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夺至宝
“出去了。”
碎灭之力迸发,这一剑硬生生的轰开了东临的血力铠甲,直接切入肉身之中,月刃已然化为灵界之刃,对死亡生命拥有一种巨大威胁力,“噗嗤噗嗤”的切破肌肤的声音不断,甚至咔擦一声斩断了东临的一根肋骨,但一缕缕血力自行抗衡,沿着月刃开始震撼我的手臂。
池寒川怒吼,一群君王蜂拥而至。
大约,他也是摄于刚才堂姐的惊艳表现,一人独战四大君王不落下风,甚至还屡屡击退对手,这种实力已经够资格谈判了。
龙武道人、采药老人都是灵修世界的隐者,实力强横,然而这一战却彻底寒了灵修世界众人的心,这种前辈,与食骨猛兽有何区别?
是镇天王,他布下了某种禁制,甚至连空间都被锁死,我竟然感应不到虚灵界的气息了,急忙催发星辰衣,心底一片彻寒。
而就在这时,我也已经到了,虽然身在虚灵界但依旧传音给步璇音:“姐,我和小颜到了,你对付池寒川和鬼镰,东临、云海交给我们!”
“洪!”
手心一片滚烫,混沌火珠入手了!
步璇音后退数百米,曼妙身姿沐浴在天火之中,宛若火焰女神谛临凡尘界,低声道:“至宝不能落入亡者手中,你我双方联手,一起夺取火珠,如何?”
“啪嗒……”
“沐王、镇天王!”
“嘭~~~”
镇天王手握一柄符文战矛,脸上写满轻蔑:“虚灵界原始符骨本就是我镇天王府的至宝之一,你以为真的没人破得了你的虚灵界?!”
“我的!”
苏颜果决,右手牵m.hetushu.com着我,左手凝聚妃焱,绝火剑心能量爆发,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领域,大剑轰然坠落在东临的肩膀上,顿时劈得东临一个趔趄,只是可惜攻击力还不够强横,只是劈开了皮肉却没能造成重伤,毕竟妃焱的杀伤力暂时还无法与必杀技比肩。
东临、云海两大君王的血力全面爆发,身周萦绕着浓郁血气,怒吼一声将兵刃劈入云国人群中,无人能够抵挡,就连沐王、镇天王也难以撄其锋。
“嗤!”
周围的景象再度变得凝固,当我踏出虚灵界的那一刻,看到池寒川扬起长剑扑向火珠的样子,一缕缕血力从他的脉络中喷薄而出,他的眼神早早的看到我,又看向火珠,却毫无办法,而鬼镰君王则手握镰刀,眼睛睁圆,体内一道道深渊喷薄爆发死亡火焰,仿佛点燃一束束鬼火一般,让他实力无比强横,但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我和苏颜此时的速度已经完全超越他们的能力范围了。
就在刹那间,我拉着苏颜疾驰出去,身前布满了金红色暴躁力量,犹如一头太古凶兽般的撞击在了云海的腹部,“嘭”一声,这位强大的君王竟然被撞山击轰得飞退数里,直接退出了漩涡能量场,而月刃则迸发出血红灵界力量,随着我的催谷灵力过程,一缕缕星光浮现,聚成了一条惊人红色匹练,化为星云,笔直轰入了东临的胸口之中!
“完了……”
踏着一块块苍白古岩,带着苏颜笔直进入漩涡的核心处,外面的真实世界气息涌动繁杂,大战依旧在继续,混和-图-书沌火珠荧荧泛光,外面有一层肉眼可见的禁制,唯有众多强者分出一个胜负之后才能真的触碰这件至宝。
东临连说两个好,脸上肌肉凝固抽搐,冷冽道:“老子等着你来复仇!”
“截杀住步璇音!”
这时,一条传音,来自于步璇音:“小轩,先别急着杀东临,他不过是个刽子手罢了,不足为虑,先夺取混沌火珠,一会我就后退,让开混沌火珠给众人去抢,龙武道人和采药人一定会挡住云国、暗族的人,到时我从远处以曦光指破开混沌火珠最后禁制力量,你夺了火珠就立刻进入虚灵界。”
就在拿到火珠的那一刻,灵力涌动,将其裹挟送入空间骨戒之中,然而不到一息的时间,忽地一道仿佛雷霆般的怒吼声从天而降,紧接着我和苏颜动弹不得,一缕缕符文仿佛灵藤般的出现在周围,将我们禁制,竟有人能破解时间掌握?
轰鸣声中,最后禁制完全破碎,堂姐的力量控制堪称完美,这一击只是破开禁制,却没有损坏混沌火珠哪怕一分一毫,结界破开的那一刻,一缕缕白雾般的混沌气息从火珠内迸发,无比浑厚,让人有种恐怖的震撼。
“老东西,休想!”
沐王、镇天王怒吼,符文铺天盖地落下,与暗族君王激战。
池寒川是个妖孽,但这句话骂得倒是大快人心!
“好!”
步璇音没有说话,却一振雪白双臂,一缕缕火红赤霞涌动,立于混沌火珠前方竟有一股万夫莫开的强势,炎阳镜火焰喷薄,重重的撞击在池寒川的长剑之上,三道炽热炎阳www.hetushu.com指则轰开鬼镰的镰刀,空中布天火,但必然无法久持,她久战之下气息已经开始下跌了。
沐王目光凛然,手握符文石笋,气势无比凝重,他看看灵修世界找工人,淡淡道:“好,云族与你汉族都分属龙灵一脉,联手!”
