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老顽童
“喂,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是你逼我的。”落枫拔剑,冲了上去。
神雕:“哇哇……”
“你有什么好玩的?”
“雕兄,我家中还有老婆等着我呢,我不能让她们独守空房不是?”
先埋下一颗种子,接下来的话才好说。
玄铁重剑三尺多长,有刃无锋,剑尖似圆球一般,毫无锋芒。
落枫远远的看着金光闪闪的菩斯曲蛇,眼馋不已。
落枫无奈了,这神雕的喙简直比武器还坚硬,将他的剑抵挡住之后,再次一翅膀扇飞了他。
落枫长呼一口气,将玄铁重剑重新插入石碓,说道:“雕兄,我还有些事要做,等我做完,再来取剑。”
落枫搂过黄蓉与李莫愁,说道:“这是内子黄蓉与李莫愁。”落枫又指了指神雕,“这是我的伙伴,雕兄。”
落枫也不能尽全力下死手。
一人一雕视线突兀的对视,神雕眨了眨眼,继续低头吃蛇。
落枫再次倒飞出去。
神雕拽住落枫的衣角,叫了两声。
想到一灯,落枫便想到了和-图-书瑛姑,既然来此世界,便让周伯通与瑛姑提前相见吧,说不定还可以生下一个小顽童呢!
老顽童才不管落枫是谁,也不管与落枫熟不熟,见有好玩的,立刻与落枫玩了起来。
“雕兄,我不要蛇了,我走还不行吗?”
落枫哈哈一笑,“也好,那雕兄就出去一起玩吧。”
落枫微微一笑,拿出了事先做好的简易版兽棋。
落枫没有带玄铁重剑,因为带上玄铁重剑,落枫便会在二十四小时后离开,这点时间,根本不够去找一灯报仇。
慢慢地,黄药师也打累了,见落枫一直不还手,黄药师心中也舒服了许多。
神雕用嘴拽着落枫的衣角,示意落枫跟他走。
再一个月,落枫功成,神雕也渐渐有些依赖落枫,与落枫表现的十分亲昵。
兽棋本就简单,老顽童掌握了诀窍之后,落枫再想赢他就很难了。
落枫倒飞出去。
神雕鸣叫了两声,又带着落枫来到一处峭壁处,峭壁上写着两个大字,剑冢!
落枫提起玄铁重剑和-图-书,手臂一沉,而后才平稳举起。
“好了,介绍完了吧,那我们继续。”老顽童耐着性子听完落枫的介绍,迫不及待的摧残着落枫继续。
落枫同样眨了眨眼,然后迈步上前,“雕兄,这蛇能不能分我一些?”
落枫见此微微一笑,说道:“来,我们继续下棋。”
落枫:“……”
但落枫也知道独孤求败一生确实对剑的理解很深,几乎不可战胜,但若说求不得一敌手,落枫是不信的。
兽棋简单易懂,制作方便,仓促之下,这是吸引老顽童最好的东西了。
好吧,落枫不用继续看下去了,最后一把,肯定就是落枫的任务,玄铁重剑了。
神雕率先跳着爬上了峭壁,落枫紧随其上。
“好好对待蓉儿。”黄药师叹息一声,飞身离去,连个告别都没有。
神雕头都没抬,一翅膀将落枫扇飞。
“前辈,你看着我享受齐人之福就不羡慕吗?这么多年,也没人陪你一起玩,前辈就不感到孤单?”
落枫站起身来,说道:“先不急www.hetushu.com,我先为前辈介绍一下。”
于是,神雕拦在落枫离去的路上,一对翅膀让落枫心生绝望。
菩斯曲蛇的蛇胆可是能增加内力的好东西啊。
“哇哇……”
因为落枫的到来,剧情改变了许多,落枫不知道老顽童现在在哪,于是便去全真教碰碰运气。
神雕眼中精光一闪,似乎来了兴趣,终于抬起头来。
神雕将落枫带入一个山洞,来到一座座坟前。
纵横江湖三十余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无可奈何,惟隐居山谷,以雕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剑魔独孤求败。
听落枫这么一说,老顽童还真有些心酸,那些牛鼻子道士一个个无趣的很,一点也不好玩。
看起来,这头大雕似乎不会飞啊!
不过落枫对于独孤求败还是佩服的,而且为了刷神雕的好感度,落枫恭恭敬敬的对着独孤求败的坟墓磕了三个头。
落枫听懂了它的意思,它要和落枫一起离开。
好吧,落枫暂www•hetushu•com时放弃了,天色渐暗,落枫准备明天继续。
运气不错,老顽童正在全真教。
黄蓉对此早已习惯,面上没有丝毫悲伤与不舍,抱着落枫的手臂,回到了襄阳城。
然后,落枫再次倒飞出去。
下完一局,落枫完胜。
“你到底想怎么样?”
落枫示意先别急,突然开口道:“前辈,你知道当然瑛姑为你生了个儿子吗?”
这语气很大,很霸气,落枫觉得终于有人比他还会吹牛了。
终于,一个月后,落枫找到了山谷,见到了神雕。
“老顽童,我有好玩的,要一起玩吗?”
爬上峭壁,落枫见到了三座石头累积而成的坟墓。神雕用利爪将石块扒开,露出三把剑。
于是,落枫锲而不舍的提剑而上,然后毫无疑问的被一翅膀扇飞。
“不算不算,我刚刚是不熟悉,我们再来。”
落枫抬头看向山洞石壁上已经几乎被苔藓遮住的字,将苔藓抹去,落枫看清了具体内容。
但神雕吃饱喝足,却不愿意让落枫离开了,这么多年来,好不容易有个人来和_图_书陪它玩耍,怎么可以让他离开。
左边一把木剑:四十岁后,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自此精修,渐进于无剑胜有剑之境。
他也知道,不可能让落枫抛弃李莫愁,只娶黄蓉一个,那样一来,就是他也鄙视落枫。
右边第一把剑,其下介绍: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弱冠以前以之与河朔群雄争锋。
“哇哇……”
落枫心中大喜,没想到这就得到神雕的认可了,只不过被虐了几次而已啊。
接下来,神雕开始训练落枫玄铁剑法,落枫再次陷入被虐之中。
落枫锲而不舍,继续跑上前,“雕兄,何必那么小气,几条蛇而已,分我几条呗!”
老顽童连连点头。
落枫只感觉那股大力无法抵御,以他现在的内功修为,竟然也控制不住的倒飞出去,只是不至于受伤。
天下之大,从不敢有人说自己天下第一。
只一会,老顽童便完全入了迷。
再次下了几局,落枫问道:“前辈,再好玩的棋终究也有腻的时候,晚辈这里还有许多好玩的,不知道前辈想不想试试?”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