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一章 完美天赋
两条极细的黑色神光从耶摩杉椰的竖目中激射而出,犹如闪电狠狠劈在了共工无忧和羿神的身上。
共工无忧和羿神同时闷哼一声,大口吐血向后飞退。
共工无忧毫不掩饰自己的贪婪以及心底的邪恶欲望,他笑着对耶摩杉椰说道:“美丽的耶摩杉椰小姐,请跟我走吧。我不想对你动用暴力,但是如果你不乖一点,我可不能保证,你是否会和我的那些女奴一样,一不小心被我弄断几根骨头什么的。”
共工无忧得意的笑着,伸开双手毫无忌惮的向耶摩杉椰的肩膀抓了下去。森森黑气从他指尖喷出,犹如恶魔的爪子,带着刺骨的寒气就要封印耶摩杉椰将她带走。
风行凝视青色箭芒,手中长弓神光一闪,一条残影荡起,他的本体骤然出现在三丈外,上千条青色箭芒只是穿透了他留下的一抹残影。
‘嗤嗤’两声响,在耶摩杉椰惊天动地的尖叫声中,地面裂开了无数的缝隙,河伯布下的黑雾结界都剧烈的震荡起来。四面和_图_书八方围攻而来的东夷箭手纷纷双耳喷血,他们的耳膜都被震碎了。
他一头撞在了河伯布下的黑雾结界上,无数条锋利如刀的黑色冰丝呼啸着向他绞杀了过来。风行一个不提防,黑色冰丝狠狠切割过他的身体,在他身上撕扯下了无数血肉。
“我才是十日国的太子啊,我才是十日国唯一的太子啊,我是理所当然的十日国唯一的继承人啊!你这个卑贱的家伙,你只是祖庙圣殿一个看守的儿子,尊贵的‘羿’姓,那是我的先祖赏赐给你祖先的荣耀啊。”
“你的天分很好,居然比我的天赋还要好。”
羿神离地飞起,脚踏清风悬浮着,双眸如电凝视风行,激动得浑身都在哆嗦:“羿风,我比你更懂镇族神器的厉害,我知道他的一切秘密。就算你得到了他的承认又怎样?你现在的实力,你根本不可能发挥他全部的力量。”
羿神居高临下的俯瞰着风行,犹如高高在上的天神俯视即将被裁决的罪恶灵m.hetushu.com魂。
“我和无数长老绞尽脑汁,也没弄清你是怎么逃到这里的。我们封锁了整个东荒,所有进出要道,所有商队的飞舟飞城,所有的星空巨兽,都被我们查了一个底掉。”
一声惨嚎,风行身体犹如触电一样向前一弹,浑身鲜血狂喷,肩膀上的伤口更是不断的扩大。风行身体摇晃着,大片青色罡风缠绕着他的身体,他想要奔跑起来,想要主动反击,但是他的半边身体已经用不上力气,根本无法拉开弓弦。
独角兽金角发出一声愤懑的咆哮,头顶金角上缠绕的金光犹如利剑激射而出,瞬间到了共工无忧的心口。
“我就不懂了,你怎么就能逃到中陆世界来!”
他随意飞起一脚,身躯高大的独角兽金角被他一脚踹飞,飞出了数十丈外,一头扎到地上大口大口的吐血。
一旁共工无忧很不快的呵斥了一声:“羿神,你还浪费这个口舌做什么?杀了这小子,拿回你的镇族神器。这个小丫头,你们注意点,www.hetushu.com不要伤到她一根头发。”
耶摩杉椰的眉心竖目急速的旋转着,共工无忧和羿神的力量被疯狂的吞噬着。
“我都无法得到镇族神器的青睐,而你居然第一次参加祭祖大典,就引动了镇族神器,让他主动投奔,和你融为一体。”
共工无忧冷哼一声,随手一弹,大片冰晶迸射,金光被可怕的寒气冻结,然后被共工无忧一指弹得粉碎。
‘嗤啦’巨响,一道拇指粗细的青色箭光撕裂虚空,狠狠扎在了风行的肩膀上。
修为,绝对的修为差距。
风行口吐鲜血,被羿神的箭光打得向后倒飞。
耶摩杉椰尖叫了一声,她看了看面容狰狞的共工无忧,再看看踉跄挣扎的风行,以及慢慢拉开手中长弓的羿神,她猛地伸开了双手,一声越发尖锐的直冲云霄的惊呼声突兀的从她精致的小嘴里传出。
共工无忧的面皮发红,龇牙咧嘴的表情犹如恶狼扑食。
耶摩杉椰眉心的黑色水晶吊坠轰然粉碎,她眉头那一条深邃的黑色和图书细线突然裂开,一支漆黑如墨的竖目张开,一道道黑色神光在竖目中急速流转,一股可怕的吞噬之力从黑色的漩涡中轰然传来。
更有一丝丝的黑色寒气不断钻进风行的血肉,冻结他的骨髓,让他整个后背失去了所有感觉。
“你说,你这样的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杂种,你的那些牲口一样卑贱的亲眷,你的满门老小如果还不死的话,我岂不是都成了一个笑话?”
“你究竟是怎么逃到这里的?你知道么,为了追杀你,我们浪费了多少人力物力?”
一步、一步的向耶摩杉椰逼近,共工无忧身上有大片黑色水浪荡漾开来,在他的脚下出现了犹如雪花的黑色符印,可怕的寒气笼罩了耶摩杉椰,她身边的独角兽金角身上已经挂上了薄薄的黑色冰片。
“但是,今天,你总算是落到了我的手里。”
“以你如此卑贱的血脉,你怎么敢夺走我的荣耀?你怎么敢拥有比我还好的天赋?”
“据说,你拥有闇日一脉最完美的天赋?有着某种极其神妙的功www.hetushu•com效?共工氏历代先祖在上,你这丫头到处乱走,居然撞到了本太子手上,你身上的那好处,就归本太子享受吧!”
“你的一举一动,你借助镇族神器发挥的一切神通秘法,都尽在我心中。”
短短一个呼吸后,耶摩杉椰眉心喷出了两条黑色雷光,狠狠轰在了两人身上。
龙皮软甲被箭光撕裂,风行的肩膀被洞穿一个拳头大小的透明窟窿,一缕缕锋利如刀的风劲在风行的伤口上急速的搅动,不断切割下细密的碎肉和骨粉。
独角兽冻得瑟瑟发抖,她哆哆嗦嗦的挡在了耶摩杉椰面前,头顶金角上一道锐利的金光流转,不断发出‘嗤嗤’的破风声。
两人身上庞大的气息骤然急速衰减,他们惊恐的发现,自己的力量,自己的精血,乃至他们的灵魂都犹如开闸的洪水一样一泻千里。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你这卑贱的杂种,呵呵,我有多少次在梦里把你碎尸万段,吸你的血,吃你的骨髓,把你的骨灰和你的满门亲眷的骨灰全部沉进牲口圈下的粪坑里?”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