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山上的尼姑是老虎
回到木屋,落枫却是在沉思,现在的时间段,辟邪剑谱还在林家。
不过,随即定逸师太便是再次狠狠瞪向落枫,“先不说你是不是和尚,便是你对我恒山弟子动手动脚,便是不行!”
落枫在一旁已笑疯。
听着不戒大师的语气,落枫却是没有丝毫生气,“关于哑婆婆,我只想说,男人,有时候强硬一点更好。”
“哑婆婆来了!”
轻轻拍了拍仪琳的小脑袋,落枫转身离去。
看着落枫远去的背影,仪琳突然有些心虚的四下看了看。
落枫大概想了想时间,若是一路快马加鞭的话,说不定,可以在仪琳遇到田伯光之前,得到辟邪剑谱,赶回来。
“是啊,我交给你的轻功,一定要好好练习。”
不戒大师的手艺,仪琳怎么会不认识。
只是,落枫心中却是不爽了,手中拿着发丝,看向定逸师太问道:“你叫谁小和尚?”
这样,才舒服啊!
看着单纯可爱的仪琳,落枫也颇为不舍,只是为m•hetushu•com了任务,却也不得不离开。
一路大踏步下山,经过半山腰时,落枫想了想,最终还是走进了不戒大师的屋中。
那林家的福威镖局,便是在那福州。
落枫瞧着这师太的模样,便也猜出了她的身份。
定逸:“……”
一天之后,落枫果断的将马匹卖掉,转而买了一头毛驴,在其脖子上挂上银铃,晃晃悠悠的向福州赶去。
落枫找到仪琳,告别准备下山。
“赶紧滚!”
仪琳眨了眨大眼睛,“这句话是佛祖说的吗?”
落枫大笑着拍了拍仪琳的小脑袋,“走,咱们吃饭去!”
而接下来仪琳对师太那师父的称呼,也确定了落枫的猜测。
落枫一甩衣袖,双手负后,大摇大摆的离开,嘴中哼着小调,“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
当初她的师妹便被不戒大师娶了去,如今不戒大师将落枫剃了光头,送上恒山,这目的不是摆明了吗?
夕阳,毛hetushu.com驴,以及毛驴背上的人,构成一幅宁静安详的画卷。那叮当作响的银铃之声,更是让人心旷神怡。
天气微寒,却也颇为舒适。
落枫刚走两步,一声大喝传来,转头看去,一个中年尼姑正怒气冲冲的赶来,目光死死盯着落枫那放在仪琳脑袋上的手。
这夫妻间的矛盾,哪里还会存在。
面对仪琳这目光,不戒大师没有丝毫抵抗力,当场认错,并且保证以后绝不再在恒山派喝酒吃肉。
定逸师太气的双手发抖,想要追上去,却是发现落枫不知何时早已没了踪影。
恒山之上,脾气如此火爆的尼姑,也就只有一个了,定逸。
落枫摇头轻笑,哑婆婆一直躲着不戒大师,看似不愿原谅,但落枫熟知剧情,哑婆婆,心中依旧爱着不戒大师。
所以,最好的办法,便是趁着林家未被灭门,偷取辟邪剑谱。
“小和尚大胆!”
仪琳的师父,恒山派三定之一,定逸,外刚内和,脾气虽然暴和-图-书躁,心地却极慈祥,鲁莽却又天性纯良,蛮横却非不讲理,为人正直。
不戒大师:“……”
不戒大师瞪着一双眼眸,恨不得将落枫揍一顿,只是可惜,打不过。
落枫:“……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那边的草丛里有真相。”
一旦林家惨案发生,辟邪剑谱的下落,便变得飘忽不定,到时再想得到,便有些困难。
师父叮嘱过,不许再让落大哥摸她的头,但是刚刚,她不知怎么的,却是没有拒绝。
“落大哥,你要走了吗?”
只要不戒大师死皮赖脸,跟在哑婆婆身边不离开,甚至,更加强横一点,强行将哑婆婆抱下恒山,抱进这半山腰的木屋之中。
毕竟,笑傲江湖,也是落枫很早之前看过的,知道大概的情节,具体的细节,却是再想不清。
落枫一声大吼,不戒大师慌乱起身,“娘子我错了……”
“不戒大师……”落枫轻声喊道,得到的回应,却是一阵鼾声。
抬头,哪里有哑婆婆的身www.hetushu.com影,有的,只是一个一脸贱笑的落枫。
发现四下无人之后,仪琳才松了一口气,调皮般的吐了吐小舌头,拍了拍胸脯,匆忙跑回木屋之中。
定逸师太目光愣住,这才一天没见,怎么就长出头发了呢?
“不戒大师……”落枫喊了几句,却是发现不戒大师根本没有一丝回应,更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
“当然是叫你!”
“你看清楚,谁是小和尚?”
而且,这个世界的江湖,最为混乱,稍微一点影响,便会造成巨大的改变。
落枫看着仪琳那光亮的小脑袋,以及清澈的眼眸,突然伸出手掌,在仪琳的光头上轻轻拍了拍,好似一个哥哥对待妹妹一般,“仪琳啊,佛祖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事实如何,可不能只凭借一言之词啊!”
等到仪琳看见了草丛里的一切,看向不戒大师的目光顿时充满了责怪与委屈。
恒山之下,也有着人家存在,毕竟,恒山也是大门大派,在恒山山脚,一般人不会前来惹事。
和图书落枫买了一匹马,前往福州。
落枫摇头叹息,“师太,你这样就不对了,你怎么可以用世俗的眼光,来看待我和仪琳纯洁的关系。你这样,不仅是污蔑我,还是对仪琳的不信任。”
这般赶路,一个多月之后,落枫终于到了福州……
落枫指了指丢弃着烤鸡与烤鱼的草丛,笑容灿烂,只是不戒大师的嘴角,却是不断抽搐。
“不戒大师,我要走了。”
听着落枫的话语,不戒大师眸中露出恍然大悟之色,当下再也等不及,甚至没有理会落枫,当即冲上恒山,口中大喊着,“娘子,我来了……”
“爹爹,这次的保证是真的吗?”
“毕竟这么多年了,仪琳也已经十几岁,哑婆婆心中哪能没有一丝感情与悔意,只不过,放不下面子罢了。”
落枫看了看天色,接近晌午,此时,不知是睡的午觉,还是早上根本没醒。
“什么意思?”
“老和尚对小和尚说,山上的尼姑是老虎,见到要躲开……”
现在的时节,是冬季刚过。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