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0章 飞贼
“嗯,靠谱,我得先计划计划……”洪涛越想越觉得这件事儿能干,但不能盲目瞎干,得有计划有条理的去干,这样效率才高,才有可能获得好的结果。
“恩,一个小时就到,等着我们啊。”孙丽丽这是头一次没在电话里闲聊,说完正事儿就挂了电话。
“喂?孙小丫?”孙丽丽的手机昨天晚上忘了还给她,但洪涛不确定是不是她来的电话,也不确定娱乐城的事情是否解决了,接电话的时候有点心虚。
“我操!真是李三啊!还能飞檐走壁?”孟津虽然没和洪涛说案情,但话里透露的信息量也不少。这个贼会上房、武力值比较高、身上带着武器、还是晚上作案!洪涛有点怀疑孟津是在故意吓唬自己,这不成小说里身怀绝世武功的高手了,难道世界上真有这种人?
胡警官和江竹意这伙人走了,洪涛的困意也没了,刚才他们的对话自己全听见了,心里已经有了主意。自打胡警官带着三位眼生的警察一露面,他就感觉出来不对劲儿,片警儿下片一般都没啥大事儿,无非就是走访走访,这种工作和图书有一搭无一搭。但如果是带着外人来的,比如说分局的警察,那就肯定是有了大案子,所里的警察已经不是主力,他们只是协助,正主儿是分局的人。可是这次不光有分局的还有市局的,案子有多大自己都能感觉出来。
“我在家里呢,这个电话是别人的,不用白不用!我是想问问,您哪儿有没有案子的资料,能不能让我看看?”洪涛听明白了,孟津昨天晚上肯定和当地派出所的人聊过,大概知道了事情经过。不过自己对那件事儿已经没兴趣了,现在关心的是这个燕子李三的事情。
洪涛不是探案迷,更没兴趣去抓罪犯,这么玩命儿的活儿谁抢着干啊。但这个案子不同,它就发生在自己家附近,而且不是一起两起,听他们几个刚才聊天的意思,都连着好几起了,统统都在这一片儿。这就有点意思了,看来这个哥们是黑上这一片儿了,这倒也说得通,后海这片儿住的能人高官比较多,一个比一个大,深宅大院随处可见,资源丰富啊。而且这片地区都是小胡同,不特别熟悉http://m.hetushu.com的人进来就迷路,熟悉的人则能充分利用这种地形躲避追捕,随便往哪个方向都能跑。
“我和张姐想去你家看看你,你在吗?”果然是孙丽丽,这次她没再计较洪涛叫她小名,也没和洪涛斗嘴,显得很严肃正经。
“在家,来吧,正好我中午没地方吃饭,你顺便带点菜来,冰箱里啥都没了。”一听孙丽丽的口气,洪涛基本放心了,按照她的性格,如果有事儿发生肯定不会如此镇静。至于说她们主动来自己家干嘛,这还用问嘛,自己昨天帮了她们那么大忙儿,就黑不提白不提的过去啦?那也太不是东西了。
“滴滴答……嗒嗒嘀……”刚回到屋子里准备构思一下如何去忽悠江竹意,沙发上突然响起了手机声。
“这是咋了?一晚上性格就变啦!”洪涛感觉孙丽丽今天非常不正常,很像张媛媛的作风。
“孟哥……昨天没什么事儿吧?”反正也拿起电话了,洪涛干脆也给孟津拨了一个,人家也帮了自己忙儿,多少要口头感谢感谢。
“停休了吧?”洪涛假装没听出来,和-图-书乌鸦是最聪明的鸟类,权当他是在夸自己吧。
“我告诉你啊,没事儿少掺合,这不是小孩儿过家家,也不是你去欺负几个街头混子,他身上带着家伙呢,连守门的士兵都打伤了,你琢磨你一只胳膊是不是个儿。晚上要是听见房顶上有什么动静最好别吱声,等人走远了再喊,少给自己找麻烦。我不能每天给你看家去,脑子别糊涂!”孟津的声音很低,估计是躲在一个没人的地方,说完了又把电话挂了。
“你以为你是谁啊?想看什么就看什么!想看找你表舅去,挂了!”电话那头的孟津立刻就急了,连解释的机会都没给洪涛留,直接挂了电话。
“孟舅舅……您想通啦?其实我就是看看,偷偷看看……”是孟津的号码,洪涛以为他想通了,打算告诉自己案情呢,嘴立马变得甜了起来,舅舅都叫了出来。
“……你有事儿没事儿?这是谁的电话?我警告你别去那个地方了,如果再让人家堵住,孙子去救你!我这儿忙着呢,没事挂了啊!”孟津让洪涛给说愣了,这小子怎么消息这么灵通呢,昨天晚上刚下和图书达的通知,今天早上就知道了?这比很多警察知道的还早啊!不过孟津也没多想,洪涛还有个在市局一处的表舅,说不定是从那儿听来的。只是洪涛打电话的号码让他起了警惕,这一看就是昨晚那个号码。
“你就是一个大乌鸦,谁碰上谁倒霉!半夜我就给叫回来了,你猜怎么着?”不用看孟津的脸,光从他的口气上洪涛就能感觉到他有多嫌弃自己,要是见了面儿估计鞋都得扔过来。
那些梦境虽然并没给自己造成什么伤害,但谁乐意没事儿就做那么瘆人的梦玩啊。现在洪涛晚上都有点轻度失眠了,一闭眼就觉得自己要做梦,越琢磨就越睡不着。就算是为了自己着想,也得想办法把这些怪梦的起因搞清楚,而江竹意就是最关键的人物。以前没机会去接触她,现在洪涛找到了一个非常非常合理的借口。她是片儿警啊,自己有情况向她汇报是她的工作,就算和自己是世仇,也得马上过来,躲都不能躲。
“不成,不太熟啊……要不找小舅舅问问?”可是想了半天,洪涛连那位表舅的电话和呼机号码都不知道,和-图-书咋问呢?就算知道也没法打,他这位表舅是姥姥家的亲戚,前些年一直在京都当兵,自己只在小时候见过他几次,长大之后除了在小姨婚礼上见过一次之后,就基本没啥联系了。小舅舅倒是和他挺熟的,可是小舅舅会帮自己去问这种事儿吗?够呛啊。
“草……不让看就不让看,可算当官了,看把你能的!我表舅和你毛关系……也对,要不我问问他去?”洪涛压根儿也没指望孟津能让自己看案卷,只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试了试,结果很明显,没戏!但是孟津的话提醒了自己,他不让看没关系,自己还有个表舅呢!
“滴滴答……嗒嗒嘀……”正琢磨该不该给小舅舅打个电话呢,手里的电话突然又响了。
“我要是帮江竹意抓到这个燕子李三,她会不会对我刮目相看呢?就算抓不到,我给她跑前跑后的忙活,她也总得感激感激吧?没错!这是一个接近她的好机会,没功劳还有苦劳呢。而且她肯定不会拒绝我,因为她是官迷!嘿嘿嘿,这就叫投其所好!”洪涛如此关注案件的动机根本不在罪犯身上,他有他自己的目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