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生死擂(上)
“嘿嘿,那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我和他都不过筑基中期而已,现在可不好说了。走吧,不管如何,先到生死擂再说其他的。”钟沉嘿嘿一声。
“我当然知道此道理,那钟金奎即使在嫡子中也是法力极强,所以我才过来找你。毕竟他当年曾在你手中吃过苦头,应该还会忌惮沉哥一二。”胖青年苦笑了起来。
“老三要和钟金奎上生死擂,马上就要开始了。”名为钟图的胖青年急忙说道。
此女正和旁边二人谈笑风生,没有丝毫担心忧愁的样子。
“轰!”
“白叔,我确定!”
“去死吧!”钟云大喝一声,单手一掐诀,背后长剑蓦然从鞘中冲天而起,化为一道青虹,奔对面钟金奎席卷斩下。
其中两名男子,他倒也认识,是时常跟在钟金奎旁的庶系弟子。女的则貌美如花,身材婀娜,眉眼间更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情味道。
胖青年自然没有其他意见,二人当即飞快离开了闭关区域。
青虹尚未及身,森然剑意就已将数丈范围内的一切全都笼罩其下,让人浑身汗毛倒竖。
说也凑巧,这时,慕容双眉目无意转动下,正好和钟沉看过去的目和*图*书光对在了一起。此女先是一呆,露出些许尴尬之色后,立刻转过头去,隐约对钟沉有几分惧怕的样子。
前者是一名劲装青年,面目俊美,背挎长剑,双目喷火。
正是钟沉以前见过几面的慕容双。
钟沉和胖青年二人已经来到了山顶,望着远处擂台四周已经升起的一层白色光幕,和擂台上遥遥相对的两道人影,再听着守卫的议论,脸色都不太好看。
某个百余丈高的山峰上,聚集了上百名钟家子弟,全围着一座白色擂台指指点点着,还不时有人影从山峰下方飞快往这里赶来。
“人家是嫡子,论关系,又怎么是我们这些庶子可比的。”
“燃血大法。”
“我倒是听说,好像是钟云未婚妻被钟金奎给抢走了!嘿嘿,难怪根本不顾一切的要上生死擂了。生死擂上可没点到为止的说法,完全生死自负,也不知族中执法怎么会批准此事的。”
擂台上的二人毫不犹豫的同时肯定道,接着一个狠狠盯着对方,一个面带轻蔑之色。
钟金奎见此却哈哈大笑,手中扇子只是往高空一扔,哗啦一声自行打开,各色符文翻滚,一座墨绿和_图_书色的小山虚影从中飘然浮出,滴溜溜一转后,就化为了丈许般高大,狠狠撞上了斩下的青虹。
“我若是输了,就将性命留给你。”钟云森然回道。
“真是无耻!”钟图纵然明白其中的道理,还是忍不住的狠狠叫道。
就是这样,擂台周围围观的众多弟子也已经议论纷纷。
“钟云一向喜欢闭关潜修,很少和其他人打交道的,你要是不常在族内待着,不认识他也不稀奇。但这样的一个家伙,竟然主动提出上生死擂,看来是真的憋了一口气了。可惜啊,听说他才刚刚进入后期,怎可能是钟金奎的对手,更别说双方功法、法器上的巨大差距了。”
“你若是输了呢?”钟金奎不屑地反问一句。
只见离擂台不远处的某块山石旁边,赫然站着三人。
上空的白执事对二人的对话内容视若无睹,冷冷的宣布道:“比试开始。”
“哼,慕容双和钟金奎的两个狗腿子也来了,她还有脸出现在这里!”胖青年目光四下扫了几下后,忽然激动的叫了起来。
钟沉沿着一条封闭通道而行,刚一走出山腹中的钟家闭关区大门,对面就立刻迎上了一个胖乎乎和_图_书的憨厚青年,满脸焦急的神情。
钟沉闻言一怔,顺着其目光望去。
“嗡嗡……”
“老三前几天也进阶后期了,而且这次上生死擂的原因,却是慕容双和老三已经解除婚约,而跟钟金奎结成双修伴侣了。”钟图咬牙切齿的回道。
“砰”的一声,墨绿小山虚影一阵剧烈晃动,当即从上往下的裂开一道缝隙,但青虹也一颤的倒飞而回,重新化为了青色长剑。
后者则是个长着马脸的公子哥,浑身锦袍,单手持墨绿纸扇,另一只手上带着一枚粗大的铜戒,腰挂一枚闪闪发光的青色古佩。
“沉哥,你总算闭关出来了。”
“时间到了。”
“就算我们能早点赶到,多半也劝不住的。老三不会放弃这场比试,现在只能寄希望,他能够有什么手段可以扭转劣势吧。”钟沉脸色变化片刻,叹息了一声。
钟沉见此,默默的将小瓶收好,整理了一下衣衫后,大步走向石门。
钟沉脸色正在阴晴不定变化的时候,密室的石门上突然亮起一团拳头大的白光,同时从中传出低沉的提醒声。
……
“坏了!没想到我二人还是来晚了,现在擂台禁制已经打开,谁hetushu.com也无法阻止这场比试了。”钟图面容铁青的说道。
“好,那就如此说定了。我在比试中很容易收不住手,你到时能否还有性命都是两说的事。”钟金奎狂笑起来。
“生死擂!老三糊涂了,他不知道钟金奎是筑基后期修为吗?”钟沉闻言,瞳孔一缩。
“我也确定。”
“钟图,出什么事了。”钟沉看着这名同为庶子的族中好友,眉梢一挑的问道。
擂台上空的白袍男子见此,脸色微微一凝,却没有任何阻止的意思。
生死擂较技可不是能经常见到的事情,更何况此事还涉及到了庶嫡两派弟子间的纠葛。要不是时间有限,整个钟家又有禁空禁制,恐怕来观看的人还会再增加一半。
俊美青年见此,毫不犹豫的又是一声怒吼,浑身肌肤瞬间血红无比,再一张口,竟从嘴中喷出一道血色光柱,一闪而逝地没入倒飞回的青色长剑上。
青色长剑表面瞬间点燃了一层血色光焰,接着在钟图法力一催下,猛然一个盘旋,再次化为比先前更粗大数倍的血色剑虹,发出凄厉尖鸣地往对面反卷而回。
“我也同样如此。”钟云脸色铁青。
“又是慕容双这女人,我第m.hetushu.com一眼见到此女就不喜欢,本身没什么资质,当初借助老三的身份才能成为钟家外门弟子,如今因为地位更高的嫡系弟子插足,再换个未婚夫也是正常的事情。不过即使都是筑基后期,我们庶系子弟和嫡系的实力差距,你也应该很清楚的,更何况老三才刚刚进阶到后期。”钟沉眉头皱起,缓缓说道。
“她能以外姓弟子的身份出现在这里,看来是真跟钟金奎了。”钟沉深深看了慕容双一眼,淡淡说道。
“钟金奎我听说过,是嫡子中有名的修炼天才,听说一年前就已经筑基后期了,是仅次于三子的存在。这叫钟云的家伙又是何方神圣,竟然也有筑基后期修为,啧啧……”
“这场比试我若是胜了,你让慕容双离开。”俊美青年厉声喝道。
就在这时,擂台上方高空处波动一下,一名灰袍中年男子凭空闪现,浓眉大眼,头上寸发不生,低首打量了下方几眼后,就冷冷说道:“我再问你们两个小家伙一次,此擂上较技生死自负,若是动用大威力法术法器,我也无法及时阻止的。万一到时真有人丢掉小命,按照规矩也绝不会追究责任的。此种情形下,你二人还要在此比试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