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唐思思
胡泰来道:“对,可是……”
姑娘很干脆道:“那我住下了。”
刀疤脸等人蹒跚着走了,看热闹的人们也渐渐散了,谢君君因为满怀心事也只是敷衍地跟胡泰来说了几句客气话。“大侠”胡泰来倒是毫无激烈满怀的情绪,做这种事对他来说似乎很天经地义,他见人都走了就对王小军说:“咱们回去吧。”
姑娘想了想道:“饭我会做,但要看心情,我不想做的时候谁也不许说三道四。”
“是。”
没想到那姑娘淡淡道:“我不怕坏人,就说行不行吧?”
王小军见势必不能置身事外,挤出人群愁眉苦脸地问:“到底怎么回事啊?”
王小军一时没明白:“住店?”
“那一定是因为你师父跟我爷爷有仇。”王小军重新打量了胡泰来一眼道,“我是真没想到现在还有有真功夫的人,你练了多久?”
王小军愣了一下纠结道:“说谁是坏人呢——你这连指桑骂槐都不是就明冲着我来的啊!”在场一共就三个人,说这种话的主儿明显先把自己摘出去了,那坏人只能是自己了呗。
“我到底哪得罪你们了?”谢君君终于“挣脱”了徒弟们冲到了最前面,尖利地喊着,可以想象他的脸色一点也不好看,对方针对他的法子可谓恶毒,他们把理发店里所有用电的设备的电线都齐根铰断了,这种行为相当于撅折了大夫的听诊器www.hetushu.com、水泡了厨师的调料盒、扎破了小姐的避孕套,这就是砸人饭碗啊。
王小军偷偷擦了一把后脑勺上的汗道:“你别想了,我爷爷今年快70了,能经得住你那么折腾?你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我必须管!”胡泰来基本没有废话。
刀疤脸也不例外,他还是习惯性加下意识地把棒球棍抄起来冲胡泰来脸前一晃,打个哈哈道:“居然还真有出来挡横的——好心劝你一句,别管闲事啊!”
胡泰来奇道:“你真不是武林中人?是我走错地方了?这附近还有别的铁掌帮吗?”
王小军忽然恍然道:“美女你是把我们这当特色客栈了吧?”
胡泰来挠挠头道:“我叫胡泰来,你们要是想找场子的话我随时奉陪,这几天我和他住一起!”他顺手一指人群里的王小军。刀疤脸等人一起怒目相向。
王小军赌气道:“行!怎么不行?”
王小军现在恨不得自己是铁头帮的第四顺位继承人,然后一头撞死在胡泰来太阳穴上,有气无力道:“第一,我不是什么武林人士,第二,以后你介绍跟我的关系时不要再用‘住在一起’这几个字,可以试试用‘暂住、借住’这类词眼,早知道这样刚才还不如让你揍我一顿把你打发走。”说到这,王小军终于有点兴奋道,“想不到你真的会功夫www.hetushu.com,一个打五个这种事我以前从来没想过。”
这时胡泰来忍不住道:“小妹妹,你明知道这里不是正规宾馆,你就不怕遇到坏人?”
王小军眨眨眼道:“反正我们改行了,你觉得麻将馆比宾馆高尚吗?”
姑娘理直气壮道:“难道不是?”
王小军满腹纠结无处抒发,垂头丧气地说:“我也正式介绍一下,我叫王小军,既然咱俩都‘住在一起’了,以后你跟人别人说我的时候也别用‘这个人’三个字了。”
王小军忽然灵机一动道:“诶,你会做饭吗?”
“这样吧,以后你管做饭,就当我们互不相欠怎么样?”
“住手”这两个字在现代社会的使用率已经渐渐稀少,在老太太跌倒都要担心被人讹的现在,多少带有些土气和过时,所以所有人都是一愣。
唐思思点头:“看来你识字,算术也不错。”
“行,我相信你这么漂亮的姑娘不会骗人。”
谢君君苦笑一声道:“这事儿我以后跟你说,让他们走吧。”
“有问题吗?”这姑娘的疑问句形式往往只是表达一种命令,显然是那种家境优越又被有点惯坏的千金小姐。
王小军这会才借到电话刚拨出一个数字,他目睹了事情的全程,迟钝了片刻之后才觉得后脖颈子发凉,全身却出了一层细密的汗……
“住几天?”王小军问。
胡泰来一愕道:“难道你和*图*书不会武功?可我师父跟我说铁掌帮是武林中功夫最为刚强霸道的门派,所以让我第一个来铁掌帮领教。”
刀疤脸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斜眼看着谢君君道:“你要是现在还不明白自己得罪的是谁,那我只能说你是活该了!”
