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章 旁观者言
符太奇道:“谁?”
不过,小敏儿确勾起他因感同身受而来的怜意。
符太心中窃喜,论阴谋手段,他自小“训练有素”,肯定比龙鹰小子高明,唯一问题,正是汤公公说的不明现状,致无从发挥。欣然道:“公公指点!”
汤公公干咳一声,掩饰心内的不安,道:“最好勿这么做。”
陆石夫召来两个手下,着他们接收包裹,送往东宫,然后答他道:“另一个的你,出名不近人情,行为难测,难以相处,当然!于我来说,你并不是这样的人。”
符太不想追问下去,猜到是个凄凉的故事,问道:“为何说自己是贱民里的贱民?”小敏儿凄然道:“凡不入士、农、工、商的,均被视为贱民。优伶、娼妓、乞丐虽是贱民,但总有户籍。优伶入乐户,娼妓入娼户,乞丐入丐户,只有奴婢没有独立户籍,或像敏儿般依附官家,又或依附私家。奴婢不可以拥有东西,丧失姓名的自主权,终身为奴,所生后代亦逃不过当奴仆的命运,这是否比娼、丐还不如?”
陆石夫欣然道:“我有甚么不放心的,有鹰爷和太少主事,岂有解决不来的事?皇城一战,轰动天下,现在没人敢怀疑鹰爷中土第一高手的地位。”
符太想安抚她两句,可是眞不习惯讨好人,怎都没法说出口,就像不知如何下笔写他奶奶的“医经”,都是龙魔混帐,逼自己干不情愿和力不从心的事。
小敏儿想都不想地答道:“不会哩!敏儿有个最有耐性的聆听者呢!”
小敏儿愕然道:“大人想到甚么?”
小敏儿幽怨的白他一眼,道:“在敏儿心里,有个永远的聆听者,总是默默支持,每当人家凄凉哀伤之时,会出来听敏儿诉苦,安慰敏儿,告诉敏儿所受之苦,比起很多人,算不了甚么。大人呵!这是敏儿首次揭露她的存在呵!”
符太暗忖若小敏儿要逃离皇宫,自己又势不能亲身照顾她,那可托付者,就必须像陆石夫般的铁汉,其它人不监守自盗才怪。
小敏儿向陆石夫施礼,甜甜的唤了声“陆大哥”。
随汤公公来的还有荣公公,符太不便问其职衔,但看情况该为汤公和_图_书公的左右手,随行的小太监,带来了晚膳。
两句对任何男人有高度诱惑力的话,落入符太耳内却无动于衷,道:“说清楚点!”
符太道:“这么大阵仗!”
西,现在变成我陪她,兼护花之责。”
陆石夫瞪他一眼,道:“又坐地起价了!”
符太道:“翠翘楼易主了吗?”
不解道:“你自小入宫,怎晓得这么多的事?”
小敏儿道:“是宫规嘛!想不知道也不行。”
小敏儿娇痴地用手指指酥胸。
随口问道:“小敏儿如果满怀心事,却倾诉无门,怎办呢?”
小荣像陆石夫般还以为龙鹰回来了,得符太传音知会是他后,同样的欢喜,两人曾多番合作,不用说话也有会于心,尽量令汤公公认为他们虽相熟,却没甚么交情。
小敏儿能在皇宫这样的地方,当上韦后的心腹,绝不简单,不是凭她的美丽可以办得到。他故意不问她提出的“交易”,就是看她在自己没有表示下的进退之道。自懂人事的一天,符太活在只有强权、没有公理的环境,尔虞我诈,勾心斗角,面对卑鄙手段、阴谋诡计,如吃饭、睡觉般平常。
幸好符太脸皮够厚,兼不知羞耻,毫不尴尬的耸肩道:“我是高手,留神的当然是另一高手,与她的艳色没有关系。皇上举行会议时,小敏儿是否一直在场?”
陆石夫皱眉道:“不但听过,还认识他,是敬晖的心腹。为何问起他?”
符太心中一动,问道:“陆大哥听过一个叫崔混的小官员吗?”
符太尙未有机会回答,汤公公来了。
符太正要答他,小敏儿买完东西出来,新添一个包裹,提在店伙手里,由老板亲身送出铺门,见到陆石夫,大为错愕。
小敏儿店内购物,符太铺门外等候,这已是她光顾的第三间脂粉铺,在符太的鼓励下,美人儿一发不可收拾,买得不亦乐乎。买齐符太所需的衣物后,北市成了小敏儿征战的天下。
符太顺口问道:“现时的洛阳,谁人主事?”
符太尙是首次让女人花他的铜钱,看到她美眸放光、欢天喜地的模样,感觉相当不错。将另一包裹挂在http://m•hetushu•com马旁时,一人从对街朝他走过来,赫然是陆石夫,心忖他确消息灵通,“丑神医”这边离皇城,他那边收到消息,赶来相见。传音道:“我是符太!”
