还两个……你等着,回去我就和张姐说,到时候让你尝尝她这个小妾是什么味儿的。你不会想用一顿饭就占我便宜吧?说吧,到底想干嘛。”这种绕着圈子夸自己漂亮的话,就算明知道是假的,孙丽丽听着心里也美滋滋的。
当然了,孙丽丽就算换上跑鞋也追不上早有准备的洪涛,最终结果还是跟着洪涛回了家,并充当了收拾物品的主力军。还真别说,在搬家这http://www.hetushu•com个问题上洪涛算是找对人了,她不光能干,还非常有经验。什么东西该怎么装箱弄的井井有条,本来只能装十件东西的纸箱子让她一调整,立马就能再多装几件。而且她还不瞎装,每个箱子都会编号,按照号码在小本子上写明箱子里装的都是啥。
“……那就带着你的换洗衣服,也别和张姐说,到时候我帮你做主,她说不出啥来。”孙丽丽看着洪涛的样子,心真的软了,把牙一咬,就把闺蜜豁出去了!
“就去你哪儿住一宿?这么点事儿还用请吃饭?还说这么好听的话……你不老实说,我就不去!”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啊,前些天还哭着喊着要去自己家住呢,现在反倒拿上糖了。
“顺便帮我收拾收拾屋子,我不是得搬家嘛。装修队已经联系好了,明天就开始进场了,我一个人怕忙不过来。”一看糊弄不住孙丽丽,洪涛只能实话实说。她收拾屋子那股子劲儿真是太给力了,有她帮忙搬家的过程会轻松很多。
“没错,是我父母的。现在京城的墓地不光比房子还贵,还都在荒郊野外,太荒凉,骨灰m.hetushu.com堂里又太挤、太吵。他们俩一个喜欢干净,一个喜欢安静,小院里又干净又安静,这颗石榴树还有这颗枸杞子都是当年我们家刚搬回来时候种的,我琢磨着他们应该更喜欢待在这里。等这个院子修好了,石榴树我再重新种一棵,他们俩还在院子里住着。其实不用怕,我父母肯定不会害我的,也就不会害你,你是我小妾,还得侍寝呢,是这个道理吧?”把两个骨灰盒都装进一个纸箱子里,再用废报纸把缝隙塞上,洪涛开始和孙丽丽解释它们的来源,还有以后的处理方式。
“其实也没啥大事儿,就是想请你晚上去我那儿住一宿……”洪涛也没指望能用这点小手段就骗过孙丽丽,但只要把她哄高兴喽,求她啥事儿都没问题。这个女人和自己性格上有很像的一面,是个顺毛驴。
“你哪儿比总理还厉害了?我怎么没看出来!”孙丽丽不太服气,她就喜欢和洪涛作对。
“明天就搬家!?往哪儿搬?”孙丽丽有点意外,没想到洪涛动作这么迅速,更没想到洪涛还得搬家的事儿。
“我有两个漂亮小妾,你看他媳妇,长得和痨病鬼一样,嘿http://m.hetushu.com嘿嘿……”这时两个人正好走到正房里,周围没啥人,洪涛干脆从后面抱住了孙丽丽的腰,还把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
太大的宅子洪涛看了也是白看,建造规制不一样,基本没有可以借鉴的东西。纪晓岚这所宅子虽然也是官宅,但比起醇亲王府、恭亲王府之类的地方就要小很多了,更接近民居的规制。它只是一座两进的四合院,前院就是晋阳饭庄,后院是纪晓岚当年的内宅和书房,也就是阅微草堂的所在。
“当然是搬你那儿去啦,我还能去哪儿啊?你要不同意,那我就去立交桥下面忍几个月。”洪涛不光说的可怜,还把脸凑在孙丽丽耳朵边上蹭了蹭,表情也像只流浪狗。
“我有点怕鬼……”孙丽丽倒是没说什么反对意见,但对洪涛这种怪异的做法也做不到泰然自若。毕竟这玩意太匪夷所思了,谁听说过把父母骨灰直接埋自家院子里的,他自己能不怕,别人就不太好说了。
“这是……你不会是把……!!!”当大姨夫带来的工人把石榴树下的砖撬开,又用电锤把水泥层凿碎之后,孙丽丽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因为洪涛小心翼翼的从和-图-书里面抱出来两个黑盒子,上面还有照片。
谁说洪涛不会夸人了,那只是不随便用,真要用起来也利落着呢。不过孙丽丽并没像小姑娘似的被这些甜言蜜语弄得晕头转向,洪涛如此反常立刻就引起了她的警惕。
“你以前是学考古的吧?”看着孙丽丽分门别类的把自己的东西一点点塞进箱子、柜子里去,再一一登记造册,洪涛觉得只有勘探古墓的人才有这种习惯。
一直忙到半夜,两个人才把零碎的物品都收拾好,然后洗洗澡睡了。当然了,澡是分开洗的,一个睡卧室一个睡客厅沙发。这次孙丽丽没再骚扰洪涛,都累的不善,差不多沾枕头就着了,有这个心也没这个力。第二天天不亮两个人又爬了起来,接着收拾,把需要带走的箱子往车里塞,不需要带走的就放在原地。
“大学士相当于现在的什么官儿?”孙丽丽还真不清楚这些东西,要问她化妆品、衣服啥的,她能说一天不重样,但别提看书,只要是有字儿页数超过了十篇,她就犯困。
“大学士不是官职,而是级别,大概相当于现在的总理级别。人家总理住的地方,能和我小老百姓比吗?不过有一样东西我不一定就和*图*书比他次!”孙丽丽的问题洪涛知道,这点简单的历史知识还是有的。
“你看人家的院子,可比你家的大多了,也漂亮多了!”孙丽丽和洪涛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也不闲着,她喜欢细嚼慢咽,洪涛是狼吞虎咽,一边吃一边互相挤兑是免不了。说不过的时候还得动手,边吃边逗,这顿饭吃了一个半小时才算吃完。然后洪涛拉着她又进了后院,刚装了一肚子好下水的孙丽丽又开始挑衅了,她也是个贱骨头,洪涛不折磨她她就觉得难受,折磨狠了她又生气。
“我搬家的次数比你吃饭的次数还多,好好学着吧!别以为自己是大学生就什么都懂。”孙丽丽挺得意,能让洪涛赞叹的事儿不多,值得自豪自豪。
“嘿嘿嘿……我又不是采花贼,才不去你家偷偷摸摸行苟且之事呢。我在东城还有一间房子,这几个月我先过去凑合凑合。”看到了孙丽丽的反应,洪涛很满意,这才开始坦白从宽,向组织交代了另一个窝点。
“好啊,又骗我,你个没良心的,看我不打死你!”孙丽丽瞬间就暴走了,这个家伙太可恨了,居然专门来拿自己开涮,决不能饶,老娘的指甲也不是白留的,让你看看啥叫满脸花!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