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永遇乐
第九章 血与水(三)
所以,除了宁二叔和常婉莹之外,他不欠任何人的恩情!后者的身影藏在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每次被碰及,胸口都又闷又痛。
说罢,杨光义一拧身,跳上自己的坐骑。抖动缰绳,便欲策马离开。谁料还没等坐骑开始提速,不远处的土路上,又传来了一阵急聚的马蹄声。
他身边没有带任何帮手,空着鞍子的骏马却有五匹,并且个个都是腿长肩高的辽东良驹。因此只用了十几个呼吸时间,就已经跟宁子明追了个马头衔马尾。手中角弓稳稳端起,雕翎羽箭直接搭上了弓弦,“站住,你给我站住,在不站住,我可就放箭了。你回头看看,我可真放箭了!”
“这……”宁子明吓了一大跳,目光迅速朝战马身上和自家腰间扫了扫,羞得恨不能赶紧找条地缝往里头钻。
宰臣冯道结党营私他不管,太傅杜重威掩盖败绩,虚报战功他也不问。更有甚者,明知道刘知远已经起了拥兵自重之意,他却没有动刘致远留在汴梁的眼线常思半根手指头,任由后者找了个借口,举家全须全尾地回到了太原。
“滚吧!老子早就知道虎翼军留你不住!”杨光义眼睛里头也亮闪闪的,修长的身体也被早春的阳光,照得清秀而高大。“你小子是凤子龙孙,又是陈抟的关门弟子,怎么会甘心跟我们这些厮杀汉为伍。嘶嘶——!”
宁子明闻听,右手本能地探向了马鞍后的飞斧。然而在手指与斧子柄接触的刹那,他却又果断地将胳膊缩了回去,www•hetushu.com同时用左手奋力拉紧了坐骑的缰绳。
“请杨将军行个方便!”宁子明迅速转过身,第三次肃立拱手,向其行属下之礼。“人皆为父母所生,属下不能听闻生父落难,却无动于衷。属下保证,此行最后只要还能剩下一口气,就必然回来向你领罪!”
“你……”杨光义一口气没喘均,身体晃了晃,僵在半空中的手臂缓缓垂落。
“末将宁子明,见过杨将军!”宁子明飞身跳下坐骑,肃立拱手,给也早已经拉住缰绳的杨光义行了个标准的下属之礼。“末将并非不告而别,末将给韩将军留了书信。末将今天听闻家父尚在人世,不能留他一个人在塞外受风雪折磨之苦,所以特地赶过去与他相见!”
谁料,宁子明只走了几步,就又把双脚停在了原地,年青的面孔上,刹那间写满了苦涩与无奈。
从这条路追上来的,只可能是武胜军官兵。无论来者是谁,他都可以想办法拖延片刻,给宁子明创造机会平安离开。
“德行!”见宁子明摆出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姿态,杨光义不屑地撇嘴。“你说得倒是轻巧,认打认罚。打你个半死,小师妹就会把你给忘了?要是那样,老子早把你给打死八回了。噢,老子明白了!打你个半死,你自己就彻底解脱了,就有足够的理由弃她于身后不顾了?!小兔崽子,你想得倒是美!老子差一点儿就上了你的当,呸,老子又不是傻子!”
“倒霉!”www.hetushu•com宁子明脸上顿时一片滚烫,狠狠踢了几下马镫,落荒而逃。
后晋末帝石重贵在位期间,既不体恤国力,又无心过问民生,所以无论如何都算不上一位英主。然而,后晋末帝石重贵,对手下的文武百官却是非常地体贴纵容。
“杨……”有股暖流,瞬间涌上宁子明的心底。两匹战马都是早已准备好了的,马鞍子后的褡裢也都被撑得鼓鼓囊囊。从最开始,杨光义恐怕就没打算把自己追回去。他只是面冷加嘴贱,他只是想给自己点儿教训而已。
宁子明先是心中一松,随后胸膛就被一股酸涩的滋味狠狠地填满。“此番北行,的确有负于婉莹几度舍命相救之恩。宁某不敢强辩,愿领一切责罚!”
“嗤!”杨光义的脸孔抽搐了一下,鼻孔中喷出一道长长的白烟,“谁稀罕你回来领罪?你不回来,杨某高兴还来不及呢!才没功夫管你死在了哪儿!你听清楚了,老子这回追你,是为了给小师妹讨个公道,却不是要抓你回去,你他奶奶的少自作多情!”
“你给我站住?你个懦夫,小人,说话不算的无赖!”杨光义气得大喊大叫,双腿不断催动战马。
说罢,又退后半步,将头转向西北方的天空,举起手掌,沉声说道:“末将宁子明,也许是石延宝,在此对天发誓。此番北行,只要能活着回来,必然回虎翼军中请罪。如有违背,愿天雷轰击万遍,挫骨扬灰,永世不得超生!”
