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啪”的一声,铜灯中的灯焰骤然一晃后,矮小身影终于有了变化。
草屋仍然孤零零的屹立在这偏僻之地,那瘦弱矮小的身影,却再未出现过……
“母亲,孩儿要走了,您放心,此去钟家,我会奋发修炼,一旦修炼仙术有http://www•hetushu•com成,定会把您的牌位堂堂正正供奉在钟家圣地中,要让所有看不起母亲的人,以后年年磕头祭拜您老人家。”
时间如梭,转眼间,五年时间过去了。
“青伯,我已经和母亲告别过hetushu.com了,你施法吧。”少年闻言,垂手回道。
破旧的草屋,幽暗的灯光。
“砰!砰!砰!”
一个矮小身影,垂首跪在一张简陋供桌前,上面隐约摆放着一块黑色灵牌和一盏锈迹斑斑的铜灯。
身影动也不动,仿佛要和图书像石头般的永远跪拜下去。
少年用低低声音说了这几句话,再次俯身磕了一头后,就站起身来,转身推门出了草屋。
“轰”的一声闷响,滚滚气浪四下卷动,原地现出一只首尾三丈多长的青色巨鹤,通体翎羽,翠绿晶莹,双目红光闪http://www.hetushu.com闪。
“沉少爷,可准备好回钟家了?”草屋外的一片空地中,站着一名须发皆白的青袍老人,一见少年出来,不慌不忙问道。
矮小身影使劲磕了三个响头后,骤然抬起首来,赫然是一名面容有些苍白的清秀少年,约有十二三岁模样hetushu.com,一身缟素色孝衣。
“既然这样,老奴不客气了。沉少爷此前从未修炼过仙术,肉体尚是凡胎,此回钟家就由老奴亲自施法护持一程了。”青伯点点头,随之仰首一声长啸,就地一滚。
片刻后,巨鹤一声清鸣,双翅一展,载着瘦弱少年冲天而起,向天边飞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