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廿启
越见海嘿嘿一声后,一挥手,一干越家子弟也纷纷腾空,飞向了黑色宫殿。
“正式进入到里面前,暂时由钟蝠带队,毕竟他是曾经进入过梦魇宫一次的老人。另外,梦魇宫的忌讳和危险之处,你们想来也知道一二,我也不再多说了。总之,在里面不能丢了我们钟家的面子,然后尽量活着回来吧。”钟全双目微眯,看着越家弟子也进入梦魇宫后,忽然吩咐道。
……
“梦魇宫要开了!”
随之,他果真不再有任何言语,只是领着一干人在雾海中默默前行。
包括钟沉在内的一干钟家人,早就走出了赤光殿,同样凝望着大门洞开的黑色宫殿。
不远处的金色龙舟上,在唐玉铭一声令下后,三十余名唐家子弟,同样手持香烛飞向了梦魇宫,很快消失在了雾气中。
黑色漩涡中一声轰鸣,巨大宫殿的最后一角终于从中撕扯而出,并飞快由虚影化为了凝实状态。
钟金龙在队伍中不禁眉头皱了一皱,但最终并未开口说什么。
几乎同一时间,宫殿大门上的一张张灰白色人脸,突然拼命挣扎蠕动起来,片刻间工夫,所有人的脸都汇聚一团,化为了一张巨大鬼面,以门缝为界,一半青一半红,头有和图书双角,獠牙毕露。
金衫青年好大的排场!
“蠢货!”
队伍前方传来钟蝠轻咳一声的话语声。
接着,在各势力一番准备后,才有一队队修仙者腾空飞起,在进入鬼脸大门前,纷纷先点燃某种香烛,每人都拿在手中,这才小心翼翼地进入雾气。
此举动顿时仿佛引爆了什么,上百道遁光或驾驭小型法器,或直接肉身飞遁,也紧跟着纷纷没入门后的雾气中。
这位叫钟蝠的老者是一名庶系弟子,也是钟家中为数不多,经历过上一次梦魇宫还活着回来的弟子。
在锦衣青年背后更远点的地方,还站着八名金盔金甲的持戈甲士,一个个神情肃然,雕塑般的动也不动。
钟道天嘿嘿冷笑两声。
不知是否错觉,刚才左手腕处似乎热了一下,巨门上的两片鬼脸,更好像眼珠动了下的看了其一眼。等他再凝神细看时,两片鬼脸又木然不动了,仿佛刚才的一幕根本就未发生过。
钟沉看着越来越近的巨门,目光往两边的狰狞鬼脸上扫了一下,忽然脸色微微一变,下意识地摸了摸左手上的银色护腕。
钟依云却面带笑容。
“很好,孟嫂,辛苦你了。还是你这样的老人最为忠心hetushu.com,希望到时能一切顺利吧……”女子声音叹息一声后,话语声渐渐低不可闻了。
一行人排列而行,隐约形成了一条淡黄色的长长通道。
这看似相貌威猛的蓝袍男子,两眼直直地看着黑色漩涡中的宫殿虚影,口中不停喃喃着一些话语:“是我的,都是我的,是我的,都是我的……”
一条头生肉角,浑身青鳞的巨大怪鱼身上,盘坐着一名满脸虬须,一身蓝袍的男子身影。
但奇怪的是,巨大鬼脸虽然狰狞可怖,双目却死死紧闭。
两日后,高空中。
随之所有人各自取出早就准备好的辟邪香,点燃后拿着,就跟着钟蝠飞向了黑色宫殿。
转眼间,一行人接近了黑色宫殿。
“嘿嘿,钟蝠,你还真以为自己是我等首领了。这还用你说,谁不知道这鬼门关辟邪香的重要性,在此关中若没有辟邪香护身,很容易坠入幻境并迷失其中。”一个有些轻佻的话语声从队伍中间处传出,赫然是钟金龙旁边一名油头滑面的嫡系青年。
他双目瞳孔翠绿,满头蓝发,眉宇间更有一枚鲜红似血的符文印记,背后更有两名年轻美艳的宫装侍女,一个为其轻轻揉着肩头,一个却将一枚枚剥好外皮的不m•hetushu.com知名水果塞进其口中。
一层外人无法看见的透明轻纱笼罩下,巨大圆盘上的某把太师椅上,端坐着一名穿着白色锦衣的俊美青年。
“听好了,现在点燃辟邪香,紧跟队伍。在进入鬼门关后,无论在里面见到或听到任何异常事情,都绝不准理会,万一有人掉队,也绝不准回头去找,全明白了吗?”钟蝠得了钟全这位族内长老的任命后,不客气地吩咐起来。