符太哑口无言。
符太接过伙计手提的包裹,放过他,向小敏儿道:“来见过陆大哥丨‘”
陆石夫答道:“是个叫纪处讷的新官,异日迁往西京,他就是洛阳总管,这个位子大家争得非常激烈,最后仍是武三思和宗楚客一方胜出。如非这样,我早把来闹事的北帮及其附庸的帮会扫出洛阳,现在则是忍着一肚气,还要虚与委蛇。”
汤公公径自沉吟,颇有因心内感触,不知从何说起之慨。
“大人心里有烦恼吗?”
符太道:“还要买东西吗?”
道:“你今早见我时,有何判断?”
符太差些儿按捺不住,赶她出去,太不惯在思考时给人在旁瞧着,管她是天仙美女。不过至少在她磨好墨后,否则须亲自动手,做他最欠耐性做的事。
怎答好呢?
任龙鹰那个大混蛋说得如何详尽,总不能将和汤公公说过的话半句不漏的重复一遍,鬼知道他在汤公公面前说过甚么,令汤公公形成如此非圣神皇帝则不仕的印象。故此《丑医实录》确有其必要性,且要一丝不漏。
陆石夫叹道:“大有大争,小有小斗,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一阵子北帮扩展得很厉害,不住派人到洛阳来争地盘,洛阳帮的芳华阁首当其冲,唯有翠翘楼不受騒扰,因后台够硬。”
他们置身紫云轩的书斋内,六册空白的卷宗整齐地迭放桌面,符太据桌发呆,小敏儿站在桌旁为他磨刚买回来的墨。
“太阳快下山哩!”
小敏儿忽然一把挽着符太臂弯,喜孜孜的道:“陆大哥是个正人君子。”
陆石夫道:“表面是荣士和黄河帮的陶显扬,实则为武三思,田上渊怎敢碰翠翘楼?”
符太心里大骂龙鹰,天才晓得这个家伙曾拒绝当时仍是太子妃的韦后的馈赠,不以为意地让小敏儿领他到紫云轩来,引美入室,阴差阳错下,错脚难返。
符太问道:“她会害我吗?”
难怪陆石夫说自己的难相处,人所共和-图-书知。
小敏儿的声音很特别,清澈如不受騒扰、远离人烟的溪流,从耳鼓钻进他的脑袋。
小敏儿给他盯得两边玉颊飞起两朵红云,垂低螓首,巧俏的下颔差些儿碰到胸脯,娇羞的道:“敏儿喜欢大人看人家,有被大人恩宠的荣幸。”
他刚洗过冷水浴,换上买回来的新衣。小敏儿仍未从被他拒绝侍浴的打击回复过来,说话时战战兢兢的,又刻意逗他说话。
丑男配绝色,惹得人人侧目。
符太拍案嚷道:“有救哩!”
最难是他不惯将心里的事写出来,不惯坦白。
换过一般贵宾,汤公公是循例到来嘘寒问暖,看看客人所需,有何可改善之处等等。但因他和“丑神医”关系密切,情谊深厚,故此做妥门面工夫后,拉符太到偏厅说话,而不用汤公公吩咐,小荣着其它人避开,尽显其已成汤公公心腹的地位。
有一点,符太想不通。
小敏儿苦恼的道:“大人根本对敏儿不屑一顾,只懂朝夫人张望。”
符太两手抄着她的小蛮腰,送她上马背,然后跃坐她身后,拥美返宫。
汤公公苦笑道:“所以公公着你看着办,我们这些当奴才的,不好去说主子。平情而论,怎会有人平白无端送你绝色美女?出手愈重,所求愈多。公公就是怕神医离宫过久,不明现今情况,特来找神医说话。”
龙鹰说的话言犹在耳,符太却头大如斗,须录之于纸的事物太多了,难以取舍,但仍非最大的问题。
戴着丑面具和女人成其好事,不知是何滋味。
小敏儿道:“敏儿今年十七,七岁入宫,到今年刚好十年。”
对小敏儿,符太保持怀疑,这是他自小养成的性格,不容易改变。即使是龙鹰那混蛋,亦经过长期的出生入死、并肩作战,直至那混蛋从宝藏取得清神珠,毫不犹豫地依诺赠他,符太方和龙鹰建立起过命的兄弟之情,并肯为他做些违背本性的事。
符太暗呼胖公公厉害,如非得他长期布局,小荣怎可能安然过渡至新朝?