它有它的骄傲和尊严,它不认为和_图_书自己已经跑输了。前面不远处就开始上坡,山路上,它的奔跑速度至少能超出追赶者一倍。然而,它毕竟拗不过背上的主人,几度咆哮挣扎过后,最终,还是不甘地停住了四蹄。
如果是几个时辰之前他这样问,肯能又能让宁子明尴尬得无地自容。而现在,宁子明却早就想清楚了自己即将做的事情,笑了笑,大声回应道:“正因为不确定,才更要去塞外一行!杨将军,请给属下行个方便。属下并非一去不回,属下此番出塞,无论最终是什么结果。只要还剩下一口气,就是爬,也会爬回来向你,向常节度领罪。到时候,是杀是囚,悉听尊便!”
“嗯——哼——哼——哼——!”漠北马高高地扬起了前蹄,大声咆哮。脖子上的鬃毛和尾巴同时左摇右摆,在空中来回扫荡。
骂过之后,他却又咬了咬牙。飞身跳下坐骑,快步走到自己带来的战马旁,拉出了两匹身上没有任何标记,鞍子又宽又大还涂了彩漆的,狠狠把缰绳摔到宁子明面前。“拿去,要装纨绔子弟,也他奶奶的装得像点儿。这两匹马都是我私人的,暂时借给你用几个月。鞍子后的褡裢里有银钱和干粮,你省着点儿用,走个往返应该不成问题。”(注1)
“家父的确是个亡国之君,但是,在下身为人子,却不敢听有人当面羞辱于他。”宁子明脸色又是一红,退开半步,继续肃立拱手,“况且家父虽然辜负了天下万民,对麾下的文臣武将,却无任何亏欠!”
单纯和*图*书论武艺,他不认为自己在杨光义面前没有一战之力。但是,此番他属于不告而别,对方又恰恰是他的顶头上司。正如逃兵遇到的主将,连直面相对的勇气都鼓不起来,更甭提放手一搏。
注1:窄鞍,古代中原骑兵因为要给战马减轻负重,所以鞍子设计得窄小且轻便。但民间富户骑马,则讲究舒适性,所以鞍子会相对宽大笨重,奢侈一些的还会雕花甚至镶嵌珠宝。
带着这么一身行头出塞,甭说是前往数千里之外的辽阳了,恐怕没等走出云州,就得被契丹兵马当作细作团团围住,然后一刀砍掉脑袋!
听他说得如此斩钉截铁,杨光义又吃了一惊。放下手臂,低声呵斥,“你,你他奶奶的乱发什么誓?发誓如果管用,这世间就不需要王法了!”
他用力吸了下鼻子,继续仰头撇嘴,“滚,快点滚!你不在了,老子跟小师妹两个就是天作之合!你永远别回来才好!”
“你藏起来,我引开他们!”杨光义顾不上再装冷面金刚,扭头吩咐了一句,策动坐骑迎向马蹄声的来源。
“你这个混账王八蛋,老子遇到你,可是倒了八辈子邪霉!”见宁子明窘迫得无地自容,杨光义鼻孔里又喷出一道长长的白烟,冷笑着唾骂。
※※※
临行匆忙,他光是跟宁采臣两个商量如何对付韩重赟了,却偏偏忘记该仔细掩饰自家身份。正如杨光义所提醒,他的两匹坐骑的屁股上,都清晰地烙着河东军马的特有标志。腰间的横刀,也是专门为军中厮杀汉所打和_图_书造,精良非比寻常。
“杨将军,末将,末将真的不是这个意思!”宁子明被说得面红耳赤,低头看着地面,喃喃自辩。
瓦岗寨大当家曾经试图利用他,郭允明曾经试图利用他,曾经对他视若己出的五当家李晚亭,也把他当成了送礼的蒲包。自打他被认作是前朝二皇子之后,遇见的所有人,包括最后收留了他的常思,都试图利用他。只有宁二叔和常婉莹两个,从没想拿他换取什么。从始至终,都是真心真意地把他当成了一家人。
“那你什么意思?”杨光义盯着他的脸,目光宛若有形的火焰般炙热。“你骑着打着汉军标记的战马,拿着军中制式横刀,大摇大摆地去塞外救你父亲?你这是把塞外那些土酋都当傻子呢,还是自己准备去插标卖首?”
“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宛若午夜海潮,敲得人头皮一阵阵发紧。
所以别人骂石重贵昏君,绝对骂得。唯独汉王系文武,特别是常思常克功一脉,骂起来很是心虚。然而,这点儿小问题也难不住杨光义,很快,他就又把手臂抬了起来,在半空中遥遥地点了点宁子明的鼻子,大声冷哼,“嘿!看不出你这厮本事不大,嘴巴却好生刁钻!你现在又承认你是前朝二皇子了?你不是一直矢口否认此事么?怎么用得上时,就又改弦易辙了?”
“令尊?你是说那个亡国昏君?”杨光义手原本已经高高地举起了马缰绳作势欲抽,猛然间听宁子明提起了其父尚在人间,愣了愣,追问的话脱口而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