“啊?”王小军有些意外,他本以为对方最多也就住个三两天,他当然不介意临时改改行赚个几百块钱,反正屋子有的是,条件设施也和宾馆差不多,但没想到还来了个长租户。
店里搞破坏的三个壮汉见状一起往出冲,胡泰来站在店门口,迎着第一个冲出来的壮汉,递出一拳将他打成虾米,随即把他拽出来,对第二个第三个如法炮制,打倒一个往出掏一个,以顽童掏鸟蛋般的娴熟手法把他们秒杀,胡泰来出了五招,五个壮汉被他在不到三十秒的时间里打得在街边整齐地跪成一条线,等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反应过来时,战斗已经结束了。
胡泰来刚想解释什么,王小军一按他笑眯眯道:“可以是。”
姑娘二话没说把身份证递了过来,王小军端详了一会道:“你叫唐思思?四川人,今年19岁?”
姑娘又道:“有件事我得先说明白,这次出来我没有带钱,房费只能先欠着,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赖账的。”
“有问题吗?”
胡泰来道:“从7岁上练起,20多年吧。”
“那没错啊!你爷爷什么时候能回http://m.hetushu.com来?”
谢君君一愣,随即恍然道:“我知道了,你转告你们老大,他休想!”
“你们是谁?为什么这么做?”胡泰来提出的问题也一点不给人惊喜,正如那些见义勇为又涉世不深的青年侠客们一样。
“小军,咱们武林人士替人排忧解难,你不会怪我吧?”胡泰来挤出一个看不出是憨厚还是讨好的笑容来说。
那姑娘翻个白眼道:“你们这不是铁掌帮吗?”
刀疤脸等人又一起看着胡泰来,胡泰来挺了挺腰板道:“既然主家不追究,那你们随便,记住!我叫胡泰来,跟他住在一起!”说着又指了指王小军。
“只此一家。”
“诶?我跟他也不是很……熟……”王小军大概自己也觉得这话没什么可信度,越到后面声音越低了下去。他跳脚道,“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胡泰来小声道:“这跟漂亮有关系吗?”
刀疤脸表情痛苦又狰狞地瞪了他一眼,没有搭理他而是抬头狠狠盯着胡泰来嘶声道:“敢留个名号吗?干我们这行被人打了正常,可要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那就太憋屈了!”言外之意这事不算完。
两个人说着话进了院儿,这才发现院子里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个姑娘,这姑娘长披发大眼睛,一身名牌打扮入时,她拖着一只大行李箱,这时半倚半靠地待在屋檐下,她见来了人,满脸不满道:“你们出去怎么都不留人的?hetushu.com我要住店!”
“没道理呀……”
“不确定,可能十来天,可能个把月。”
王小军点点头:“那就难怪了,20多年积累下来干点什么都得厉害,就算嗑瓜子每天一两,皮也得装一个仓库。”
“那就别怪我了!”棒子劈头朝胡泰来砸下,作为职业打手,刀疤脸还是有丰富的应变经验的,这一棍他力求见血,威慑众人。
姑娘点头:“会。”
“你爷爷是叫王东来吗?”
胡泰来无语道:“你——”
王小军崩溃:“这种话不用说第二遍!”他忽然有种感觉,这几个人恨他比恨胡泰来还厉害,这就是为什么有人得罪了你以后你第一时间问候的是他亲属而非他本人的道理,可是……他真的跟胡泰来不熟啊!
“呃……好吧。”王小军也看出这姑娘似乎心情不太好,“既然你是来住宾馆的,那我也要履行我店主的权利了——身份证给我看一下,毕竟咱们才第一次见面,保不准你是在逃犯什么的,我跟你不一样,我可是怕坏人的。”
“啊?”王小军又被这个姑娘弄了个大愣怔。
胡泰来随便地抓住棍头往前一松,棍子柄顶在刀疤脸的胸口,刚才还穷凶极恶的汉子一声不吭地捂着胸跪在了地上。而这时他同伙的棍子也已经砸了过来,胡泰来仍旧是随便地出了一拳打在他小腹上,刀疤脸的同伙顺从地跟他跪在了一排,两个人表情痛苦,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