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章 燕北池
“很多年了,终于书院里又有像样点的弟子出现了。”另一个阴灵附和道:“不过,居然是一个没有点燃圣墟之火的臭小子,上官紫易疯了,派这么一个年轻而潜力无限的弟子来送死吗?”
三重剑魂之影迸发,仙骨剑五千道灵纹纷纷激活,沉浑的仙剑在我手中却轻如鸿毛,抬手就挥出了数剑,每一剑都碰撞在燕北池的飞剑上,一时间右臂传来一阵阵的猛烈震撼感,好强的御剑流高手,以气御剑原本力量就弱于肉身御剑,但燕北池纵然以气御剑,却依旧强得一发不可收拾。
真正的大凶险!
“呼~~~”
我睁开眼睛,大口喘着气,但脑海中的一幕幕挥之不去,纵然我不去想,那些画面却依旧涌入心头,睁眼有,闭眼也有,身躯仿佛要被引爆了一般,正在圣化的双腿忽地一片灼热,升腾起烈焰,这是要自毁吗?
……
……
有将李清音压下身下的一幕,也有将林慕昭剥得不着一缕的一幕,更有搂着堂姐纤细的腰肢、掌攀圣峰的不堪画面,甚至还有凌允、凌菲、蓝翎、红袖等人出现,双腿处的魔厄血脉鼎沸,裹挟着巨大凶险笼罩心头。
燕北池大笑,依旧抱臂在怀,整个人宛若一位剑神般的立于虚空之中,甚至他连掐诀都免了,意念一动,头顶上空的长剑化为一道道流光,瞬间就有数十道剑意狂轰滥炸而来,每一道都裹挟着虚空中轰隆隆的天道之音,强的不像话!和-图-书
掌心一张,金色光辉流淌,汇聚为圣气磅礴的仙骨剑,我目光一沉,道:“燕北池前辈,那么就是你了,请赐教!”
清晨,神叶世界内。
心神微微有些激荡,一旦双腿也完成圣化,那我身躯唯一还需要进行圣化的就是头部了,而头部的圣化也最凶险,意味着灵墟也会随之一起圣化,演化为传说中的圣墟,而这个过程中会一起点燃圣墟之火,以圣墟之火的力量为源泉将灵墟炼化成圣墟,这就是剑道成圣、肉身成圣同时进行的契机,而自古以来能完成这一壮举的人,寥寥无几,这也是师尊上官紫易担心我的原因所在。
此人,不可小觑!
就这样,在剑冢内苦修,白天的时候就进入神叶世界里进行恢复修炼,以及对剑道规则的融合与再次拆分领悟,三天后,实力有极大提升,已经可以同时挑战五个圣者级的阴灵了,而五天后,人数增加到了七个,十天后,人数更是剧增到了十个,同时挑战十个下位圣者,这种感觉简直淋漓尽致。
身周滚烫一片,瞬间撑开了真羽剑界场域,同时脚踏虚空,凝聚为洞虚境,几乎将底蕴全部爆发了出来,与一位剑圣对战还隐藏实力的话,那就等于是找死了,而且我在这里根本不必担心自己的绝学会被外界知道,反正世界裂缝一战之后,我掌握真羽剑界、剑心合一巅峰、三重剑魂之影的事情早就传遍天下,轰动上界了。m.hetushu.com
而就在这么高强度的磨砺之下,五天内开辟出一道新的圣脉,而在十二天后则再次开辟出一道圣脉,这么一来就已经共计有三十二道圣脉了,并且自我感觉潜力还可以继续挖掘,这么说来,我差不多肯定能在成圣之前开辟出至少三十四道圣脉,甚至有可能挑战传说中数万年无人达成的三十六道圣脉,那是半圣真正的极境!
这位剑圣,跟李清音的剑圣不一样,李清音只是一个下位圣者剑圣,而燕北池,至少已经达到中位圣者剑圣了,级别一样,但实力要更胜一筹!
“又来一个送死的。”
“哼,我燕北池偏偏不信这个邪!”
不过,这还远远不够,在上界的传说中,一位剑圣是可以同时吊打十位同等境界的圣者的,我能打十个下位圣者,并不意味着就有资格挑战八层的剑圣级阴灵,这件事急不来,还需要再慢慢磨合与提升。
“哈哈哈,好!”
