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点绛唇
第七章 尘缘(二)
“那是你,见到一个就喜欢……”宁子明立刻反唇相讥,话说到一半儿,忽然意识到晶娘刚刚身死,此刻赵匡胤正处于伤心过度状态,果断闭上了嘴巴。
昨夜虽然没有看清楚陶家小妹的面孔,但是隐隐约约,他却对此女产生了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听到对方有事,立刻疼得撕心裂肺。而为何会产生这种情况,他却无法对任何人解释清楚。
“对,对,一次把事情解决掉。趁着三位恩公在!”
拜多年走南闯北的阅历所赐,他对底层现实和人心的了解,都远比赵匡胤和宁子明两个清晰。虽然没有亲眼所见,却也能将迷雾背后的真相推断出个八九不离十。
赵匡胤却从半截子话中,听出了他想表达的意思。心中顿时就是一阵刀扎。咬了咬牙,沉声道:“无论如何,见到不平之事,我辈不能袖手旁观。你放心,今天即便前面有刀山火海,做哥哥也陪着你走过去。”
“当啷!”宁子明捡来的大关刀碰到了一块石头,将后者撞得四分五裂。“官府呢,地方官府不管么?”强压住心中的烦躁,他大声追问,紧握握在刀柄上的手指关节处,隐隐发白。
“子明,不要冲动!”柴荣和赵匡胤唯恐自己家兄弟吃亏,紧追了几步,大声劝阻。
没有了地方官府和追兵的威胁,三兄弟顿时觉得头上的天空一亮。至于即将要去面对的李家寨土豪和太行绿林好汉,则被自动列入蟊贼级别。无论实力高低,对付起来都比前两者要轻松许多http://www.hetushu.com
受柴荣表现出来的镇静感染,赵匡胤和宁子明两个,心思也不再像先前一样混乱。互相看了看,异口同声说道:“大哥的意思是,辽人的爪子,伸不到李家寨?”
柴荣和赵匡胤两个,并非无情无义之辈。虽然不太愿意因为一顿饭和两套衣服的交情,就去冒生命危险。却也知道此刻不能一走了之。先后开口,大声劝阻。
“官府,官府对地方上的大姓,向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况且李家寨的人,跟太行山的呼延大当家有交情。官府怕得罪了他,惹得太行山的绿林好汉下来攻打县城!”
陶正老丈见此,知道再出言拒绝就是不识好歹了。想了想,对着三兄弟躬身施礼,“感谢恩公仗义援手,陶某力薄,不敢再辞。如果此番能救回女儿,我父子三人,今后但凭驱策!”
官亦是贼,贼亦是官,只要时机合适,把身上的衣服一换,就可以高坐明堂,前呼后拥。而像陶家庄这种善良本分,与世无争的百姓,则是官府和贼人双方共同的血食,什么时候开吃,归谁来吃,完全随心所欲。
“老三,听大哥的。咱们哥仨人生地不熟,不能光凭借武力硬拼!”
“恩公说得是,大爷爷,咱们不能再忍耐下去了。祖上说与世无争,却不是要我等被人骑在头上拉屎,却吭都不敢吭一声!”
四个人边走便探讨敌情,不知不觉间,就走进了村民们聚集的打谷场。陶老丈正与其他几名村中长hetushu.com辈为是不是带领全村青壮去李家寨救人而争执,见到柴荣、赵匡胤和郑子明三位恩公也被卷进来了,立刻眉头紧皱。扫了二牛一眼,大声质问:“不是让你先请贵客吃饭么,怎么把人带到了这里来?他们仨都是万金之躯,若是有个三长两短……”
听二人说得好像很有道理,宁子明眼睛里的红色渐渐消退。但是一颗心中,却依旧急得火烧火燎。“陶老丈和陶大春都不是歹人的对手,咱们如果不出头的话,还能指望谁去救春妹子?”
……
庄子里的几位乡老原本担心自家武力不足,已经起了牺牲掉陶三春一个,换取全村老少苟安的心思。此刻见到三个外乡客,竟然主动请缨跟陶家庄共同进退,顿时惭愧得无地自容。先前那些丢人的话,从此再也说不出口来。
“三弟,你不是真的看上那陶家春妹子了吧?如果是,做哥哥的无论如何,也得把人给你抢回来!”赵匡胤一直感觉宁子明今天的表现不太对劲儿,以己度人,推测出一个非常贴近真实的答案。
“老丈,各位乡亲。郑某昨夜落魄到那种地步,你们依旧不吝赐饭赠衣。如今村子遇到了麻烦,郑某岂能袖手旁观?!该怎么做,你们尽管安排。把郑某当作自家人使唤便好,没必要过多客气!”
