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二章 双尊
生得愁眉苦脸一脸苦样的‘木道人’突然‘噗嗤’一笑,笑盈盈的向禹馀道人招了招手:“哎唷,这位道爷您叫禹馀呀!真是好名字,嘻嘻!”
想想看,一个生得愁眉苦脸,整个脸上所有皱纹都干巴巴、苦兮兮,生得皮包骨没有半点儿血肉丰腴的糟老头儿,却摆出二八佳人的模样向你抛媚眼大加诱惑……
姬昊严肃的点了点头,他元神道种一动,一道金光从眉心竖目激射而出,化为一片半透明的金色符箓飞向禹馀道人。他和阿宝、龟灵在镇魔圣宫外遭遇这些域外天魔的经历,除了自己炼化天魔为己所用的事情被隐藏了下来,其他的事无巨细全部用神念传给了禹馀道人。
一具在河谷中埋了数亿年的老木头,却硬要学青楼的红牌阿姑卖弄风情,这强烈的视觉落差让姬昊直咧嘴,胃里面一阵阵的翻腾不休。
禹馀道人何等道行,见识过的大风大浪数不胜数,哪怕传说中青丘国的所有狐媚子同时向他www.hetushu.com抛媚眼,也别想动摇他的心境。红粉佳人于禹馀道人而言,比一缕远远掠过的浮云都比不上。
这才是禹馀道人真正的力量!
又一条通体散发出淡淡青烟,犹如青色霓虹的人影从虚空中走出,站在一旁‘嗤嗤’的笑着。
“乖徒儿,这烂木头、破花儿最是要脸,但是他们却又最是没脸皮,不抓住他们的死罪证,他们无论做了什么事情都能甩得干干净净。”
姬昊只觉得五脏六腑一阵翻滚,差点没吐了出来!
“但是这次,为师将这烂木头的丑样记录下来,起码能敲他一池塘的功德净水。”
‘嘻嘻’一声笑,双眸五彩迷离的木道人妩媚的向禹馀道人抛了个媚眼。
禹馀道人眉飞色舞的低声笑着:“那功德净水别的用处也就罢了,但是落到你大师伯手中,用三万六千种天地灵果酿酒,这滋味真是……啧啧,没法说了!”
“妖孽焉敢如此?这老贼道虽然不肖http://www•hetushu•com,却也不是你能轻易折辱的!”
手指轻碰符箓,禹馀道人瞬间明了了姬昊和阿宝、龟灵他们遭遇的天魔究竟是何等景象。
怒气冲天,杀意凌空,禹馀道人拔出长剑,身形如龙一跃而上,手中长剑一挥就要斩杀‘木道人’。
“这具身子,也是不错的了。如此,我就不客气了。”一条窈窕的五彩人影从虚空中闪了出来,通体光芒莹润,犹如一尊白玉雕成的人影轻轻笑着,团身就向禹馀道人扑了上来。
那是一种生死不由自主,犹如雷暴飓风中的蠕虫一样,生死只在旦夕间的绝大恐怖。姬昊面对刚刚那个状态下的禹馀道人,他自忖就算修为再提升一百倍、一千倍,也会被禹馀道人弹指灭杀!
姬昊心头骤然一跳,霞尊、玉尊,这是域外天魔中的大能强者么?
这天魔也是着急,他刚刚夺了这具分身,还没来得及将分身的外形进行转化,就开始玩弄老本行!
一缕杀http://m.hetushu.com意闪过,却让姬昊浑身毛孔绷紧,每个毛孔都在往外‘嗖嗖’的喷着寒气。
‘叮’的一声脆响,‘木道人’身边一根一尺长的五彩长针突然出现,晶莹剔透散发出淡淡晶光的五彩长针蕴藏了无比威能,禹馀道人这一剑,居然被这根轻巧至极的长针挡了下来!
话音未落,那边木道人的身外化身已经被域外天魔彻底操控。
‘木道人’毕恭毕敬的向那青色人影跪拜了下去:“奴婢参见霞尊、玉尊两位老祖。”
禹馀道人咧嘴一笑,两排白生生的大牙上赫然有一抹凌厉的剑芒一闪而过,他冷厉笑道:“和为师拼命,也要他们有那手段才行!若不是大哥、二哥阻拦,当年……”
‘修心养性’四个字还在嘴边晃荡,禹馀道人猛不丁的看到‘木道人’这般做派,一股可怕的杀意混杂着无铸剑气冲天而起。
但是眼前的这尊禹馀道人,也不过是他本尊证道至宝所化的一具分身而已!姬昊难以想象,真正的http://www.hetushu.com禹馀道人本尊,他究竟有多强,他究竟到了何曾境界?
扭了扭腰肢,摆出一副极度魅惑的妩媚模样,‘木道人’调皮的向禹馀道人眨了眨左眼,浓郁的风情扑面而来,‘木道人’娇滴滴的向禹馀道人勾了勾瘦骨嶙峋、皮肤干瘪无光的右手食指!
奈何木道人生得实在是让姬昊无法加以任何评价!
看着腰肢扭动,神色迷离的木道人,禹馀道人一言不发的掏出一块雕琢精美的留影玉符,对着木道人如今的妖娆姿态疯狂记录起来。
这才是禹馀道人真正的恐怖!
一巴掌拍在了姬昊的肩膀上,禹馀道人指着神色语气都不对劲的木道人厉声道:“这就是那魔头?”
姬昊看着眸子里五彩光芒越发浓郁,显然入魔程度在不断加深的木道人,同样压低了声音:“可是师尊,你把这些影像送去后,不怕人家和你拼命?”
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孔,看着那熟悉面孔上骚媚入骨的妩媚笑容,禹馀道人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狼狈的身形一晃hetushu•com就到了姬昊身边。
“玉尊你也真是心急……不过也是,如此肉身的确难得,这次就让你占先好了。”
刚刚禹馀道人不小心释放出的一丝杀意,还不是冲着姬昊释放的杀意,却让姬昊有一种天地翻覆就在眼前,天地随时可能被禹馀道人杀机碾灭的大恐怖。
一边记录木道人如今扭捏作状的模样,禹馀道人一边无声的笑着,笑得两排大牙好生明亮。
“何方妖孽?”禹馀道人的语气变得极其凝重。
幸好这杀机瞬间消失,禹馀道人收起了笑容,温和的说道:“我等修炼之人,逍遥世外,不入五行,追求的是永恒的天道,追求的是鸿蒙最终极的妙理。打打杀杀之类的事情,为师年轻气盛时经常拔剑砍人,这些年不是手痒得过分,极少拔剑了就是。”
但是如今向他秋波乱闪的,却是木道人!
端起做师尊的人应有的架势,禹馀道人看着姬昊笑道:“乖徒儿,你要记住,我们修炼之人,修的是心,修的是性,修心养性,这四个字你一定要好好记住!”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