更远之处,某个酷似木屋的绿色飞行法器上,一名老妪正隔着一层模糊不清的珠帘,向屋内恭敬的说道:“回禀主人,我已经看清了,那几个蠢货果然自降修为出现了。”
早就在下方海面上苦苦等候的众多修仙者,顿时骚动了起来,更有人兴奋不已的嚷嚷起来。
“咳!注意了,在鬼门关内,这辟邪香就是你们的第二条小命,香在人在,香灭人亡。”
当这些遁光接近宫殿时,原本紧闭的鬼脸大门无声缓缓打开,里面尽是灰蒙蒙的浓浓雾气。
钟金龙等人虽然心中各有所想,但表面上自然没有反对的意思,其他人更是纷纷点头。
“是!”一名面孔焦黄,满脸病容的老者上前一步,率先答应道。
“这些人一看就是没有底蕴的m•hetushu•com散修,连鬼门关的厉害都不知道。”
“哈哈,既然鬼门已经开了,那某家就先走一步了。”某道遁光中传出哈哈大笑声,率先投入黑色宫殿大门内。
“主人,你放心。你要求的东西,老身都已经准备好了,我虽然没有服用化功丹,但是用禁锢法环封印了大半修为,同样可以暂时进入其中,甚至若是遇到危险,老身拼着这身修为不要,还能强行发出金丹级修为的一击。”老妪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样。
……
“你既然如此自信,那老夫就不多说了。”钟蝠回头深深瞅了这人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
所有点燃的香烛顶端处,都有团团黄色荧光发出,将持香人全身都笼罩里面,逼得附近的灰色雾气自行避开数丈远距离。
说也奇怪,众人手中所持香烛在外面点燃时,只是散发着淡淡的香气,但一进入雾气中,一下就变得浓郁万分。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其半睁双目透过轻纱,看向一干飞行法器上的修仙者时,眼神满是轻蔑之色,仿佛在看蝼蚁一般。
他这一次之所以还能有资格进入梦魇宫中,族内也是存了借助其经验,让新人避免一些不必要危险的想法。
“嘿嘿,这些人中活着进入里面的恐怕没有和图书几个吧。”
他嘴角边有一缕缕口水流出,却是个痴呆之人。
钟沉心念转了几下,想了想和鬼门相关的一些消息后,心中微寒,再不敢多看巨门上的鬼脸,跟着前面之人一头扎进了浓浓雾气中。
钟沉不紧不慢地跟在队伍后面,身后还有五六名庶系弟子,钟泰、钟岳兄弟和慕容双都在其中。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钟全见此神色微动,目光往另一边扫了一下,正好和巨大海龟上的越见海对了一眼。
钟沉在后面看了这老人一眼,心中一动。
一些飞行法器上破空声大起,一道道遁光直接往黑色宫殿大门处投去。
至此,整座黑色宫殿在漩涡中彻底浮现而出。
……
“这很正常,那人若想解除我下的灭尘之毒,也只有派人进入梦魇宫中,取得那东西才能配出解药,否则,此毒将如跗骨之蛆般折磨其一生一世,让其终生修为都无法寸进。但话说回来了,我此次又未尝不是为了此物而来。”屋内传来一个冷冷的女子声音。
剩下的众多修仙者,大都属于世家宗门等大小势力,众人见此情形,纷纷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来。
“只有一个时辰时间可以闯关。”
其他人跟着应声。
老妪站在屋外不动一下,犹如一棵苍老古松。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