“这种两村相争的事情,虽然不似刀山火海般凶险,处理起来却非常麻烦。稍不留神,便是后患无穷!”作为三兄弟当中唯一一个头脑还保持着冷静者,柴荣迅http://www•hetushu.com速接过话头,低声分析,“河北这边连年战乱,荒郊野地越来越多,百姓丁口日渐稀少。李家寨既然叫了寨,想必是一伙地方有勇力之辈结寨自保。陶家庄跟李家寨离得近,村子里的人丁也不算旺盛,难免就会被人盯上。我估计,对方看上的不光是村子前头那片水浇地,把整个村子连人带地一口吞下去,才是他们的真正图谋!”
“唉,这事说来话长。”被大伙催促不过,老丈陶正叹了口气,脸上涌起团团苦涩:“小老儿跟那李家寨的寨主李有德,原本还是生死兄弟……”
“是啊,大爷爷。柴公子见多识广,刚才仅凭着我几句话,就将情况推测得一清二楚,就像他曾经亲眼看到了一般。有他在,咱们将春姑姑救回来的希望要增大许多!”不愿无辜受责,二牛也紧跟着大声说道。
“有三位恩公在,咱们还怕什么。他们当初可是都以一敌百的主儿!”
“我们三兄弟别的本事没有,论及逞勇斗狠,却也不惧寻常地痞流氓!”
赵、宁二人听了,还有些将信将疑,那陶家村的后生二牛听了,却立刻佩服得五体投地。快速向前追了几步,挥舞着胳膊说道:“对,柴公子说得一点儿都没错。他们不但想要我们的地,还想要人。要我们陶家庄的人全都给他们李家寨的人当长工。知道大爷爷是整个庄子的主心骨,所以趁着赶集的时候派人挑事儿,把大爷爷打得一个多月下不了床。如今又抢走的三春姑姑,逼着姑姑跟他和图书家的傻儿子成亲。只要拜了堂,就可以打着讨要嫁妆的名义,对陶家庄下手!”
“那也倒是!”赵匡胤和宁子明齐齐点头。
赵匡胤、宁子明两个,陆续大声表态。声言要把陶家庄的事情,当作自己的事情来对待。
“老丈不必多礼!”柴荣摆摆手,上前搀扶住陶正的胳膊,“此事的前因后果,对方实力,以及咱们自家情况,还请老丈详细告知。既然咱们决定救人,便想方设法一次救到底,把这件事彻底了结掉。免得我们兄弟走后,对方又起歹心!”
“对,就是这样!”二牛越听越佩服,看向柴荣的目光里头写满了崇拜。
“人都说贼怕见官,你们这地方可真有意思,情况刚好颠倒过来。官府怕贼!”赵匡胤不知道呼延大当家是哪座土地庙里的毛神,撇起嘴,不屑地奚落。
众乡民早就从陶正嘴里,听闻过柴荣三兄弟的英雄事迹。巴不得由他们替自己出头讨还公道,一个个七嘴八舌,大声附和。
柴荣笑了笑,继续低声补充,“大抵应该如此,韩匡嗣刚刚坐上南院枢密使的位置不久,不可能对河北这边渗透得如此深。能让地方官府暗中帮忙,已经是他的极限。若是能把一众堡寨主们也全收买了,又何必拿拒马河当做边界。不用废一兵一卒,他早就拿下了大半个河北了!”
“你也是领兵之人,应当明白,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柴荣诧异地看了宁子明一眼,心中好生奇怪自家三弟为何如此失态?“咱们先问清楚了李家庄在哪?庄hetushu.com子里都有些什么人,以及陶老丈他们的打算,然后再想办法出手救人!”
“这地方的官府原本就是一伙强盗啊,没招安之前,实力远不如呼延大当家。”二牛丝毫不以为忤,反而像早就习以为常般,给出了一个平静的答案。
“那也不能冲动行事,咱们三个先问清楚了情况,然后再一起想办法!”
“如果这样,事情解决起来反而容易得多!”不像赵匡胤和宁子明,柴荣是掌握的情报越详细,头脑就越冷静,抢在自家两个好兄弟暴走之前,大声剖析。“李家寨不怕地方官府,是因为其背后有太行山的贼人在撑腰。地方官府如果有事儿,恐怕也不会劳烦李家寨。双方彼此都不买账,但双方彼此却都畏惧太行山贼。”
“老丈,您言重了!”不待他把话说完,柴荣就笑着出言打断,“我们哥仨,不过是三个过路的商贩而已,断然称不上什么万金之躯。况且昨晚若不是我们三个跟令爱之间发生了一些误会,春妹子也不会落入恶人之手。所以,无论如何,这件事我们哥仨都没有装作看不见的道理!”
“春妹子……,陶老丈对我等有一饭之恩!”宁子明如同肚子里头着了火般,脖子、面孔和眼睛都被烧得通红一片。
“又是这臭不要脸的家伙,他居然还没死!”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宁子明忍不住破口大骂。
“嗯……”这下,终于轮到赵匡胤尴尬了。他总以为自己交游广阔,阅历丰富,却没想到,在自己平素不屑一顾的地方,还隐藏着如此荒诞的现实!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