“活见鬼……”
一瞬间,眼睛变得血红,我大口喘着气,坐在神叶世界里,但体内圣气喷薄滚滚,席卷了整个神叶世界和圣元洞天,脑子里一片混乱,双腿处的血脉开始鼎沸起来,整个人的阴暗一面都纷纷激发而出,脑海里再次出现了一些不堪的画面。
随着肉身底蕴的不断挖掘,双腿处传来一阵暖流,开启圣化的过程了,我深吸一口气,急忙吞下一株圣药,顿时体内热流滚滚,将全身的圣气都爆发http://www.hetushu.com出来,缭绕在双腿处,促成身体的继续圣化,一时间双腿仿佛被镀上了一层纯金般,烈焰滚滚,肉身正在不断进行着脱胎换骨的变化。
“咝咝~~~”
不过并不急着走出神叶世界,而是继续修炼了几天,将之前的突破成果彻底巩固,这才重新走出神叶世界,刚好天也黑了,接下来,就是剑冢第八层的征程了,虽然没有踏入圣境,却去挑战剑圣,这种事情恐怕也只有我做得出。
我缓缓走上前,神情恭敬,抱拳道:“参见诸位前辈,白鹿书院步亦轩,特来请教!”
不过,命是捡回来了。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双腿处的金光也越发浓郁。
有立于云霭中的阴灵阴恻恻地笑道。
好在,我的双臂已经圣化,对这种肉身力量的撼动抵抗力不是一般的强,还承受得住这种御剑强度。
欲念,这是我的心魔吗?
圣化成功,此时双腿的一踢之力,恐怕至少是之前的三倍了,并且整个人的实力随着增加了两道圣脉和圣化更加完全之下也至少实力暴增了四成之多,可以说,现在的我已经有资格去挑战第八层的剑圣级阴灵了,心头充满振奋感。
就在某一刹那,心头忽地一阵激荡,一种没来由的凶厉之气涌上心头,无数暴戾的感觉笼罩头顶,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个让人目不暇接的场面,有一掌劈杀强敌壤驷尘决的一幕,也有催动千万道剑意将段元分尸的场面,更有一剑一个和_图_书斩杀龙寻、东方宸、东方凛儿等人的惨象浮现,十分真实,仿佛就在真实发生一样,那种无比暴戾的感觉历历在目,凡是曾经招惹过我的人,都要死!
第八层,阴灵数量远远不及上一层,只有二十多人,但每一个都是曾经的剑圣,威震上界的存在,特别是在中古时代,那时候人才稀缺,比现在还要资源贫乏,每一位剑圣对于上界而言都是至宝,都是可以成为傲立一方的帝君的存在,而就在这一层,足足有二十多个这样的曾经王者,都成了披头散发的鬼魂,让人觉得可悲可叹。
“哈哈哈,今天终于可以再次尝到饱饮鲜血的滋味了!”
我摇头:“不,纵然战败,我也会逃走,你们杀不了我。”
“别说那么多好听的!”
深吸一口气,我急忙闭上眼,运起凡人书心法中关于宁神篇的规则,足足运转了近十个十遍之后,终于冷静了一些,点燃双腿的邪火似乎也渐渐熄灭了,短短的时间内几乎把一双即将圣化的腿烤成了羊腿一样,惨淡不堪。
玄武传人之所以那么强,或许就是因为圣脉开辟更多的缘故。
事实上,身处剑冢八层的所有剑修阴灵生前都是剑圣,都小觑不得,他们任何一个放出去,都是一个大凶,足以颠覆一方上界水土!
凡人书确实很强大,而且,我也深深的明白了师尊为什么不太赞叹我肉身成圣,这其中的凶险,足以让人心惊胆寒!
青年剑圣一声轻喝,身后的长剑铿然自http://m.hetushu.com行出鞘,在空中凛然直指着我,金光流动,迅速分离出数十道金色剑光,气势磅礴,而燕北池几乎全程都依旧抱臂在怀,气势凛然,是一位御剑流的真正高手,每一位能成为剑圣的剑修都必然有成名绝技,看起来燕北池的成名绝技就是御剑术!
……
许久之后,吐出一口浊息,那种灼痛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从双腿处传来的圣洁、温暖感觉,两条腿荧灿灿一片,肌肤剔透如玉,隐隐可见结实的肌肉如一条条有力钢铁纽带一般,而骨骼则莹白如玉,充满了神圣感。
一个神态阴沉的青年双臂抱怀,浑身洋溢着浓烈的自信,笑道:“步亦轩,上次剑冢之乱时我听过你的名字,你是上官紫易最得意的弟子之一,与林慕昭地位相当,这一次你敢进入第八层剑冢,想必已经做好战死在这里的心理准备了。”
一柄柄锈迹斑斑的古剑横亘大地,有的斜斜的刺入泥土,有的连着剑鞘已经快要锈烂了,就在古剑上,一个个奇形怪状的阴灵浮现而出,每一个的眼神都十分锐利,只是被看一眼就有一种整个人都要被看穿的感觉,那种属于剑圣的恐怖威压一一降临,让人十分不好受。
剑冢第八层,月光惨淡洒落在冰冷而腐朽的大地上,这里一定已经很久没有圣宫弟子来过了,甚至就连林慕昭也从来没有来过这里,这里残留的一些气息,也属于师尊上官紫易,以及宁道泫、断井渔两位老怪物,别人恐怕根本没资格进入这里。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