就在这时,周围的薄雾仿佛都开始加速,相反是我和苏颜的速度降低了,是时间掌握天赋的副作用,万法自然趋于平衡,加速的后果就是短时间内减速。
话音刚落堂姐就已经后退,将后方的混沌火珠领域让给了众人,并且作出一副难以抵挡众人压制的样子,一时间暗族的几大君王都目光炽热起来,池寒川拎着长剑,低喝道:“上,得不到神种至少带着这枚混沌火珠回去,也算是有个交代!”
一群云国高手齐齐扑杀,但已经完了,那老者的身躯瞬间被镰刀锋刃刺透,镰刀血力爆发将其血气完全蒸发,甚至连拓印了符文术的纹骨竟然也被震碎了,鬼镰君王这个级别的死亡生命,已然完全不把这种符文术放在眼里了。
苏颜颤声道。
“当当当~~”
“妖孽,你敢?!”
“好,好!”
东临眸光冷厉,虽然被减缓了速度,但依旧凶光大发:“你敢?!”
远方,步璇音化为一道烈焰袭来,声音冰冷:“慕容白,你敢动我弟弟?”
“受死吧,小东西!”
我一手拉着苏颜,飞快重新踏入虚灵界,界壁荧荧泛光,坚不可摧。
最后时刻,谁能坚持到最后谁就能斩获混沌火珠这种至宝,谁也不敢怠慢,堂姐远去,毕竟我们的力量比http://www.hetushu.com起另外两族太弱了,池寒川、沐王等人的实力都可比肩人王,而灵修世界也只有一个步璇音能够与之抗衡,然而她修的是一个杀伐之道,擅长进攻却不擅长防守,久战之下必然会吃大亏。
虚灵界中,我静静的看着他,淡淡道:“你杀我师父沈步云,你以为我会忘了?这笔账迟早会跟你清算!”
龙武道人怒吼,飞剑迸发无数霞光镇杀众暗族高手,但他伤势太重,实力发挥不出哪怕一半来,攻势被池寒川轻易化解,反倒是池寒川凌空一脚踹飞了龙武道人,他目如犀火的看着飞退的龙武道人,低声道:“老子池寒川平生最看不惯你这种狗东西,传承的是龙灵帝国的血脉,修的是灵修世界的绝术,却一心为己,不顾族人死活,你跟一条狗有何区别?”
一缕金色晨曦穿透人群,笔直的落在混沌火珠外围结界上。
镇天王悍然将战矛斩落下来,低吼道:“这小畜生杀我次子,留他不得!给老子去死吧!”
“你们……”
就在众人杀戮成一团的时候,混沌火珠的光辉开始颤抖起来,在众人的攻势碾压之下最后的禁制也终于要被破开了。
“就是现在!”
一群君王奔掠如火,血力冲天,甚至还有几个修为不凡的血巫也试图进来,其中有一个正是红月,几天不见,更水灵了。
“洪~~”
步璇音身后斗篷飞扬,起伏曼妙的身段曲线在狂风中极为动人,手指轻轻扬起便有一道气劲爆发,直接将鬼镰给震开了,脚下一纵便跃出数十米,极度靠近混沌火珠。
鬼镰怒斩,锋和*图*书利的血刃撕开气浪,直奔老者的后背。
“轰~~~”
东临连退数步,看着胸前的惨然伤势,脸上满是狰狞:“你们竟想杀我?”
一名云国老者怒吼,浑身散发澎湃符文,气息十分恐怖,张手便催发出一片洋溢上古气息的符文劲,硬生生的渗入混沌火珠之中,顿时混沌火珠颤抖不已,嗡嗡作响,外围的禁制不断被化解,眼看就要失去自我保护了。
我一声轻喝,踏出虚灵界的那一刻,东临、云海迎面而来,苏颜的手牵着我,忽地主动,天赋能力催动,一时间我竟有一种恍惚感,只觉得周围所有人的动作都变慢,时间都仿佛凝固了一样,甚至能看清池寒川劈出长剑的轨迹,能看到炎阳指从指尖喷薄的整个过程,自然,也能洞察到东临、云海的攻击轨迹,无比缓慢。
“嗤!”
时间掌握,果然厉害!
“走!”
星辰衣剧烈颤抖,我和苏颜几乎一起跌入了漩涡之中,周围满是摧枯拉朽的神性破坏物质,转眼之间撕碎星辰衣、月刃战衣,开始侵袭我们的肉身,甚至就连身躯都无法控制,笔直坠入漩涡之中,转眼看不清一切,浑身都是剧痛。
“嗯?”
热浪扑面而来,虽然身在虚灵界,但依旧可见漩涡中的烈焰化为一缕缕的丝线渗入虚灵界中,无比炽热,令人心悸,甚至连虚灵界的苍白岩石都能熔化,这种物质十分可怕,恐怕已经超然于外面的物质世界世上了。
一缕缕剑纹震荡在虚灵壁上,爆发出震耳之音,是龙武道人的飞剑剑意,好强,就连界壁都被硬生生的撼动,险些崩出裂纹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