告辞去了。
朝铺内瞥一眼,道:“随太少来的标致娘儿是谁?手下向我报讯时,仍是色授魂与的神情,令人发噱。不过,如此和-图-书绝色,确是罕有。”
符太自问是糟糕之极的聆听者,不过为了摸清小敏儿的底细,兼之好奇心过人,忍不住问道:“还以为小敏儿在宫内活得风光,竟然是满怀感慨。你今年多少岁?伺候娘娘多久?”
陆石夫微怔一下,显然大出他意料之外,便回复常态,来到他身旁施礼道:“太医你好!”
稍顿续道:“小敏儿的事,神医看着办吧!该没多少人认为是烦恼,还恨不得有这个烦恼。”
小敏儿似给他勾起愁绪,垂首黯然道:“敏儿奴婢来的嘛!是贱民里的贱民,不可以有自己的想法。”
符太不答反问,道:“如果现在公公为鄙人送她回去,皇后会否老羞成怒?”
小敏儿俏脸飞红,垂首娇羞的道:“买够哩丨,”
符太道:“何不从武郡王开始,以他现在的威势,怎会被皇上降级?”
老板骇得打躬作揖,不迭的道:“怎敢!怎敢!小人做生意最老实,不过下次定给个更好的价钱。”说时弓着身退返铺内。
符太牵马与小敏儿继续逛街,在热闹喧哗的北市携美而行,你挤我、我挤你的,别有一番风味。
小敏儿道:“这是敏儿的独门本领,不同的人,虽然目光不尽相同,可是谁对敏儿心怀不轨,敏儿一目了然。陆大哥看敏儿的目光,与那些另有企图的人截然不同,不含歪念。”
符太听得发呆,事实上他从未想过笑脸迎人的宫娥,暗里这么辛酸。如果不是当上“丑神医”,不得不和别人接触,恐怕他永远不晓得宫娥的另一面。
汤公公不答反问,道:“神医理该晓得已改朝换代,为何仍肯回来?”
他奶奶的!
随他来的,还有七、八个手下,人人精神抖擞,该为城卫里的精锐,留在车马道另一边,混在人群里。
汤公公造梦未想过他脑袋内转的是这些念头,等着他回答。
难下笔的原因,是因不惯向别人说心事,管他是龙鹰那混蛋还是谁,可是若将自己变成旁观者,冷眼去看“丑神医”,将他的行、住、坐、卧描述出来,等于“血手功”得到了“横念诀”,心结将迎刃而解。便如小敏儿在心里创造出聆听者,于她须尽情倾诉时,出来打救她。和_图_书
韦后因何要将最有价値的美丽宫娥硬塞给他,如此有何作用?
坐下后,汤公公不解道:“神医因何忽又肯接受小敏儿,还带她到外面治装?”
陆石夫回礼后,将他手上的包裹要了去,道:“我先送东西回去,异日有机会,再向神医请益。”
符太奇道:“你瞧一眼便清楚他的为人?”
符太问道:“陆大哥指的帮会,是哪些帮会?”
符太岔开道:“敏儿有很多心事吗?”
陆石夫笑道:“哪想过你做这种事。这些大包小包,由我遣人给大人送回宫如何?”符太连忙道谢,说出现时住处。对陆石夫他特别感到亲切,如与博眞等人相处般。好奇问道:“陆大哥因何认为我不做这类事?,”
小敏儿轻柔的道:“墨很香!”
符太道:“她是东宫最美丽的宫娥,韦皇后的爱婢,派来伺候我。本来是她陪我来买东
接着害羞的垂下头去,以蚊蚋的声音,咬着唇皮道:“今夜让敏儿伺候大人寝笫好吗?”
符太的目光不由落在她玲珑有致的胸脯去,目不转睛的看了好一阵子,才讶道:“你自己?”
哪想过甫返洛阳的第一天,连遇两件人事,均惹起他少年时代遭遇的回忆,另一就是妲玛。
符太道:“天才晓得那家伙到了哪里去,只知他短期内不会到神都来。陆大哥放心,一切顺利。”
小敏儿道:“我和另一姊妹在外候命,到有人来通知神医回来,才给召进去。”
“字体尽量小一点,既可省纸,又可防给人一眼瞥见你在写甚么,而不论字体多么细,仍难不倒老子,当年老子就是以这种字体,写密函给圣神皇帝。”
独处、独思,是他最享受的时候,仿如与生俱来。在塞外,即使和龙鹰等并肩作战,他亦不时离群而去,像孤狼般去觅食自处,沉醉于独自一人的天地里。
陆石夫闲话家常的道:“天下再非以前的天下,神都亦非以前的神都,须改口称为洛阳,否则就是犯忌。最近帮会间很紧张,时有零星的冲突,少点精神看着也不成。鹰爷呢?”
符太心忖小敏儿的所谓“女扮男装”是彻底的失败,到哪里都惹人注目,还有人像给她勾了魂魄般跟着,为多看两眼。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